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手虐渣男後,王妃醫名滿天下霽扶搖蕭卿 第10章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兩個丫鬟也聽到了男子的聲音,見是襄陽侯府的世子,走過來行禮。

「段世子。」

看到本該禁足也出現這裡的霽扶搖,驚詫道:「王妃,您怎麼在這裡?王爺不是讓您在清苑靜養嗎?」

其中一個小丫鬟瞟了眼段世子,使勁兒給霽扶搖使臉色,想讓她走。

段天洛眉梢微挑,對於羿王妃毀容的事他聽說過,但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王妃,沒想到今日撞見,這滿臉的刀疤的確駭人。

把禁足說成靜養故意藏丑,看來這公子來頭不小,霽扶搖不在乎這些,拿起丫鬟托盤中的點心往嘴裏塞。

「本王妃餓了,出來找吃的。」

她狼吞虎咽的吃着,小丫鬟着急護住:「王妃,您不能吃,這是給側妃給公主和世子準備的蟹粉酥,您吃了側妃會怪罪奴婢們的。」

幾塊點心下肚,霽扶搖胃中舒服了些,又奪了一串葡提着。

「羿王府就這麼點東西嗎?沒了再去廚房端!」

小丫鬟噘着嘴,王爺下過命令,不準給王妃吃食,要是讓王爺知道王妃從她們手裡搶到吃的,指不定要受什麼懲罰。

從兩人的對話中,段天洛看出了些端倪。

看來這位王妃在王府的日子不好過。

他溫潤笑道:「無礙,王妃喜歡,讓她吃吧。」

段世子開口了,兩個小丫鬟也不好再說什麼。

霽扶搖趁丫鬟走前,將整盤蟹粉酥端在手上,段天洛對她行了一禮,往連廊走了。

在嬌月的帶領下,容樂到了清苑,發現霽扶搖不在,遷怒看守的人:

「混賬東西!你們怎麼當值的,一個大活人跑出去了都不知道,來人,把她們拉去打板子!」

兩名丫鬟惶恐求饒:「奴婢失職,請公主殿下恕罪。」

端木若靈替小丫鬟說情:「公主,我看算了吧,腿長在姐姐身上,她想去哪兒下人也管不住,況且若靈並無大礙,事情過去了就不要追究了,咳咳……」

她不說還好,一說容樂就更生氣了。

「什麼叫無大礙?若靈姐姐,你的手指可是被她折斷了,十指連心,那得多痛啊,依我看,就是姐姐寬容大度才讓那個賤人欺負!你們都給本公主去找,找到人立馬帶到褚玉閣,今日本公主一定要為姐姐出這口惡氣!」

下人們散開找人,容樂扶着端木若靈往回走。

端木若靈心底暗爽,等容樂找到霽扶搖,肯定又要挨一頓打,她可太喜聞樂見那個賤人挨揍了!

兩人經過水玉亭時,正巧遇到走過來的段天洛。

容樂看到他,心花怒放的跑過去,「天洛,怎麼現在才來?」

段天洛朝容樂和端木若靈微傾身子,「路上耽擱了會兒,端木側妃,聽說你病了,這是我母親讓我送來的千年人蔘,希望側妃弄儘早痊癒。」

「嬌月。」

端木若靈讓侍女接下,笑容款款:「謝過世子,請世子代若靈向侯爺夫人道謝。」

段天洛的三弟在段天楠在容祈手下做事,得知他的心上人病了,侯爺夫人特地讓段天洛來走一趟。

幾人寒暄後,容樂提議在涼亭坐會兒。

丫鬟端上來糕點,端木若靈見是牡丹卷,微沉了臉。

「怎麼回事?讓你們準備的蟹粉酥呢?」

丫鬟不敢撒謊,把在連廊遇到霽扶搖的事說了。

「她在芙蓉廊?你們快過去把她抓過來!」

容樂怒聲命令。

段天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容樂把霽扶搖做對端木若靈做的「惡事」說與他聽:

「…….連若靈姐姐的點心都要搶,你說皇兄怎麼不休了那個毒婦!」

容樂言辭激烈,段天洛沒說話,想起霽扶搖受傷的臉和粗製濫造的衣服,她的「待遇」不像跋扈之人會有的。

端木若靈看容樂火氣十足,善解人意道:

「公主消消氣,一盤蟹粉酥而已,姐姐吃得開心若靈也高興。不說她了,這是廚房新研製的牡丹卷,公主和世子嘗嘗。」

她拿起一塊牡丹卷遞到容樂面前,容樂嘆着氣接過。

「唉,若靈姐姐人美心善,怎麼偏就讓那個惡人纏上了,太沒天理了。」

容樂咬了一口牡丹卷,甜而不膩,雙眼炯炯的朝段天洛道:

「天洛,味道不錯,你也嘗一個。」

從芙蓉廊走開後,霽扶搖填飽了肚子想回清苑,不料再次在羿王府宏大的設計中迷路。

「這又是哪兒?」

她不知道走到了哪個院子,想找個人問問,冷不丁聽見前面的院子里傳來着急的呼喊:

「天洛,你怎麼了?別嚇我,叫太醫,快叫太醫。」

是一個少女的聲音,其中還雜夾着端木若靈的呵斥:「糕點裏放了什麼,為何段世子吃了會這樣?」

段世子?

霽扶搖聽着耳熟,這不是在連廊遇到的美男子嗎?

她走出去,涼亭里亂作一團,段天洛神志不醒的躺在地上抽搐,嘴裏溢着白沫。

那名少女她認出來,是容祈的胞妹容樂,正一臉焦急的抱着段世子,端木若靈也嚇得花容失色,「公主,你快把世子放下,讓他平躺着。」

容樂從來沒見過段天洛這樣,六神無主,端木若靈怎麼說她就怎麼做,趕緊鬆開段天洛。

霽扶搖一看段世子這樣,就知道是癲癇發作,暗嘆一氣,這麼如玉的美男子,居然患有癲癇。

她厲聲制止:「不能躺,平躺會讓唾沫或異物堵塞咽喉造成窒息,讓他側着,頭偏向一邊。」

聽到霽扶搖的聲音,端木若靈回頭,看到果然是她,朝嬌月喝道:

「她在這裡,把她抓起來!」

嬌月和兩個侍女立即上前去抓霽扶搖。

霽扶搖沒空理她們,容樂讓段世子躺平情況危急,喝開攔路的人:「滾!」

有了上次的經歷,嬌月對她心生害怕,不敢靠近。

霽扶搖大步走向段天洛,端木若靈見狀,側過身擋在她面前:

「姐姐,你私自從清苑跑出來已是犯了錯,還不趕緊在王爺回來之前回去,又要對段世子做什麼?你沒看見他很難受嗎?讓他側躺只會更加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