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手虐渣男後,王妃醫名滿天下霽扶搖蕭卿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容祈一連抽了七八鞭,直到盛怒的火焰消下去才住手。

銀蛇鞭是劍九使用的武器,鞭身採用銀環蛇皮包裹,鞭梢有鏢頭,一鞭就能讓人皮開肉綻,疼痛無比。

霽扶搖挨了這麼多鞭,身上的衣服都被撕裂,身下血水積窪,她滿臉冷汗,唇色蒼白,瘦小的身軀在鞭打的過程中沒有發出一聲慘叫。

容祈握緊了鞭子,這個女人,哪怕求饒一聲,他也不至於對她如此!

「去看她死了沒有。」

容祈聲音冷淡,將鞭子扔給劍青。

陳泰去叫霽扶搖,喊了兩聲沒有反應,探了探她的鼻息,還有微弱的呼吸。

「王爺,王妃暈過去了。」

容祈眸光輕閃,走過去抱起端木若靈。

「自討苦吃,本王倒要看看,她這身反骨能不能壓下去了!陳泰,派人守着清苑,不準任何人給她送吃食,違者重罰!」

他諱莫如深的看了眼毫無意識的霽扶搖,之前心底湧上來的異樣又出現了。

這個女人太反常了。

以前她溫順柔弱,偶爾的反逆也不過是小打小鬧,只要他一出現,立馬乖巧安靜。

但從昨天開始,她柔軟的一面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韌的反抗,讓他甚覺煩躁。

端木若靈察覺到容祈走神,將臉貼在男人的胸膛,嬌聲低吟:

「王爺,若靈的手指好痛,你快帶若靈走吧,若靈好害怕。」

她面露痛色,輕蹙着眉,楚楚可憐的仰頭望向容祈。

容祈的神思一下被拉了回來,「不要怕,有本王在,你不會有事。」

讓人去請大夫,容祈帶着端木若靈離開了清苑。

霽扶搖醒來時,全身上下都在叫囂着疼痛。

她試着動了動手指,冰涼的地板透着寒氣,不知道躺了多久,凍得渾身發僵。

昏迷前的一幕幕回到腦海,霽扶搖咬牙,得趕快治傷,否則感染就麻煩了。

她從實驗室拿出止痛藥服下,這時門被打開,有人走了進來。

是管家陳泰,手裡拿着藥瓶。

「王妃,你醒了?」

霽扶搖沒精力與他周旋,「死不了,你來幹什麼。」

陳泰將藥瓶放到她面前。

「王爺沒說不準給您送葯,這是治療外傷的金瘡葯,有奇效,您快敷上吧。」

把人打得半死又來送葯,說到底不就是怕她死了沒法收場,真噁心!

霽扶搖看也沒看那一瓶葯,「行了,你走吧。」

陳泰欲言又止,霽扶搖瞧他這樣又想勸解什麼,先開口阻斷:「別說讓我聽話求饒之類的話,我聽話忍讓了三年,你看我有好下場嗎?」

她這一先說,陳泰倒是噎住了,無奈嘆息。

陳泰走後,止痛藥發揮效果,霽扶搖取出雙氧水和碘伏,進行外傷清創。

有些地方看不到傷口,她又拿了一面鏡子對照。

鏡子中,後背的皮膚沒有一處完好,縱橫交錯着血肉翻裂的鞭傷,觸目驚心。

霽扶搖擦拭着傷口,心底發誓,今天容祈加在她身上的痛苦,來日必將成倍的還給他!

將傷口處理完,霽扶搖累得趴着睡了過去,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又醒過來。

她兩日沒有進食,再這樣下去,會餓死在這犄角旮旯,輸了一瓶葡萄液後,霽扶搖起身走出房間。

清苑門口,有兩名丫鬟看守,繞過二人,她從另一邊牆翻出了清苑,去廚房找吃的。

自從那日端木若靈在清苑遭霽扶搖收拾後,嚇出了病,夜裡時常夢到霽扶搖頭長犄角,嘴裂耳根,呲着尖牙讓她吃餿飯臭湯的畫面,這兩日也一直在褚玉閣養病。

下午,桐華公主容樂來探望端木若靈。

她一踏進褚玉閣,就嘰嘰喳喳的嚷起來:

「若靈姐姐,聽說你生病了,前段時間皇兄不是說你的病快好了嗎?怎的又犯了?」

端木若靈有「嚴重」的頭疾,經常暈倒,三年來一直在治療,就是因為有這個病,導致霽扶搖因她毀容。

端木若靈在藤椅上曬太陽,聽到容樂的聲音,扯出笑容,「不小心着了風寒,公主殿下怎麼來了?」

容樂拉起她的手,「我聽說姐姐病了,和天洛約好來看姐姐,天洛還沒到,我就先進來了。」

段天洛,襄陽侯世子,容樂心儀於他。

端木若靈柔柔笑道:「公主和世子有心了。」

容樂看她臉色憔悴,剪水雙瞳中帶着不滿:「都怪皇兄,娶了那個煞星讓姐姐受苦,要不是她,姐姐和皇兄珠聯璧合,哪裡會一直病懨懨的久不見好。對了,皇兄呢,姐姐都病了,他怎麼不在身邊照顧?」

容樂是容祈一母同胞的親妹妹,自小與容祈和端木若靈一起長大,在她心中只認端木若靈為嫂子,認為霽扶搖是棒打鴛鴦的惡女,對她很是討厭。

端木若靈帶着她往屋裡走。

「公主別怪王爺,王爺去攝政王府商議大禹山剿匪事宜了,應該快回來了。」

她故意不經意的把受傷的手指覆在容樂的手背上,容樂看見那包紮的紗布,驚叫起來:

「若靈姐姐,你的手怎麼了?」

端木若靈急忙把手收回袖籠,「沒怎麼,只是有點劃傷。」

她遮遮掩掩的樣子,更讓容樂揪着不放,拿起端木若靈受傷的手,「你騙我,姐姐,你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端木若靈避而不談,只說沒事,跟在她身後的嬌月「包不住話」,義憤填膺道:

「公主殿下,奴婢實在看不下去了,我們側妃的手指不是劃傷的,而是被王妃折斷了!」

嬌月振振有詞,容樂吃驚不小。

「折斷?!那女人好大的膽子,對若靈姐姐動手?你快說說,發生了什麼?」

嬌月倒豆子般添油加醋的把那日在清苑發生的事說給容樂聽,只說霽扶搖怎麼「惡劣」的對待好心給她送吃食的自家側妃,沒說給她餿飯和王爺已經為側妃出氣鞭打了霽扶搖的事。

聽完嬌月的敘述,容樂氣憤至極。

「欺負若靈姐姐,那個賤人是當沒人為姐姐出頭嗎?嬌月帶路,本公主要去教訓那個毒婦為姐姐報仇!」

這邊桐華公主帶人去找霽扶搖的麻煩,那邊霽扶搖在府中到處找廚房。

原主嫁進羿王府沒多久就開始禁足,吃食一直由錦瑟負責,如今她自己出來找吃的,偌大的羿王府東西不識,轉悠半天都不知道廚房在哪個方向。

好在她運氣好,看到連廊上有兩個丫鬟端着兩盤水果和點心路過,悄悄摸了過去。

她指尖滑落銀針,扒着柱子準備動手,一道清越悅耳的男聲從背後響起:「你在做什麼?」

霽扶搖駭了一跳,回頭看去,一個衣着華貴的年輕男子正好奇的打量着她。

年輕男子俊美無雙,五官精緻,身形頎長,一身月白長衫彷彿畫中出來的仙人,霽扶搖眨巴了下眼睛,這是哪裡來的美男子,怪會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