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沈曉君林哲全文免費閱讀 第7章_寧瑞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吃完飯,沈曉君帶着孩子睡了個午覺,等太陽稍稍落山,不那麼熱了,這才帶着孩子們往家趕。

路過小賣部的時候,小賣部的老闆娘叫住了她,「沈曉君,你男人上午打電話過來了,去叫你來接,你婆婆說你沒在家,你男人說了,讓你回個電話給他。」

沈曉君笑着道謝,她知道,肯定是說錢的事兒。

果然,電話一接通,那頭的林哲便道:「錢我寄回去了,大概一個星期能到,你到時候去郵局拿,我這邊還有點收尾的活兒,幹完了就回,建房的事,等我回來了再弄,你好好帶着孩子就成,別一天天的瞎指揮。」

前面聽着還好好的,後面咋就成了瞎指揮了,乾脆說她瞎搞得了!

麻蛋!老娘偏要在你回來之前把錢花光!

沈曉君懶得和他多說,把電話遞給了一旁踮着腳尖,滿臉渴望和爸爸說話的兩個女兒。

「爸爸!」

「你啥時候回來呀?」

「我可想你了,妹妹也想……」

「嗯嗯,我們聽話。……好噠!……嗯嗯……」

「……爸爸拜拜!」

林薇抬頭看向沈曉君,「媽媽,爸爸問你還有沒有啥話要和他說噠。」

沈曉君:「沒有。趕緊掛了吧,費錢!」

姐妹倆依依不捨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林哲:「……」

沒良心的女人!

「喲!這是去哪兒了?」剛到家門,屋裡拍拍打打的出來了三十來歲的女人,沈曉君一眼便認出,這是她二嫂孫慧。

孫慧三十四五的年紀,個頭不高,身材微胖,長得不怎麼樣,但勝在皮膚白皙,看着還算清秀。

沈曉君叫了聲二嫂,「回了趟娘家。」

進了家門,找着話題問:「你咋過來了,沒帶兩個小的回來啊?」

孫慧拍完身上的灰,「來搬點兒柴火去新房,她們兩個在她外公家做作業呢。」

孫慧兩口子去年剛修了新房,房子建在馬路邊兒,挨着她娘家。

這邊的老房雖然不住了,但以前存的柴火還在,偶爾會過來取一下。

張思敏兩口子又沒在家,估計還在地里。

因為剛從樓上搬了柴火下來的緣故,屋子裡灰塵有點大,沈曉君搬了個搖籃到院子里,把兒子放進去,讓兩個女兒看着,準備做晚飯。

「二嫂,吃了飯再走吧?」沈曉君一邊挽着袖子一邊問。

孫慧擺了擺手,「不了,我還得趕着回去伺候家裡三個討債鬼呢!你二哥一天天的也不知道在幹啥?」

絮絮叨叨的抱怨,「不到吃飯的時間不得着家,問他,他就說忙,就昨天還說什麼想和人合夥開酒廠。」

「……想得到挺美的,也不想想手裡有沒有錢,我們這些年在外打工的積蓄都花在這房子身上了,身上是一點兒沒剩下!你說說他一天天想精想怪,也不考慮下後面的生活,那酒廠是那麼好辦的?你想想,得投多少錢進去啊!」

「要我說,還是去外面打工強些,月月拿工資,等我把家裡安排好了,我還是要出去,兩個小的就給我媽看着,他想幹啥,我是懶得管了……」

沈曉君只覺得耳邊像是有上千隻蚊子一樣『嗡嗡嗡』個不停!

她這個二嫂,話不是一般的多!

上輩子也是因為話多,惹出禍事,打了不少的架,差點和林緒離婚。

說起禍事,沈曉君靈光一閃,總覺得又什麼事,但又記不起來。

算了,等記起來再說,記不起來,就說明不重要。

現在有個頂要緊的事,千萬別讓林緒和孫慧知道林哲往家寄錢了,連老兩口也不能說,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匯款單一到趕緊進城!

……

一個禮拜後,沈曉君收到了林哲寄回的匯款單。

不多不少,整整四萬元,對於這個年月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少的巨款了。

鎮子就這麼小,郵局裡工作人員也都認識,怕走露風聲,沈曉君不敢耽擱,打算着明天就去市裡一趟。

至於幾個孩子,肯定沒法兒帶着一起的,便托給婆婆照看,她爭取當天去,當天回。

對於她為什麼要去市裡,張思敏沒有多問,只囑咐她早去早回。

縣城和市裡距離平安鎮一個東一個西,從平安鎮去縣城,坐車大概需要一個多小時,而去市裡,要是不耽擱,不到兩個小時就能到。

去市裡沒有直達的客車,須得在距離平安鎮20公里的另外一個大鎮上轉客車,或是坐火車,一大早,沈曉君便搭上了最早的一班車去了隔壁鎮子。

她運氣不錯,剛到車站便有一輛去往市裡的客車準備發車。

沈曉君連忙下車,揮着手上了另一輛客車。

在車上找了個位置坐下,給了車費,把挎着的皮包抱在胸前,閉目養神。

昨晚都沒怎麼睡,一晚上都在想房子的事兒。

客車搖晃得人想睡覺,但沈曉君不敢真的睡着,包里放着存摺,哪裡能放得下心。

不到九點,客車便進了市區。

沈曉君沒有跟着車去車站,而是在運輸隊附近下了車。

她大姐夫陳光遠在運輸隊上班,一家人住就在運輸隊的家屬院里。

這個家屬院沈曉君沒來過兩次,倒是他們後來買的新房去的次數要多一些。

循着記憶中的路,沈曉君邊走邊問,走了十幾分鐘的樣子,便到了沈曉華家樓下。

這是一棟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單元樓,總共只有四層,一層兩戶,沈曉華一家住在一單元301。

上樓後沈曉君抬手敲門,『咚咚』兩聲過後,屋內傳出說話聲,「來了,來了,誰呀?」

『嘎吱』一聲,房門從裏面打開,沈曉君歪了歪腦袋笑臉相迎:「大姐,是我。」

沈曉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曉君!你咋來了,快!快進來!」

伸手拉她進門:「你也是,咋不先打個電話來?我要是不在家咋辦?」

沈曉君笑道:「我來市裡辦點事,你要在家更好,要是不在家,我就一個人去唄!」

沈曉君讓她坐,又給她倒水,「你來辦啥事?咋不把孩子也帶着,我好久沒見着他們了,你好不容易上來一次也好住上幾天,在市裡好好玩玩。」

沈曉君接過水杯,「不了,我今天就回,對了,咋沒見小茹。」

「去少年宮了,才走沒多久。」

沈曉君點了點頭,是了,小茹從小就在少年宮學舞蹈,長大後靠着這一技之長,當了舞蹈老師,日子過的不知道多輕鬆。

「姐,你先別忙了。」從沈曉君進家門,沈曉華又是倒水,又是拿水果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的,就沒停過。

沈曉華這時還在說:「你吃早飯了沒?我給你煮碗荷包蛋。」

「吃了,吃了。」

沈曉華拍了拍手,「對了,你要到市裡來辦啥事來着?」

沈曉君拉她坐下,「我這次是來看房的。」

「看房?看啥房?」

對於現在的大多數鄉下人來說,有了錢來城裡買房而不在鄉下建的,在少數。

所以,沈曉華壓根沒想到沈曉君是來買房子的。

「我打算在市裡買房!」

沈曉華可謂震驚,「買房!」

「對!」沈曉君點頭,「我對市裡也不熟,也不知道現在有啥樓盤在賣,就想着你帶着我去看看,要是有合適的,我就買了。」

還有一個,兩個人一起,到時去銀行取錢也方便,畢竟不是小數目。

匯款單上的錢,沈曉君轉手就存在存摺里了,只要不是異地,取錢還是方便的。

沈曉華壓下心裏一堆想要問的話,「……有,我前兩天還聽他們說了,說是有個叫啥《西湖花園》的新建的樓房在賣,地方特別好,靠近小西湖,建得也還不錯,一平好像要五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