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沈曉君終於摸到了錢包,紅色的皮夾,是她以前在羊城買的,已經用了好幾年,看着有些陳舊。

裏面的錢不多,數來數去也只有三百多塊,跟皮夾放在一起的是一本存摺,戶頭是她的名字,裏面也只有二百三十五塊二,加起來就是她的全部家當。

懷著兒子回來的時候,她的手裡還有五千塊錢,回來後一直靠着這些錢生活,兒子出生後上戶口又交了abc的罰款,現在只剩下這些。

她雖然住在農村,吃什麼都能種,但因為前幾年在外打工,常常不在家的緣故,地里並沒有種莊稼,空着的地也是給了家裡的公婆種。

家裡的幾兄弟都和公婆分了家,要吃糧食,得花錢向公婆買,免得其他人說閑話。

剛開始回來的時候,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都得花錢買,身上的錢用了不少,後來大着肚子種了一些菜,這才好些。

生孩子,坐月子,罰款,又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公婆就算是能補貼,又能補貼多少?

幫着伺候月子就已經很不錯了。

因為錢不湊手,生完兒子坐月子,吃得最多的就是紅糖雞蛋,以至於後來,她再也不想碰雞蛋。

說到錢,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兒。

林哲回來之前從羊城寄了一筆錢回來,一共三萬,是他上半年運氣好做接了個小工程賺的錢,本來打算回家買磚建樓房的,誰知道他這人嘴巴大,告訴了他二哥,匯款單她都還沒收到,這錢就被借了出去。

等她收到匯款單,他二哥跟着一起去了郵局,取出來轉手就給了人家。

要是有借有還還好說,可惜這筆錢一直到她和林哲離婚都沒見到人家還回來。

更可笑的是,借錢的時候說是要和人合夥開高粱酒廠,可是直到這三萬塊錢被他二哥花個精光,也沒見酒廠開起來。

沈曉君樓房沒建起來,還聽了他二嫂不少的抱怨,抱怨他們不該借錢給林緒,什麼都沒幹成不說還背了一身的債。

問題是這債也沒見你們還啊?

為這,沈曉君也生了不少的悶氣!

既然她重生了,那麼這輩子,他們休想能把這筆錢借走!

沈曉君像打了雞血一樣,已經開始為這還沒到的三萬塊錢興奮起來了,想着怎麼把它給花了。

建房就沒必要了,得買房!

他們市裡的房價現在便宜得很,和以後比起來,簡直就是白菜價啊!

到了兩千年,房價才開始慢慢的漲了起來,到了零八年更是翻了兩翻兒,越到後面就越貴,翻了幾十倍!一直到他們買不起的地步。

說起來,他們有很多次的機會可以在市裡買房子,只是那個時候年輕,沒想那麼多,也沒到房價會漲成這個樣子。

等想到要在市裡買房,已經過了最好的時候。

孩子們越大,學費生活費開銷就越多,再加上手裡也總是存不住錢,買房對他們來說就更難了。

沈曉君上輩子最想要的就是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這輩子她打算提前實現。

哪怕是在市區找個老破小也得買!

本來她還不想給林哲打電話的,現在嘛,這個電話必須得打了。

要打電話,就得去一趟村小學旁邊的小賣部才行,從家裡走過去得要一刻鐘。

趁着小兒子還在睡覺,沈曉君讓兩個女兒的守着弟弟,拿起記着電話的小本子,從錢包里掏了五十塊錢出了門。

……

羊城。

下午三點,太陽高懸,天氣悶熱的要命,地上的泥土都被曬得滾燙。

林哲光着膀子,滿頭大汗的拉着一輛手推車在已經初見雛形的建築工地忙碌。

等到了地方,他把車一放,擦了一把臉上的汗,對着一旁的工人道:「趕緊卸車。累死了,等忙完了這趟老子非得好好歇上一陣子不可!」

工人就笑:「林哥,嫂子兒子都給你生了吧?等這裡結束,是不是得回一趟家啊?別到時候兒子長大了不認你!」

「滾蛋!」林哲伸腿虛踢了一腳,「老子的種,就算是我不回去,他長大了也得認我!」

說笑間,手裡的活並沒有停下。

林哲是個小包工頭,手底下有十來個工人,大多都是同鄉,有活兒干時,林哲便把大家聚在一起一起干,沒活兒干時,就散開來各自找出路。

去年,林哲接了個小工程,帶着大家在這裡已經幹了快一年,馬上就到了收尾的時候,就等這結完賬給大家發這一年的工資。

他干這行已經幹了三年,最開始來羊城,是和沈曉君一起進電子廠,後來他嫌電子廠幹着沒意思,自己跑了出來,開始和同鄉在工地上干小工,最開始時還被包工頭剋扣過工錢。

但林哲這人不是個軟脾氣,按那是的話說,有點痞子氣質,脾氣也渾得很,誰要是欺負他,當場得到的可能就是一記拳頭!

這傢伙當時就造了包工頭的反!帶着一群人揍了人家一頓,錢拿回來了不說,還得了幾個非得跟着他一起混的兄弟。

可他一個外地人,又沒有門路,哪個老闆會把工程拿給他做?

為這個,也鬧了一陣饑荒,家裡的花銷都得靠着沈曉君在電子廠的工資。

後來,也不知道他怎麼跑的,慢慢的還真就接了幾個小活兒,開始有了進賬。

要是就這樣幹下去,家裡不說富裕,錢肯定是不缺的,可這人喜歡講兄弟義氣,講的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的那一套,從他跟着工人一起在工地上做苦力就能看出。

這人花錢還大手大腳的,誰要是和他張口借錢,從來沒有說不給的,人家要是借五百,他見人家困難,可能會拿一千出來。

為著這個,沈曉君不知道和他鬧了多少次,可每一次,都會被他拿話給哄住,這樣那樣的道理講一大堆。

這也是為什麼,沈曉君懷着孩子回家,手裡就那點錢的緣故。

「林工,有你電話!」林哲剛推着推車沒走兩步,就聽見鐵皮房傳來喊他的接電話的聲音。

他放下車,叫了個工人,「你先幹着,我去接電話,肯定你嫂子打來的。」

「林哥去吧,咱嫂子肯定是想你了!」工人接過推車笑嘻嘻打趣。

林哲咧了一下嘴,「狗屁!肯定是要錢來了!」

不得不說,他真相了!

「喂!」

沈曉君等了半天,才聽到話筒那邊傳來聲音。

這個聲音,年輕了很多,熟悉又陌生。

她清了清喉嚨,「是我。」

電話那頭的林哲痞里痞氣的笑了一聲,「我知道是你,除了你還能有誰啊?咋了,想你男人我了?」說完後,還呵呵的笑了起來。

笑屁啊!

沈曉君差一點沒罵出口!

最煩他這點!

每次她想要好好談的時候,他也是這一出,嘻嘻哈哈,油嘴滑舌,沒個正形。

以前的沈曉君喜歡,現在的沈曉君,神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