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後面幾天,沈曉君一邊帶孩子,一邊熟悉着家裡的事兒,地里的莊稼,一邊等着林哲寄錢回家。

她不知道的是,差一點,林哲寄回來的錢就要少一萬了。

「林哥,你是我親哥!咱倆啥關係啊?一條褲子穿到大的,你是知道我的,二十五六的人了,連個婆娘都沒娶着,這會兒好不容易談了一個,人家要一萬一的彩禮,說啥萬一挑一,我哪裡能拿出一萬塊錢啊!這不是要我命嗎?哥,只有你能救我了,我能不能娶上媳婦,就靠你了!」

工地宿舍里,林哲被纏得沒辦法,差一點就鬆了口。

他和王小軍從小學就是同學,認識十幾年,又一起出來打拚,多年的兄弟,不借還真有些沒面子,但一想老婆說的話……

他那婆娘從來沒那樣和他說過話,這麼久沒往家裡寄錢,怕是真的生氣了,心裏怨他。

這錢,她又知道數額,要是不知道還好說。

咬了咬牙,管他媽的,面子先放一邊,「小軍,不是哥不幫你,你嫂子給我生了個兒子,你也曉得,我家裡情況也不好,還住着幾十年前的老房子,你嫂子在家裡連磚都定好了,工人都打好了招呼,就等着這錢回去建樓呢,我是真沒辦法,這房子要是建不好,估摸着你嫂子得帶着孩子回娘家住了,哥丟不起那人。」

王小軍沒想到林哲會拒絕,直接給愣住了。

他們這些兄弟開口千兒八百的,可從來沒見他拒絕過啊!要是不還,也沒見他催過。這次雖然多了些,但這也太乾脆了吧!沒有一萬,五千也行啊!

「哥……」

王小軍還想開口,林哲抬手打斷他,「小軍啊,咱們在外打工,一個月累死累活也才三五百,一萬一真不老少,想當初我娶你嫂子,一分彩禮沒要!那姑娘能有你嫂子漂亮?你好好想想,也和人家商量商量拿少一點,人家姑娘要是真心喜歡你,也不能看着你為難,按咱們哪兒的行情,兩abc的就已經很不錯了。」

借不出錢,林哲便採用迂迴戰術,苦口婆心的勸人,說完後,也不管人家聽不聽,拍了拍人家的肩膀,躲了。

出來後,抹了一把臉,拒絕兄弟的感覺真他媽的不好受,還是趕緊把錢寄回去吧!

一大早,沈曉君收拾收拾,趁着這會太陽不大又沒什麼事,決定帶着孩子們回一趟娘家,她回來這麼幾天,一直都沒回去看一看的爸媽。

近鄉情怯。

她已經有好兩年沒見着他們了,上輩子……他們在13年時便先後去世。

她現在都還記得,她媽去世前蒼白着臉,嘆息着勸他們多為將來考慮。

是她不孝,讓他們死都了還在操心,操心她一家子上無片瓦遮身。

沈家住在鎮上,是八幾年鎮上擴建時,在鎮上買的地皮建的房,一共兩層,一樓開了個小賣部,沈家老兩口和兒子媳婦一起住。

三個女兒都已經出嫁,大女兒和女婿在市裡安了家,二女兒兩口子都在鎮上小學當老師,小女兒沈曉君是嫁得最差的,從鎮上嫁到了鄉下。

為這,沈家老兩口不知道生了多少的氣,早些年為了阻止他們,差點和沈曉君斷絕關係!

就連兩人的婚禮,老兩口都沒參加,沈曉君帶着林哲回家,每次都吃閉門羹,直到孩子出生,沈家人才終於鬆了口,讓他們進了家門。

林薇知道要去外婆家,開心得很,小臉上的笑就沒停過,她之前在外婆家住了一年多,直到沈曉君回來待產才接回去。

「媽媽,外婆肯定可想我了。」

「知道,知道,咱們小薇是外婆的小棉襖。」

一路上,小嘴叭叭的就沒停過。

林家所在的林家彎離鎮上並不遠,走路大概半個小時左右,沈曉君帶着孩子,走得慢,花了差不多四十分鐘。

兩個女兒手拉走手,一點也沒叫苦。

小兒子在背上的背簍里睡得正熟。

進了鎮子後在往前走一走,就到了沈家門口。

大門開着,一樓的小賣部里沒有人,林薇拉着林悅往裏面跑:「外婆,外公,薇薇回來啦!」

屋內傳來一陣說話聲,沈曉君聽出是她媽的聲音,沒一會兒,就見她媽一手拉着一個孩子從裏面走了出來。

沈曉君一陣恍惚。

「媽……」

段霞應了一聲,走到她身後接背簍:「喲!瞧瞧咱家堯堯真乖!不哭不鬧的,眼睛滴溜溜的轉。」

背上的孩子不知啥時候醒了,一直沒鬧,乖乖的躺在背簍里,見到段霞去抱他,咧着小嘴,露出無齒的笑。

段霞瞟了沈曉君一眼,「一直看着我幹啥?給孩子餵奶呀!」

沈曉君反應過來,原來她不知不覺的已經盯着她媽看了好一會兒了。

連堯堯啥時候被段霞抱着噓噓完都不知道。

段霞又瞟了她一眼,怕是生孩子給生傻了!

本來就不聰明,現在更傻!

沈曉君不知道她媽對她的吐槽,要是知道怕是腦袋都要埋進土裡,她可不就是傻嗎,過了半輩子還是啥都沒有,日子一團槽,還落得個離婚收場。

「媽,我爸呢?還有嫂子他們都沒在家啊?」

段霞從櫃檯上給兩個孩子拿糖,「你爸去老街看人打牌去了,你哥你嫂子帶着孩子回了娘家,要下午才回。」

女兒帶着孩子回娘家,中午肯定不能隨便對付,段霞便讓路過的人幫忙給沈文德,也就是沈曉君的爸帶去口信,讓他在老街割一斤肉秤一斤豆腐回來。

沈家的日子比林家不知好過多少,好些年前就是鎮上出了名的萬元戶,現在就更別說了。

段霞當了二十年的小學老師,前兩年才退休。

沈文德退休前是鄉里的會計,去年才退下來,前些年就靠着關係給兒子弄了個工作,在鎮上當了個辦事員,兒媳婦又管着家裡的小賣部,月月都有進賬,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沈家的三個女兒,除了沈曉君,前兩個沒嫁人之前,也沒少給家裡賺錢。

沈家人,也就沈曉君最沒出息,日子過得最差。

她當年要是聽話,不說多的,他爸在鎮上幫着弄個工作還是可以的,可惜,她當年太叛逆,一心就想着嫁給林哲。

沈曉君和她媽聊着家常,畢竟過了這麼多年,很多事都不記得了,和她媽聊聊,也能了解一下情況。

「……你嫂子想去縣裡買房,說是她姐家的以前單位分的老房子要賣,給價便宜,你嫂子和你哥都有點心動,這次回娘家也是因為她姐從縣裡回來了。」

沈曉君給孩子拍了拍奶嗝,「去縣裡和去市裡的距離差不了多少,去縣裡買,還不如添點兒錢去市裡。」

上輩子,她哥就買了縣裡那套老房子,兩千年後,市裡的房價瘋漲,縣城發展有限,房價一直不溫不火,又因為是老房子,賣都不好賣,她哥和嫂子沒少後悔。

段霞:「我和你爸也是這樣想的,也提了一嘴,但你嫂子想買她姐的房子,我們也不好多說,看他們自己吧。」

沈曉君也知道她嫂子的性格,心思重。要是說多了,人家還以為他們是怕她幫姐占林家的便宜呢。

沒多會兒,沈文德提着肉和豆腐回來了。

沈曉君站起身叫了聲:「爸。」

她從小就有點兒怕他,後來見到他便覺得羞愧,連話都很少和他說,怕一開口得到的便是指責,指責她和林哲為人父母,不關心孩子的成長教育,成家立業一事無成等等。

沈文德「嗯」了一聲,把肉遞給段霞,「家裡不是還有芋頭嗎,做個芋頭蒸肉吧。」

這是沈曉君愛吃的菜。

沈曉君鼻子一酸,「謝謝爸,我就愛吃芋頭蒸肉。」

沈文德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小薇愛吃。」

林薇笑眯眯的去拉外公的手,「芋頭香香噠!」

沈曉君心塞,乖女,要不要這麼拆你媽媽的台啊!

小悅有些害羞的低着頭,不時用羨慕的目光看向姐姐。

沈曉君見狀,連忙拉過她,「小悅,叫外公呀!」

林悅低着頭小聲叫道:「外公。」

沈文德笑了笑,去拉林悅的手,「外公帶你們上樓看電視。」

林悅乖乖的伸出手,和姐姐一人一邊,拉着外公的手往樓上走。

沈曉君抱着小兒子目送他們上樓,上輩子家裡的親戚幾乎人人都在她面前說林悅不愛叫人,沒有禮貌,她是怎麼做的,覺得這孩子沒給她長臉,然後說上兩句句,放到一邊……

現在想想,哪裡是孩子的問題,明明是她這個當媽的不稱職。

孩子從小沒見過什麼世面,本就害羞,又因為父母常常不在身邊,養成了自卑的性格,她就算是想要表達什麼,都不知道該怎麼去說,在家裡其他孩子的襯托下,越發不討喜。

就連林薇,後面也沒有現在這麼活潑了。

沈文德沒一會兒就下了樓,走進看了看沈曉君懷裡的孩子,在椅子上坐下,問:「我聽你媽說林哲今年賺了些錢,你們怎麼想的?打算怎麼用這錢。」

沈曉君:「先解決房子的事吧。」

沈文德點了點頭:「這錢要是留在你們手裡,估摸着留不了多久,建房子是正確的。你們打算在哪裡建?要是想離鎮上近一些,我來想辦法,最好是建在馬路邊兒,以後要是做個生意什麼的也方便。」

「……爸,我想去市裡買房。」

上輩子沈文德也提過這事兒,那個時候的沈曉君是欣然同意的,可惜,後面錢沒了。

沈文德一愣,「看來林哲今年是賺了些錢……,但你有沒有想過,在城裡生活,樣樣要錢,不像鄉下好歹有土地,要吃什麼自己種就是,一年的花銷要少很多,你沒有工作,林哲的收入也不固定,你們又有三個孩子要養,要是哪個月沒了進賬,一家人在城裡生活都困難。」

沈曉君抿了抿嘴角:「我也考慮過這個,但我還是想趁着現在手裡有錢,先買,大不了先在鄉下生活兩年,等孩子大點再說。哥他們不是也要去縣裡買嗎?」

廚房裡的段霞聽到後走了出來,「你也打算去城裡買房?」

沈曉君點頭,「我是有這想法,本來打算等去市裡看看再和你們說的。」

沈文德本來想點一支煙,看了看孩子,拿出來又收了回去:「你哥畢竟有工作,他買了,頂多也是放假過去住兩天。」

沈曉君低着頭:「我也想了,等我懷裡的這個大一點,空出了手,也可以在城裡做些小生意,或是找個工作給人打工,總能養活自己的。」

段霞忙道:「你沒聽你姐說嗎?咱們市裡的工資低得很,除了去飯店裡端盤子就沒啥工作可干!就這還搶着找呢。咱們這兒不像南邊兒私人廠子多,就業環境有限,你又沒有文憑,要找個好工作太難了。」

老兩口都為他們一家以後的生活操心。

沈曉君知道他們的擔憂,但她畢竟比他們往後多活了二十年,目前市裡的就業環境是不好,有那麼幾個國有的廠子也是苟延殘喘,但再等幾年,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

想到後面瘋漲的房價,沈曉君的心就蹦蹦跳!

她有一個在目前來看還不切實際的想法,要是有了錢,她還想去京城、鵬城買呢!不管住不住,當包租婆都能爽歪歪!

當然,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窮啊!

「我知道的,我還是想在市裡買,不為自己,也要為了孩子以後讀書考慮,你看小茹多機靈,比小薇大不了多少,會的比小薇多多了,這城裡的幼兒園都比咱們這的好,更別說小學、初中、高中了,現在有了這筆錢,先把第一步走了,後面的,走一步看一步吧,人總不能被尿憋死。」

小茹是沈曉君大姐的女兒。

沈文德不再開口,他曉得自己這小女有主意的很,決定的事九條牛都拉不回,要不然也不會不聽他們的話非要嫁給林哲。

她都說成這樣了,也沒什麼好勸的了,也不是沒道理。

「爸,媽,買房子的事你們先別說出去,要是後面買不了,免得人說閑話。」沈曉君提醒。

段霞擺了擺手:「我們知道的。財不露白,你也要管好林哲,別讓他又拿去亂用了。」

這樣的話,上輩子段霞老兩口不知說了多少,可惜,沈曉君聽不進去,以至於後面想管的時候根本就管不住。

野馬已經脫了韁,哪裡還會讓人給他套上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