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芊沈絮》 第1章

第1章

穆芊躺在榻上,額間的發已被浸濕。她的臉泛着潮紅,長睫輕顫,水潤的雙眸已經有些迷離。…《穆芊沈絮》第1章免費試讀穆芊躺在榻上,額間的發已被浸濕。她的臉泛着潮紅,長睫輕顫,水潤的雙眸已經有些迷離。衣衫領口打開,露出了裡間肚兜的系帶,酥胸雖然依舊包裹的嚴實,卻因着她難耐的輾轉,晃動蕩漾着,讓人浮想聯翩。熱毒已經徹底發作,穆芊僅憑着腦中的一線清明,緊緊咬住了紅唇,沒讓自己申吟出聲。打開的窗戶忽然微微一動,一個黑衣男子跳進了船艙。他戒備的掃了一眼屋內,目光掠過床榻時,忽然身子一僵。美艷嬌媚的女子,一張小臉漲的通紅,汗**額間,衣襟大敞露出了白花花的大半個胸脯。男子急忙移開目光,一時進退兩難。就在這時,外間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給我搜!」男子頓時擰了眉。船艙狹小,連個藏身之處也無,唯一的床榻下方還是床屜,根本無法藏人。他猶豫了一瞬,咬牙跳上了床榻,一手將穆芊攬入懷中,一手扯過被子將兩人蓋住,啞聲道:「得罪了。」穆芊此刻已經神志不清,她根本無法分辨外界情形,只覺得好聞的氣息忽然將她籠罩,略略驅散了心頭燥意。她忍不住朝他貼了過去,渴望着更多。軟香在懷,即便隔着衣衫男子也能感受到她傲人的曲線,豐盈的雙峰。男子喉結滾動,往後撤了撤身,貼上了牆。。然而穆芊不滿了,她迷離着雙眼,緊跟着貼了過去:「熱……」男子額頭青筋一跳,一把捂住了她的唇。肌膚相貼,雖然只是掌心貼了唇和臉,卻讓她從鼻尖,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嗟嘆。她動了動腦袋,掙扎着想要跟多,手腳並用纏上了上去。男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糾纏,然而在把到她的脈象時,深深皺了眉。熱毒。而且是從娘胎裡帶來的熱毒。倘若沒有對應的解藥壓制,便只能紓解,否則熱毒會侵蝕五臟六腑,血液沸騰而亡。若是以往,他早就抽身而去,可現在他根本無路可退。聽着外間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男子看着穆芊這張美艷迷離的臉,眸中閃過殺意。怪只怪,她命不好,偏偏是這時候遇到了他。男子冷了眼眸,抬起了手……「放肆!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敢搜平陽王的船!房內的是我家郡主!你們今日闖進去,有幾個腦袋夠砍!」聽得平陽王三字,男子猛的停了手。香怡氣瘋了!她只是下去船艙尋了下水,一回來,就瞧見十多個官兵大張旗鼓的艘船。侍衛、嬤嬤,都下船去採買物資了,留下的都是些膽小怕事學徒,她簡直不敢想像,若是再晚來一步,讓這些官兵闖了進去,瞧見小姐現在模樣,會是什麼後果!香怡擋在門口,指着船頭旗幟道:「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平陽王,大梁唯一的異姓王,鎮守南方沿海一代,戰功赫赫,見天子不跪。夜色昏暗,登船時官差們壓根就沒瞧清楚,如今仔細一瞧,確實是平陽王府不假。正欲推門的官差頓時停了下來,為難的看着為首的人道:「頭兒……」為首的官差皺了眉,猶豫了一會兒,開口道:「不搜也得派個人進去一看,逃走的是要犯,郡主房內此刻都沒有動靜,哪怕是為了郡主的安全着想,也得去瞧一眼才是。」話音剛落,屋內突然響起了一聲嬌呵:「好煩!」外間頓時安靜了下來。男子看着面前,一直無法與貼上他面頰而嬌呵出聲的穆芊,額頭青筋忍不住又跳了一下。她既是平陽王之女,那肯定殺不得。若是將她打暈,任由她熱毒發作,依舊是一個死字。她可以死,但絕不能死在他的手上。官差就在外間……看着她嬌媚的小臉,如同八爪魚一般纏上來的四肢,男子皺了皺眉,猶豫片刻低嘆了一聲,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豐盈,低頭垂眸吻住了她的唇,將她的嚶嚀洗漱吞沒在唇齒之間。大掌撫上豐盈的那一霎,穆芊只覺得體內躁動的血液,瞬間得到了安撫,但這還遠遠不夠。她如同瀕臨渴死的魚,憑着本能伸出軟舌,探入他的口中,汲取他的津液。不夠,依舊不夠!她燥熱難耐,一把扯開男子的衣襟,撫上了他的胸口,順着結實的胸膛往下探去。男子一把按住她的手,看着她不滿的眼神加深了吻,另一隻手朝下探去,伸入她的褻褲之中,撫上了那片泥濘。唔!穆芊發出一聲悶哼,身子僵硬了一瞬。男子手指微動,她猛的吸了口氣,整個身子化成了一汪春水,徹底軟了下來。未曾勘探過的幽徑,此刻被粗糲的手指探索,穆芊只覺得整個人都要燒着了,卻又在快要燃燒的那一霎,又奇異的平復了下來。她像是化成了個毽子,被高高拋起又迅速跌落,如此周而復始。男子吻着她的唇,看着她喘息的媚態,身子硬到發痛。手的動作越來越快,穆芊卻覺得越來越空虛,終於在空虛到達頂點之時,一股說不出的舒爽從小腹升起,眼前似乎看見了白光,身子也忍不住輕輕顫動。男子看着她迷離的眼神,緩緩收了手,三兩下在背上擦乾了指間的水漬,特有的香氣在被中瀰漫開來。白光過後,穆芊思緒回籠……海上的水龍捲,丟失的丹藥和藥方,熱毒發作,突然出現的男子,還有……還有先前她主動纏上他的媚態,下身的異樣,以及此刻身子從未有過的酥爽。外間香怡仍在同官兵糾纏,眼前的男子是朝廷欽犯。穆芊垂着眼眸,長睫輕顫,迅速弄清了目前的狀況,調整好心情,抬眸朝男子看去。只是一眼,她卻愣住了。現在的江洋大盜,都開始走美男子路線了?瞧見男子俊美的樣貌,穆芊心裏之前的那些不適,瞬間淡去了一點。她的目光在男子臉上轉了一圈,便順着他的領口往下,滑過性感的喉結,精緻的鎖骨,落在了半露不露的胸口上。男子嗤笑一聲,伸手攏了攏衣衫,彷彿是個良家婦男,剛剛被輕薄的人是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