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手虐渣男後,王妃醫名滿天下霽扶搖蕭卿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霽扶搖身上難受得緊,想趕快洗漱,無視容嬤嬤陰陽怪氣的嘲笑,抬步往寢房走。

容嬤嬤帶着「任務」來的,瞧出她不舒服,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

她攔在霽扶搖面前,皮笑肉不笑道:

「叫你一聲王妃,真把自己當主子了?別給臉不要臉,這是我們家側妃給你的吃食,感恩戴德的接着,也只有側妃這麼善良,惦記着你身上有傷餓不得,特地讓本嬤嬤給你送來,不笑臉相接,甩臉子給誰看呢?」

她推攘着霽扶搖,乾枯的老手故意往她胸口沁出鮮血的地方戳。

霽扶搖任她戳着,沒有動作。

她這逆來順受的樣子容嬤嬤習慣了,更加變本加厲的欺壓:

「一個不受寵的棄妃,一張醜陋的嘴臉,就連身邊最後一個伺候的賤婢都死了,王妃啊王妃,你活着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昨晚去了成全王爺和側妃,還算功德一件,也不用本嬤嬤來親自伺候了。」

她收回手,轉身端起丫鬟托盤中的餿飯在霽扶搖面前揚了揚。

「想吃飯嗎?」

手一松,飯碗掉到地上砰的碎裂,容嬤嬤大笑:

「想吃就去地上舔啊,像條狗一樣,要是叫上兩聲,本嬤嬤還可以給你喝湯。」

說完,她又轉身去端托盤裡的另一碗飄着爛菜葉子的餿水。

這次霽扶搖在她把碗扔到地上之前奪了過來,聲音平淡無波:「所以,錦瑟是你誣陷害死的?」

容嬤嬤是端木若靈的惡犬之一,負責管理後廚,誣陷錦瑟下毒,她逃不了干係。

容嬤嬤三角眼挑着不屑,「一個下賤的丫頭,是本嬤嬤誣陷的又怎樣,不僅如此,本嬤嬤還親自監看護院杖刑,你是沒聽見,那丫頭叫的,那叫一個凄慘,一條賤命,跟着你這樣的主子受苦,不如早死早投胎,下輩子興許還能尋個好主子死得不那麼痛苦,你們說是不是?」

她尖酸刻薄的說著,朝身後站着的丫鬟攤手。

其中一個丫頭哂笑着接話:「是呀,跟着側妃這樣的好主子,是奴婢們三生修來的福氣,不像那個賤婢,沒有好下場!」

三人笑作一團。

霽扶搖走到容嬤嬤面前,臉上還是看不出情緒。

容嬤嬤禿嚕着眼珠子瞪她:「怎麼?王妃想打本嬤嬤嗎?」

晾她沒那個膽量,要是敢動手,多的是法子折磨她!

霽扶搖舉起手裡的碗,對準容嬤嬤的頭將湯淋了下去。

「打你?怎麼對得起你說了這麼多話?」

容嬤嬤滿臉流着餿臭的污水,目瞪口呆的愣着:「霽扶搖,你敢…….」

「有什麼不敢的,收拾你一個賤奴還要挑日子嗎?」

言罷,霽扶搖將湯碗狠敲在容嬤嬤頭上,容嬤嬤頓時腦袋開花,鮮血爆了出來。

「啊——」

她捧着頭嚎叫,不敢相信霽扶搖敢這樣做!

然而這只是開始,霽扶搖抄起一片尖銳的瓷碗,揪住容嬤嬤的頭髮強迫她仰頭,對準那張老臉狠狠的割了下去!

「我沒記錯的話,當年給本王妃毀容的人,也是你吧?」

她一下的割着,深可見骨。

容嬤嬤痛得發昏,面上鮮血直涌,使勁兒扒着霽扶搖的手,卻怎麼也拉不開,朝兩個丫頭喊:

「救我,愣着看什麼………」

兩個丫鬟嚇壞了,聽到容嬤嬤的命令想跑過來制止。

「嬤嬤。」

霽扶搖回頭,一雙眼寒意逼人,她臉上的傷疤猙獰可怖,身上染滿鮮紅,手中血水長流,宛如嗜血的惡鬼,兩個丫鬟望而卻步,根本不敢靠近半分。

容嬤嬤慘叫不跌,臉上橫七豎八的口子鮮血涓涓,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

霽扶搖扔開她,容嬤嬤倒在地上痛不欲生,「我的臉,啊,我的臉…….」

兩名小丫鬟被霽扶搖的瘋魔駭到,哆哆嗦嗦的跑出去叫人。

清苑只剩下霽扶搖和容嬤嬤。

「錦瑟死的時候叫得很慘,你呢?」

霽扶搖手中憑空出現一把手術刀,雪光鋥亮,容嬤嬤看到,驚恐的往後爬着躲避。

「你想幹什麼,本嬤嬤是側妃的奶媽,你要是對我做了什麼,側妃不會放過你!」

霽扶搖旋轉着手術刀,彷彿在擺弄一件尋常的玩具,踩住容嬤嬤的衣擺讓她再逃不掉。

「為什麼要讓她知道?」

忍着噁心,霽扶搖撬開老賤人的嘴,手起刀落,將她的舌頭割了下來。

「嗬嗬。」

暗紅的血液爭先恐後的往外噴,容嬤嬤痛得要死,眼前一陣黑似一陣,發不出聲音只能嗬嗬的悲鳴着。

直到這時她才知道自己惹了個什麼怪物。

「你不是很囂張嗎,現在呢?」

霽扶搖冷若冰霜,一腳跺在容嬤嬤戳自己傷口的那隻手臂上,「咔嚓」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她拽起容嬤嬤的頭髮,拖着她往大槐樹下的古井走。

「啊啊啊啊。」

容嬤嬤恐懼的揮着手,嚇得肝膽發顫,想抓住什麼東西救命,等待她的卻只有視線顛倒,一陣失重,她被扔進了枯井之中。

霽扶搖毫無憐憫的看着井底那團姿勢扭曲的人渣,比起直接殺了她,不如折磨她來得更解氣,她撿起旁邊的井蓋,封住井口。

解決了刁奴,霽扶搖回到房間清理身體。

跑出去叫人的丫鬟直接跑到了褚玉閣。

「側妃,不好了,王妃在毆打容嬤嬤。」

端木若靈正在喝葯,聽到丫鬟的稟報將葯碗摁到桌上。

「你說什麼,她打容嬤嬤?!」

小丫鬟道:「嗯,王妃不僅砸了嬤嬤的頭,還劃爛了嬤嬤的臉,好可怕。」

她將清苑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端木若靈,端木若靈面沉如雪。

呵,又讓她抓住把柄了。

霽扶搖,這次要你好看!

嬌聲喝令:「嬌月,多叫幾個人,跟我去清苑!」

端木若靈帶了四個丫鬟,氣勢洶洶的直奔清苑。

霽扶搖知道她會來,收拾好後端了凳子坐在院**,腳邊擺着繩索,翹着二郎腿等她。

端木若靈來時,看到霽扶搖這架勢,不屑譏笑:「姐姐,看來你等妹妹很久了,容嬤嬤人呢,她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