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2章_寧瑞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錢呢?又借給你哪個狐朋狗友了!」

「……人家有車有房,家庭幸福,需要你去可憐人家?誰能有我們可憐!」

「林堯都大二了,我們家都還在這破地方租房住!你把錢借出去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家裡的老婆孩子!?」

「林哲!我忍你27年了!你還是死性不改!這日子沒法兒過了!離婚!」

「媽,你真和爸爸離了?……隨你們的意,不用覺得對不起我們……」

「……找什麼對象?結什麼婚?結婚幹什麼?……算了吧,你別管我了,我這輩子都不會結婚的。」

沈曉君的腦子漲疼得難受,閉着眼睛躺在床上,抬起手敲了敲自己發緊的額頭。

她一整晚都在做夢,夢裡一遍遍的在重複着昨天發生的一切。

和林哲大吵一架後辦了離婚手續,林薇打來的電話,電話里透露出來的內容……

她悲涼的扯了扯嘴角,心裏酸脹得難受,現在好了,27年的婚姻結束了,他以後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再也不會有人管着他,在他耳邊嘮叨,他解脫了,自己也解脫了。

只是很對不起自己的三個孩子,小兒子大學還沒畢業,兩個女兒也老大不小了,對婚姻卻沒有一點期望,這都是她和他們爸爸失敗的婚姻造成的。

她打算今天打電話和幾個孩子都聊聊,自己的婚姻雖然失敗,還是希望孩子們能幸福……

「哇……哇哇……」

就在她摸索着枕邊的電話時,身旁卻傳來一陣響亮的嬰兒哭聲。

怎麼會有哭聲?

沈曉君猛的睜開眼睛向身旁看去!

這是!這裡是……

她顧不得想其他,壓下心裏的震驚,趕緊坐直身體,抱起身旁的孩子輕拍着搖了搖。

小小的嬰兒委屈的癟癟嘴,淚珠兒掛在臉上,在她的懷裡一拱一拱的,哼哼唧唧。

沈曉君下意識的解開了胸前的扣子往前一送,嬰兒撅着小嘴滿足的吸吮着自己的口糧。

伸手摸了摸他汗濕的頭髮,這才睜大眼睛震驚的環顧着周圍的一切。

陌生,又熟悉,也是她永遠都忘不了的地方。

這是一間卧室,因為光線不足的原因,看起來暗沉沉的。

白色的蚊帳掛在掉漆的木架床上,身下鋪着的是竹編的涼席,人一動就能聽到涼席下壓得實實的稻草發出的『滋啦滋啦』聲,聽聲音稻草應該新換不久。

床的對面擺着一張刷着紅色油漆的柜子,柜子上放着一台14寸的的黑白電視機,電視機的旁邊放着一台綠殼的穩壓器,晚上看電視時得需要它穩定電壓。

柜子一邊挨着牆,一面立着一個雙開門的同色大衣櫃,櫃門上畫著《四季花鳥圖》,象徵著一年四季蒸蒸日上。

不用下床去看她都知道,在這間卧室的後面是一間廚房,廚房裡挨牆角並排砌了兩個灶,一個燒柴火,一個燒煤炭。

灶的右邊用磚砌着淺淺的一個小池子,用完的水都往池子裏面倒,順着牆角的洞口流到往外面的下水溝里,小池子裏面裝着一個壓水機,水管連通着牆後面不遠處的水井。

廚房裡還放着一張老舊的長桌子當案台,案台上放着一個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老舊櫥櫃。

在這間卧室的前面是她家的飯廳,廳里放着一張圓桌並四把椅子,挨牆放着一高一低兩個大柜子,裏面裝的是家裡的糧食。

這是一間長方形的『套房』,被隔成了三間,依次是飯廳、卧室、廚房,過道在右邊的一溜,每間屋子都隔着一個麻布做的帘子,沒有真正的門。

不要說門了,就連用來做隔斷的牆都是用稀稀拉拉的竹片編製而成的,又因為怕遮光的關係卧室和飯廳的牆只隔了一半,上面還留着一米的樣子免得卧室里像個黑洞一般。

在她的頭頂上還有一『層』,最低的地方不足一米六,最高的地方不足兩米,一排排的木頭打進兩邊的牆上,一面削得比較平整當地面,一面沒有處理,還是木頭的表面,當做一樓的天花板。

這一『層』,從飯廳直接通到後面廚房,靠廚房的那一邊兒放着家裡存着的柴火,而另一邊放着一張床和一個小桌子,下樓的地方在飯廳,靠牆放着一把木頭做的梯子,放梯子的旁邊就是家裡唯一的窗戶。

廚房那面兒也有一個梯子,要用柴火就從那邊上去拿。

飯廳的左右兩邊兒各有一扇門,連接着和這邊同樣格局的另外三「套」屋子。

沈曉君太熟悉這裡了,這個地方她住了整整十五年,當這個大家庭里的其他人都買房子、建房子離開這裡很多年後,他們一家都還住在這兒,直到後來因為孩子讀書的原因去鎮上租房子住。

而這老屋,也因為常年沒有人住的原因,沒幾年就倒塌了。

她……怎麼回到二十年前了?

還是說,她還在做夢?

可懷裡正在用力吃着奶水的兒子和外面傳來的家畜叫聲、隱隱約約的說話聲告訴她,這一切不像是夢。

難道,她像二女兒林悅寫的小說那樣,重生了?

可她只是睡了一覺,沒有救人,沒有車禍,才四十五歲也沒有到壽終正寢的地步,就這樣沒有任何徵兆的從2015年回到了1995年?

別問她為什麼知道這是1995年,懷裡的兒子就是最好的證明,兒子是農曆五月初一出生,那麼現在應該是陽曆八月初的樣子。

屋子裡有些悶熱,沈曉君拿起枕頭邊放着的蒲扇扇了扇。

難道老天爺也可憐她這二十年過得太憋屈,後悔的事太多,要讓她從來一次?

沈曉君扯了扯嘴角,從來一次為什麼不讓她回到十八歲,回到沒有嫁給林哲之前?

可又一想,這樣也好,要真是回到十八歲,她的三個孩子怎麼辦?

繼續嫁給他把孩子們生下來?

她搖了搖頭,諷刺的笑了笑,真到那個時候,她應該沒有再來一遍的勇氣了。

她雖然後悔嫁給林哲,卻從來沒有後悔過生下這三個孩子。

懷裡的兒子終於吃飽了,舉着小手揉了揉自己白嫩嫩的小臉蛋,圓圓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媽媽,咧着露出牙床的小嘴直樂。

沈曉君親了親他的小臉蛋,「仔仔,你樂什麼呀?看到媽媽高興是嗎?媽媽也高興,媽媽一下子又多了二十年的日子,媽媽賺了!媽媽發誓,這輩子一定要好好過,賺錢讓你們過好日子,讓你們這輩子再也不寄人籬下,讓你們知道啥叫幸福……」

說道這時,沈曉君的鼻子一酸,心裏有些不得勁,要說她這輩子最後悔的不是嫁給林哲,而是讓她的三個孩子都當了留守兒童。

她從小就不愛讀書,15歲初中沒畢業就下了學,17歲認識林哲,18歲不顧父母反對嫁給他,剛滿十九就生下大女兒,21歲那年又生下二女兒,隔了幾年又生下小兒子,二十五歲就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

為了養大孩子,二女兒才11個月大時就她拋下兩個孩子和林哲南下羊城打工,一年只過年回來一次,直到懷上小兒子才獨自辭工回家待產,等小兒子四歲,她又帶着小兒子南下,讓兒子在羊城上學,一直到小兒子上五年級因為外地戶口上不了公辦學校,沒法參加中考的原因把他送了回來,然後,她繼續南下。

那些年她家裡、羊城兩邊跑,在羊城待的時間遠遠的多過家裡,讓三個孩子都成了留守兒童,跟着爺爺奶奶過日子。

那時候的她覺得這沒有什麼,家庭條件就這樣,不南下打工拿什麼給他們交學費?拿什麼養他們?

周圍的人都這樣,這就是生活。

可是這樣的奔波,並沒有讓他們這個家庭的日子過得有多好。

兒子還好一些,兩個女兒從小就極不自信,自卑、學習成績也不好,專科畢業後就和她們的父母一樣,走上了南下打工的路。

沈曉君看見過大女兒大夏天在路上點頭哈腰一邊說謝謝一邊發傳單的樣子,看到過二女兒在在商場低着頭被客人罵的樣子,每每想到這些她就後悔,後悔沒有好好的培養她們。

她們明明很聰明,大女兒畫畫得很好,很有天分,工作後自學美術,學成後開始兼職給人畫插畫,二女兒愛唱歌,還喜歡寫作,工作後開始兼職寫網文,後來收入也不錯,如果有條件,她們可以發展得更好。

想到這兒,沈曉君就生氣,氣林哲,也氣自己,氣林哲花錢大手大腳,有點錢就糟踐或是借給別人,借出去的錢從來就沒收回來過。

又氣自己沒主見,林哲說什麼就是什麼,他說學美術沒用,唱歌沒有前途,自己就聽了,明明那時,兩個孩子的老師都專門打了電話過來,說孩子們的天賦好,有條件一定要好好培養。

她現在都記得,女兒們用羨慕的口氣說以前的同學天賦還沒她們好,學了藝術考上大學當了老師時的樣子。

說白了,還是因為家裡沒錢。

要是有錢,她不一定會聽他的,孩子們愛學什麼就讓她們去就好了。

沈曉君抱着孩子發誓,既然老天爺讓她回到了25歲這一年,這輩子自己一定好好賺錢,給他們創造好的條件,把孩子們培養好,不說讓他們能有多優秀,至少讓他們能有一技之長,過得輕鬆,不那麼辛苦。

至於林哲……

她要是再信他,她就是個棒槌!

她都離了一次了,大不了再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