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

這個從前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的蠢女人,怎麼像是忽然開了竅似的,知道他對她不好?

還真的想和閻北錚在一起?

「二皇子說這話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盛錦姝說:「我不過是想和皇叔在一起,二皇子就說我自甘下賤?」

「哦,原來在二皇子眼裡,皇叔便是個下賤——之人啊?」

她將聲音拉的很長,望着院牆的方向,音量故意揚高~

「你胡說什麼?」閻子燁下意識的撲上前,想堵住盛錦姝的嘴。

盛錦姝卻靈巧的避開了,倒是與他調轉了個位置,她嘴角一勾,一步步往院門外退去。

「可在我眼裡,皇叔雍容高貴,心懷天下,二皇子這種空有其表的男子,連皇叔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你……你說什麼?」

閻子燁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置信,一直對他死心塌地的盛錦姝竟然會說出這種「羞辱」他的話來?

「我說,」盛錦姝故意放慢了語速:「論權利,皇叔權傾朝野,二皇子卻連殿上聽政的資格都要皇帝給了才有!」

「論勢力,皇叔的勢力遍布四國天下,暢行無阻,二皇子卻連京城都出不去!」

「論樣貌,皇叔有如天邊皓月,二皇子卻不過是蒲柳之姿!」

「就算是論做男人……其實我知道二皇子每次與盛蝶衣滾過床榻之後,都要喝一大碗的補藥……

年紀輕輕的就這麼不行,實在讓人很擔憂以後呢!」

「皇叔就不同了,皇叔他一晚八次,次次……」

「盛錦姝!」閻子燁終於忍不住勃然大怒:「你還要不要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