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手虐渣男後,王妃醫名滿天下霽扶搖蕭卿 第4章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自從嫁進羿王府,端木若靈一直維持着溫柔善良賢惠淑德的品性,對誰都和顏悅色善解人意。

反觀原主,敏感多疑,情緒不穩定,時常為了容祈冷落她而絕食自閉。

因此當褚玉閣的人說是錦瑟下毒謀害端木若靈時,容祈和羿王府上下都深信不疑。

霽扶搖櫻唇微彎,湊近端木若靈輕聲問:「妹妹怕什麼?是不是做了虧心事不敢面對姐姐?」

端木若靈心中嗤笑,是又怎麼樣?

面上還是裝作我見猶憐的模樣。

嬌月見自家側妃被「欺負」,站出來擋在端木若靈面前:

「王妃,你想對我們家側妃做什麼?王爺馬上就回來了,要是讓他看見你欺負側妃…….」

「啪!」

不等嬌月把話說完,霽扶搖一巴掌扇在她臉上。

猶不解氣,反手又是一巴掌摑在她另一邊臉上。

「沒規矩的東西,本王妃跟一個小妾講話,有你這賤奴插話的份!」

兩個巴掌扇得嬌月眼冒金星,陀螺一樣旋倒地上。

嬌月被打蒙,端木若靈震驚不已,霽扶搖吃熊心豹子膽了,敢動手打人!

還說她是小妾?!

霽扶搖死了,容祈進宮找了個理由把她的死訊跟甄元帝稟報。

霽扶搖乃一國公主,又身負北凜與甄國聯姻之責,卻死在羿王府,甄元帝龍顏大怒,呵斥容祈了一番,讓他不要把此事聲張再做他想。

容祈在宮中窩了一肚子火,回來聽到管家向他稟報霽扶搖沒死回來了,心中竟然有絲放鬆。

又一聽端木若靈去了清苑,急忙趕了過去。

「姐姐,妹妹好意來看你,你不僅不領情,還打我的侍女,姐姐就這麼容不下妹妹嗎?」

端木若靈梨花帶雨的哭泣,霽扶搖最聽不得茶言茶語,想撕爛她的嘴,餘光瞟見院子里一抹玄色衣衫走來,眼珠兒一轉,改變主意捂着心口,也面容悲戚的哭起來:

「妹妹,我都是死過一回的人了,你還不肯放過我嗎?」

端木若靈頓時呆住,霽扶搖在說什麼渾話?

眼見容祈就要走近,霽扶搖拉起端木若靈的右手,迅速在她腋下的穴道用銀針點了下,端木若靈感覺手臂像被螞蟻咬了,下一刻,不由自主的一耳光扇向霽扶搖的臉,霽扶搖巧妙避開,順勢歪倒在地,西子捧心狀哭着:

「妹妹,這三年來我一直忍讓,你何苦非要置我於死地?我不過是太愛王爺,不想離開他而已。」

容祈走進來聽到這話,眉心跟往常一樣緊擰着。

這個賤人,在若靈面前說什麼愛他的話,簡直噁心。

他箭步上去,拉開端木若靈想讓她離霽扶搖遠些,誰知一觸碰到端木若靈的手,端木若靈的巴掌就揮了過來,容祈猝不及防,結結實實挨了她一耳光。

「啪!」

清脆又響亮的巴掌聲在房間響起,容祈的臉被打得偏到一邊。

霽扶搖趁機指責:「妹妹你做什麼,怎麼能打王爺呢,有什麼氣有什麼怨沖我來就好了,王爺金貴之軀,何時受過別人打臉,你要翻天了嗎?」

端木若靈也驚呆了,慌忙去看容祈的情況。

「祈哥哥,若靈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控制不住自己…..」

容祈用舌尖將被打的臉頂出一個鼓包,他心中本就惱火,莫名其妙又挨了端木若靈一巴掌,更是將他的怒火攛得直衝頭頂。

他拂開端木若靈的手,「若靈,不怪你。」

話剛落音,端木若靈的巴掌再次掄了過來,這次容祈眼疾手快,將她的手握住了。

「還來!」

容祈厲聲喝道,肉眼可見的脾氣上來了。

這下端木若靈是真的嚇到了,嬌花般的臉上滑落淚水,她不想打,可是控制不住自己啊,心中着急,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若靈。」

容祈驚駭不已,一把將端木若靈接住。

「去請大夫。」

他沉聲下令,打橫抱起端木若靈,走之前看了眼地上的霽扶搖,眸子冰得像淬了毒。

容祈走後,清苑歸於平靜。

霽扶搖重新躺回床上,容祈臨走時的眼神給了她警醒。

這是在皇權當道的古代,她遠嫁別國無權無勢,要想復仇離開這裡,需得好好籌謀接下來的事。

首先第一件,就是聯繫上北凜王上之前派來暗中保護原主的飛羽令。

在她原來的記憶里,飛羽令一直由原主的貼身侍衛銘宇對接,銘宇死後,容祈不想羿王府時刻處在別人的監視中,強制要求原主撤掉飛羽令,原主那隻戀愛腦,對他言聽計從,親自下令解散飛羽令,令衛各奔東西。

也就是從那時起,原主沒了依憑,在羿王府任人欺負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後來她萬分後悔,卻沒了出去的機會。

銘宇曾經說過,對接飛羽令有固定的地點,在城南的夫子廟,明日她就去碰碰運氣。

褚玉閣。

在大夫的救治下,端木若靈悠悠轉醒,看到容祈在身邊,泫然欲泣:「王爺……」

容祈在和大夫說她的病情,聽到端木若靈的聲音,走回床邊坐下,眸中全是心疼和關切,卻沒有再拉端木若靈的手。

「好些了嗎?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端木若靈輕咬着嘴唇,晶瑩的淚珠滾落臉龐,搖了搖頭。

「只要王爺在身邊,若靈哪裡都不痛,王爺你呢,臉還疼嗎?」

昏迷前她做了什麼,她還清楚的記得,想去安撫容祈,容祈把頭轉開了。

「大夫讓你好生靜養,不要動氣,清苑你不要再去了,那裡腌臢髒亂,小心染上病氣。」

容祈刻意避開的動作,讓端木若靈心臟一緊,她點頭應了聲「是」,又問大夫:

「周大夫,我的右手怎麼回事?好像不受控制,有人拉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打過去。」

周大夫紅腫着臉,臉上還有幾根清晰的手指印,恭敬的解釋道:

「端木側妃不用擔心,您只是太過情緒激動導致右手條件反射抽搐,休息一晚明日就沒事了。」

意思是她現在還有可能會打人?

端木若靈瞅着容祈,難怪祈哥哥不願與她親近,不由心中憤恨,都怪霽扶搖那個賤人,要不是被她氣着,她也不會打了祈哥哥。

周大夫走後,容祈讓端木若靈休息。

端木若靈左手拉住容祈,溫言軟語的說道:

「祈哥哥,如果你要去姐姐那裡,千萬不要動怒,若靈相信姐姐不是故意下毒害我的,她明日就能解除禁足了,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興許是她的侍女擅作主張做了錯事,你與姐姐好好說,千萬不要生氣。」

容祈心底柔軟了幾分,都被這樣對待了還幫霽扶搖說話,若靈太善良了。

他俯身在端木若靈額頭溫柔吻下:「這些事你不用操心,本王自有分寸。」

容祈說完,轉身出了褚玉閣。

路上,他一直憋着火,霽扶搖裝死騙他,害他被父皇痛罵,又氣暈若靈讓他擔心,這個賤人,不給她點顏色難平這口惡氣!

想罷,容祈怒氣騰騰直奔清苑。

霽扶搖這一夜只想睡個好覺,奈何總有狗跑到她房間來吠,剛躺下沒多久,容祈雜夾着怒火的聲音又傳了進來。

「霽扶搖,你給本王起來!」

容祈踏進房間,一陣風似的刮到霽扶搖面前,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

他周身布滿殺意,眼底一片猩紅。

「裝死很好玩兒?信不信本王親手殺了你!」

霽扶搖被捏住脖子,呼吸不暢令她蒼白的臉色變得漲紅,一雙卻眸子陰沉如水,直視着容祈盛怒的臉:

「好啊,你動手啊……..王爺下午進宮了吧?對於北凜公主…..聯姻死於羿王府的事……陛下怎麼說?」

霽扶搖艱難的吐字,瘦小的身子單薄如紙,彷彿輕輕一捏就會碎了,說出來的話卻帶着無畏和挑釁。

這一刻,容祈心裏升起一股異樣,感覺霽扶搖哪裡變了。

不過這微妙的異樣很快被憤怒衝散,容祈五指收緊:「你威脅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