◈ 第5章

第6章

「攝政王!」盛錦姝忙用手撐住了他的胸膛:「你先別……我有話跟你說。」

「演了一場戲,騙的本王對你心軟了,就不想跟本王好了?」

閻北錚身上的氣息再一次變得陰冷瘮人:「你還想逃?」

盛錦姝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看出來她只是在演戲了?

是了,他沒那麼好騙……

「我想和皇叔好的,」盛錦姝說:「但皇叔也該給我時間處理好上一段感情,若是我帶着對二皇子的恨與皇叔好,皇叔心裏也會有所膈應的……」

「皇叔說是不是?」

「你恨閻子燁?」

閻北錚眯了下眼眸,伸手捏住了盛錦姝的下巴。

「對!我恨他!」

盛錦姝不閃不避的望着閻北錚的眼睛:「我最憎惡背叛和利用,閻子燁欺騙我,背叛我,利用我,耽誤了我這麼多年……」

「我不僅恨他,我還打算報復回去!」

「不能殺了他,那就摧毀他在意的所有的東西,讓他生不如死!」

這一刻,盛錦姝無可避免的想起前世的仇怨,沒能壓住自己心裏滔天的悲與恨。

她忽然有了一個極為大膽的計劃!

憑她一個人的力量,就算這一世她能未仆先知,也無法與身靠皇權的閻子燁相抗衡!她要保護好自己和家人,要讓那些人都付出慘痛的代價,就必然要藉助外力。

而閻北錚,不就是最為強大的外力嗎?

雖然閻北錚嗜血陰冷,殘暴無情,與閻北錚在一起是與虎謀皮,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拆骨入腹……

但如果她成功了呢?他就會變成她最大的靠山,甚至,變成幫她砍死那些渣滓的刀!

「攝政王,你幫我去教訓閻子燁,好不好?」

盛錦姝抱住了閻北錚的手,眼裡帶着期待。

盛錦姝並不是素雅如蓮的樣貌,反而天生帶着幾分媚態,就只是這麼看着閻北錚,就流淌出一股子令人難以自持的媚惑。

閻北錚的喉結滾動了一下,聲音越發的低啞:「叫我,懷錦。」

「懷錦,」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盛錦姝馬上順從了他:「你再信我一回,我真的想要報復閻子燁,也不會……再跑了。」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一直陪在你身邊,給你捶背捏腿,給你暖榻生娃……」

閻北錚的眼裡迅速的划過一抹光……

他忽然將身子撤了回去,正襟危坐。

「好。」

他合上了眼皮,將眼裡的情緒全都遮掩,只吐出了這麼一個字來。

好一會兒,盛錦姝才小心的將有些僵硬的身體挪了挪,換了個舒服些的姿勢。

閻北錚放過她了?他明明都有了那方面的需求,竟……忍回去了?

前世,他從來沒有在這種事情上忍過……

——

兩刻鐘後。

馬車穩穩的停在了攝政王府的門口,閻北錚才睜開了眼,率先下了馬車。

盛錦姝掀起車簾的一角,看向府門口威嚴的石獅子和王府金匾,心情無比的複雜。

她又回到這裡了。

前世,是被迫回來,這一世,卻是主動回來。

捏了捏拳頭,又鬆開,她一把掀開車簾,彎腰出了馬車。

正準備跳下車,卻發現閻北錚竟然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馬車下,朝着她伸出了手。

她的心忽然跳的有些快。

風吹過他的發,也吹動他的衣,他過於冰冷的臉上竟生出了一絲絲的柔情。

也讓她終於想起——大興王朝的攝政王,先帝第十九子閻北錚,曾是名動四國的第一美男子!

「懷錦,你……」

她想對閻北錚說點什麼,閻北錚卻等得有些不耐煩了,抓住她的手,將她往前一拽,她就無可避免的撲進了他的懷中。

「不是要給本王暖榻生娃嗎?那就——趕緊的!」

他的話只說了一半,就將她抱起來,大步進了府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