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3章_寧瑞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懷裡的孩子已經睡著了,沈曉君把兒子放床上,給他的小肚子上蓋上薄毛毯,起身下了床。

她抬頭看了看牆上掛着的鐘錶,現在是下午的一點半,她剛才應該是帶着孩子在午睡。

牆上還掛着一面長方形的鏡子,橡木做的框架,刷着紅漆,這面鏡子是她爸做的,姐妹幾個每人都有一面。

鏡子里映出她現在的樣子,彎彎的柳葉眉下是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雙眼皮,睫毛很長,瓜子臉,皮膚白皙,嘴也是小小的,就像是人家說的那個菱形唇。

雖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美女,但在他們這個地方,也是出了名的漂亮,要不然,林哲那傢伙也不會見了她一次就開始死纏爛打的追求她。

沈曉君兩三下的挽起散在肩頭的長髮,她現在迫切的想見到兩個女兒,要是沒記錯,大女兒幼兒園上得早,這個時候已經幼兒園畢業,現在正在放暑假,小女兒才四歲,還沒到上學的年齡。

她來到飯廳的窗戶邊兒,扶着梯子爬上了樓。

腳踩在木板上『咯吱咯吱』的作響,沈曉君輕手輕腳的來到女兒們的床邊,掀開蚊帳,靠在一起睡得正香的兩張小臉映入她的眼眶。

沈曉君一時有些恍惚,兩個女兒小時候的照片特別的少,不像兒子因為在羊城長大的緣故,每年都會拍很多的照片,這麼多年了,她都快忘了她們小時候長什麼樣子了,只知道她們特別的乖,特別懂事,看着她一次次的離開也不哭不鬧。

沈曉君愛憐的摸了摸她們睡得汗濕的頭髮,拿起床頭書桌上放着的蒲扇輕輕的扇起了風。

「媽媽……」躺床上林薇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沈曉君拉住她揉眼睛的手:「別揉,眼睛要紅了。」她這大女兒有一個小毛病,特別是喜歡揉眼睛,長大了都改不了,眼皮上經常感染長麥粒腫。

林薇眨了眨眼睛,聽話的放下手,坐在床上嬌嬌的道:「媽媽給我梳頭髮~。」

沈曉君笑着點頭:「好。」

幾個孩子當中,大女兒對她最親熱,不管她離家多久,只要一回來她總是最先迎上來的。

她記得懷上小兒子從羊城回來,到家時,天已經黑了,家婆帶着兩個女兒在曬穀場旁邊的菜地里抹黑摘菜,她才走到曬穀場,就聽到大女兒朝着她叫媽媽的聲音,她下意識就答了一聲。

那個時候天那麼暗,只有月色照明,她自己都看不清誰是誰,薇薇卻一眼就認出了她。

在沈曉君給林薇梳小辮的時候,林悅也醒了過來,她坐在床上獃獃的看着媽媽和姐姐。

沈曉君柔聲道:「悅悅,跟姐姐編完辮子,媽媽再給你編好不好?」

林悅獃獃的點了點頭:「好~」

沈曉君看着這樣的女兒愛得不行,她的這個二女兒長大了可不像現在這樣可愛,家裡脾氣最大的就是她,連林哲都不敢惹,誰惹她,她就懟誰。

沈曉君『吧唧』一口親在她的小臉蛋兒上。

悅悅愣了一下,捂着小臉害羞的倒在床上。

沈曉君低頭一瞧,就見自己的大閨女撲閃着大眼睛一臉渴望的望着她。

低下頭『啪嘰』一口,在薇薇的小臉蛋上也親了一口。

薇薇紅着臉乖乖的坐上,讓媽媽給她編辮子。

沈曉君心裏軟軟的,檢討着自己上輩子對兩個女兒關心太少,這輩子一定要好好的愛她們,因為從小缺少關愛,女兒們長大了都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明明心裏軟得很,卻偏偏喜歡嘴硬,做出一副冷硬的心腸。

這些,她年輕的時候並不懂,到了後面才看明白,可是那個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

女兒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她們早見過了能被人改變性格的年齡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回到二十年前,但沈曉君打算把已經過了的那二十年看成是上輩子。

而這輩子,是重生,也是新生。

薇薇開心的摸了摸晃在耳邊的兩根麻花辮,「我下去看弟弟。」說完扶着梯子上就要往樓下爬,沈曉君忙道:「慢點,別踩空了。」

這梯子是用一根根手臂粗細的木棍子做成的,要是一不小心腳踩空就得摔下去。

「知道啦。」薇薇的聲音從樓下傳來,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下了樓。

見她沒事,沈曉君放下心來,要是可以她倒是想自己住上面,讓孩子們住下面,免得爬上爬下的讓人擔心,可惜樓上的層高不足,承重也有限,小孩子沒什麼關係,大人一直在上面肯定是不行的。

等沈曉君給悅悅紮好小辮後,也抱着她下了樓。

旁邊的堂屋大門口進來一個人,沈曉君定眼一看,是她那年輕了二十歲的婆婆,上輩子的那個時候她已經去世好幾年了,這一下子看到她,沈曉君還真有點恍惚不適應,更確定自己真的回到二十年前了,不是在做夢。

「媽,你沒午睡啊。」她乾巴巴的問候了一聲。

張思敏拍了拍身上的灰,「年紀大了,覺少,去地里看了看,堯堯醒了沒?」

堯堯是小兒子,大名叫林堯,這名字還是沈曉君她爸沈文德取的,林哲從沈曉君大着肚子從羊城回來至今都沒回來看過老婆孩子,沈文德對這個小女婿一貫看不上眼,直接剝奪了他作為父親的取名權。

對此,張思敏老兩口不敢有意見,自己兒子做得是不對。

沈曉君因為在羊城打工的關係,喜歡叫自己的兒子仔仔。

「剛才醒了一會兒,喂完奶又睡著了。」

張思敏有些愁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小狗兒倒是會享福。」

狗兒並不是罵人的話,村裡有句老話,『名越賤,命越貴』,話里的含着的疼愛做不了假,張思敏有一點重男輕女的思想,對孫子一向比對孫女好。

「對了,你看什麼時候給老幺打個電話,問問他什麼時候回來,兒子都生了,再不回來看看,小心他兒子以後不認他這個老子。」張思敏語氣中有着抱怨,去年過年林哲就沒回來,加上今年雜七雜八的算起來都有兩年了。

沈曉君敷衍的點了點頭,這個電話她並不打算打,她要是沒記錯日子,這個月月底林哲就會回來了,反正都要回來,有什麼好打的,她才不想像上輩子那樣,電話打個不停。

說到這,沈曉君又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她進了卧室,打開衣櫃門,墊着腳手伸到最高一層摸索。

薇薇和悅悅爬在床邊兒好奇的盯着她。

「媽媽幹嘛?」悅悅問。

薇薇『噓』了一聲:「媽媽在找錢。」

除了媽媽,就她知道家裡的錢在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