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5章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你們工地的錢結了沒?」沈曉君語氣冷淡,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林哲說話的聲音懶洋洋的,「還沒,估計就這兩天了,咋?眼裡只有錢沒你男人啊?一句想我的話都不說。」

我想你個鎚子!

要不是為了這錢,她都懶得搭理他,「家裡都沒米下鍋了你不知道啊! 」

「哪裡就到那個地步了?老子還能讓你餓死?行了行了,等這裡的賬一結,我就給你寄回去。」

「能結多少?」

「三、四萬吧!」林哲弔兒郎當,語氣中帶着驕傲。

這年頭能一年落下三四萬的可不多。

沈曉君哼了一聲:「三萬還是四萬?你接活兒干不提前說好價格啊?」

林哲被問得有些不耐煩:「四萬多點!你這婆娘問那麼多幹嘛!」

呵!沈曉君直接就氣笑了,就知道上輩子這狗男人搞了鬼!還說什麼所有錢都寄回來了,也是她傻,人家說啥就信啥,什麼也不問。

自己留了一萬多,也沒見往家拿,估計又雜七雜八的借了出去。

想起來就氣!

「結了賬給我寄四萬回來。」

「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林哲聲音都大了。

沈曉君也加大了聲音:「家裡不打算建房子啊!你看看你大哥,再看看你二哥!人家一個在市裡買了單位的集資房,一個去年也在馬路邊上建了兩層的樓房,就你,現在還沒看見新房的影子!」

林哲聲音低了下去,「那也不用四萬吧?建個兩層,七七八八加起來三萬就頂天了,我本來也打算今年把房子給建了的。」

沈曉君哪裡能讓他留一萬在身上,「就四萬,我告訴你,我已經在村裡把牛吹出去了,說你林哲要建三層的大樓房!還帶院子的!三面都要圍牆!連砂石水泥木料我都和人定好了,工人都打了招呼,月底就開工,你要是不怕丟人,你就寄三萬回來!反正我臉皮厚,丟人的也不是我!」

講江湖義氣的基本都有一個毛病,好面子!

林哲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人物!

電話這邊都能聽到林哲咬牙的聲音,「你這婆娘!沒影兒的事你都敢說!老子真是……行了行了,等錢結了我全給你寄回來行了吧!老子月底就回,回來老子再收拾你!」

沈曉君咬牙:「……老娘等着!」

她這樣一說,林哲反而楞了,「……老婆,你受啥刺激了?」這還是他溫溫柔柔的老婆不?

沈曉君難道還能說她重生了?那肯定是不能的。

「寄錢就寄錢,別告訴別人,免得又被人給借走。」沈曉君提醒,怕他犯毛病。

林哲呵呵了一聲:「你都把材料定好了,老子哪裡還有錢借出去!」

沈曉君『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林哲拿着電話傻了眼,喃喃道:「這婆娘,吃炸藥了啊?這臉咋說變就變?」

外面進來一個瘦雞一樣的男人,見他這樣便打趣道:「喲!拿着個電話依依不捨,這是想老婆想很了吧!」

滿面油光的臉上笑得賤兮兮的。

林哲掛好電話,笑道:「想啥想啊!啥也不懂的農村老娘們。」

男人勾住他的肩膀,眉毛一挑一挑的:「晚上要不要出去?」

「幹嘛?」

「還能幹嘛,當然是找樂子,飄飄髮廊來了兩個特別水靈的妹子……」

林哲連忙擺手:「算了算了,沒那命。」翻出褲兜的口袋給他看,「看見沒,錢包空空。」

男人拍了一下他的胸口,「我先借你,等你結了錢再還我,這算啥事兒啊!」

林哲連忙做出一副苦相,「兄弟,別和我提結賬了,都被家裡的婆娘給分配完了,少一分不拿回去都得給我離婚,剛才還再電話里和我吵呢!」

男人驚訝:「你林工啥時候怕起老婆來了?」

「誰叫人家給我生了三個討債的呢!我先忙去了,回聊。」林哲拍了拍他走了出去。

「哎!你這人……」

出了鐵皮房後,林哲朝地上吐了口談,小聲嘟嚷:「呸!老子還嫌臟呢!」

說完後又念叨:「沈曉君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老子為你守身如玉的,你連一句想老子的話都不說……」

卻說沈曉君這邊,掛完電話後,在小賣部這裡秤了兩斤芝麻餅乾,買了一斤水果糖。

小賣部的老闆又問沈曉君要不要買肉,他這裡還有幾斤上午沒賣完的豬肉,都凍在冰櫃里了,她要是要就便宜點兒,本來兩塊五的一斤的,給兩塊二就行。

沈曉君挑了挑,稱了兩斤五花肉,她就愛吃這個肥瘦相間的,生的這幾個孩子也像她。

看了看手裡提着的這些東西,總共也沒花到八塊錢,再想想後面的物價,錢是越來越不值錢了。

「曉君吶,你這是買的啥呢?大包小包的。」迎面走來一個三十左右的女人,見到她提着東西便問。

沈曉君看了好一會兒才想起她是誰?

「是翠紅嫂子啊!」沈曉君笑道,「也沒賣什麼,給孩子買了點吃的,見肉便宜賣,也買了點兒。」

這個翠紅嫂子名叫汪翠紅,和林家是親戚關係,沈曉君的公公和她的公公是親兄弟,兩家的男人自然也是堂兄弟,因為張思敏與妯娌相處不睦的關係,一般不是辦大事,兩家不會走動。

「還是你帶孩子帶得嬌慣,我家那兩個我就不給他們買這些,吃了這個餅乾什麼的,都不好好吃飯。」

「我也很少買,你忙,我先回去了,得回去給小的餵奶。」

「那行,你回吧。」

沈曉君到家時,張思敏老兩口都不在,估摸着又下地去了,兩個女兒見到她回來,開心的迎了上來。

「媽媽,你買了啥呀?」

「是糖嗎?」

林薇林悅你一言我一語的問道。

沈曉君打開袋子,一人給了一塊芝麻餅乾,又拿了兩顆糖塞在她們衣兜里,「吃吧,這是你們今天的零食。」

今天的?

林薇特別會舉一反三,「媽媽,明天是不是還有糖和餅乾吃?」

沈曉君笑了:「沒錯,以後媽媽每天都給你們一顆糖和一塊餅乾,媽媽還買了肉肉,晚上給你們做紅燒肉吃。」

林薇開心的跳了起來,「太好啦!媽媽你真好!」

林悅也跟着姐姐一起蹦!

才開心沒一會兒,林薇就皺起了小臉,一臉擔憂:「媽媽,咱家沒錢呀!」

林悅也皺起了小臉,嘴裏的餅乾都不香了。

沈曉君一愣,孩子會這樣想,肯定是她之前沒少當著她們的面說錢的事兒。

讓她們小小年紀就操心這個。

她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咱家有錢,爸爸馬上就寄錢回家了,過幾天咱們就能收到了,等爸爸寄的錢到了,媽媽給你們買衣服,買洋娃娃,好不好?」

「好呀,好呀!」聽到她這樣說,姐妹倆開心極了。

見小兒子還沒醒,沈曉君來到廚房,先是在廚房裡看了看有些什麼,又把買來的肉拿出來,準備先把肉燉上,飯蒸上,菜辦好,免得待會兒孩子醒了沒時間。

燒煤炭的灶里留着余火,把下面的氣孔打開,用鉤子把灶里的煤塊刨松,沒一會兒火就燃了起來。

用慣了自來水,再用壓水機,剛開始還真有些不習慣,倒入引水進去,控制力道壓了幾下,慢慢的找回了感覺。

井裡的水甘甜清澈,沈曉君忍不住就這樣喝了幾口,這可比自來水強多了。

兩個女兒在家裡跑來派去,一會看看床上的弟弟,一會兒又來到廚房看她頓肉,等肉燉出香味,兩人守在灶邊,差點沒流出口水。

「等爺爺奶奶回來了,咱們就開飯。」 肉燉得差不多,沈曉君夾了兩塊兒出來餵給兩個女兒。

姐妹倆嘴裏嚼着香噴噴的肉,一個勁的點頭。

「媽媽,我去地里叫爺爺奶奶回來。」林薇有點等不及了。

林悅吧嗒吧嗒香香的小嘴,「就在外面喊,大聲喊。」

這個更急,路都懶得走。

沈曉君笑:「不急,還早着呢,在等一等,等太陽落山。」

沈曉君話音一落,姐妹倆失望極了。

在床上睡了半天的小兒子終於醒了,沈曉君抱起餵了奶,換了尿片,在堂屋裡陪着孩子們玩了一會兒。

太陽落山,屋子裡的光線越來越暗,村子裏幾乎家家戶戶升起炊煙,張思敏和林成財一人背着背簍,一人扛着鋤頭慢悠悠的往家走。

林薇見爺爺奶奶回來,扯着小嗓子便喊:「爺爺,奶奶,媽媽燉了紅燒肉!可好吃了。」

林成財聞言笑眯眯的點頭:「好吃就多吃點。」

沈曉君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幫着去接張思敏背上被着的背簍,「媽,今晚和我們一起吃吧,我把你們的飯也蒸上了。」

張思敏站遠一些拍了拍身上的灰,「我和你爸隨便下點面就成了。」

分了家,不是過年過節,老兩口很少跟孩子們一起吃飯,不佔孩子們的便宜,你的我的,分得很清楚。

當了半輩子婆媳,沈曉君知道老兩口的習慣,再次邀請:「我都做好了,要是吃不完,這麼熱的天放一晚肯定得壞。」

林成財就這院子里白天曬的水洗手洗臉,聞言道:「聽曉君的。」

張思敏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想喝酒,這不剛好,下酒的肉都有了。」

林成財不理她,這不廢話嗎?一年到頭也捨不得吃不上幾次肉,好不容易有肉了,不喝酒哪兒成?

沈曉君笑笑,把孩子遞給張思敏,轉身回廚房炒菜,其他的都弄好了,紅燒肉一直放灶上煨着,已經燉得軟爛,再炒一個青菜就成。

張思敏也不閑着,抱着孩子進了廚房,空出一隻手拿碗筷,見鍋里那麼多肉,皺起了眉頭,「你這怕是燉了有兩斤,咋買這麼多?」

沈曉君知道她節約慣了,看到了肯定要說,也不生氣,「我看賣得便宜就買了兩斤。」

「能有多便宜?嘗嘗味兒就行了,還得吃膩才行啊?」

炒青菜不需要多長時間,兩分鐘就得,沈曉君往外裝菜,「既然吃肯定要吃夠,吃完還想,更難受。」

張思敏癟了癟嘴,沒再開腔。

沈曉君知道,她心裏肯定是不舒服的,她這個婆婆人其實很不錯,能自己乾的,從不麻煩做兒女的,只是偶爾喜歡嘮叨幾句,生怕他們年輕不知道節約,看見用錢心就難受,但她從不貪別人一分錢,哪怕是自己子女的,也算得清楚。

飯桌上,林成財早就倒好了酒,菜還沒上座就美滋滋的喝了起來,他呀,就好這一口。

林成財這人為人老實勤快,少年時期就靠着一把子力氣給人幹活,養大了早早失父的弟弟,給弟弟娶了媳婦成了家。

年輕時又養大了三兒一女四個孩子,辛辛苦苦操勞了一輩子,壽數上倒是比張思敏要長,沈曉君回來之前,他都還活得好好的,身體也康健。

「曉君這肉燉得好,香!」林成財一口酒一口肉吃得美得很,他就喜歡吃軟爛又肥糯的,這肉要是再肥一點就更好了。

小姐妹倆一個勁的點頭,吃得噴香,是噠,是噠,媽媽做的肉肉最好吃!

至於為啥不用嘴說,那是因為壓根沒空,嘴裏都是肉肉呢!

張思敏也道:「味道是好,和你以前做的不是一個味兒,進步了。」

沈曉君笑了笑,說起來,她這頓肉的手藝還是幾年後跟一個海城人學的呢,現在的她算是提前施展出來了。

兩斤肉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三個大人兩個小孩吃了個乾乾淨淨。

沈曉君沒敢讓孩子們多吃,怕她們腸胃受不了,吃多了鬧肚子。

就林成財一人差不多都吃了一斤,要不是沈曉君一個勁說放到明天要壞,老兩口肯定不好意思多吃。

吃完飯,張思敏問沈曉君,林哲有沒有說啥時候回來,在得知林哲月底就回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再不回來,她都要打電話去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