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的掌中之物許念 第5章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許念頓時心底湧出一陣無力感,最開始知道自己被人囚禁時,她腦海中全是看過的惡魔殺人碎屍案,她無比的害怕和恐懼。

知道是江沉時,她反倒鬆了一口氣。

那可是從小寵愛她的江沉,連她弄壞了江沉公司的重要文件,江沉都是滿臉無奈,溫厚的大手落在她的頭頂,笑的寵溺,故作生氣道:「念念又調皮了。」

江沉怎麼可能會囚禁她。

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她從小信任,仰慕的大哥哥,把她囚禁起來,隔絕了她與外界交流,把她當作玩物一樣看待。

江沉強迫許念抬起下巴,淡漠中帶着強勢的雙眸對上她傷心的目光。

「許念你該知道的,我不是什麼君子,我對你的想法是男歡女愛,你接受也好,反抗也好,結果都一樣。」

「是不是還想問為什麼要這麼對你,呵,我的寶貝念念,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嗎?」

「你真的太迷人了,我的寶貝念念。」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旅遊嗎,本來那次去國外,我可以偽造你遭受槍擊死亡的證明,讓你從許家消失的乾乾淨淨,但是你拒絕了我的邀請,不過沒關係,結局都一樣,我的寶貝,你離不開我了。」

許念的淚水一滴一滴的砸到江沉手上,她到現在還是不能完全相信江沉會變成這副模樣。

太可怕了。

江沉目光繾綣的盯着手上的淚珠,眼底滿是興奮。

許念聲音沙啞,一字一句道:「如果我自殺呢,你有千百種方法困住我,我也有千百種方法選擇反抗,我如果死了,你又能怎麼辦?」

江沉無奈的揉了揉眉心,小姑娘還是太單純了,以為以死相逼就可以讓他放手嗎?

「我的寶貝念念,你有沒有想過,你死了,你的爸爸媽媽,你的朋友同學,我如果遷怒他們,你想過他們的下場嗎?」

「死亡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我可以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但是至於其他,我可不能保證。」

許念獃獃的看着他,嘴裏慢慢吐出兩個字。

「卑鄙。」

江沉又笑了,他是商人,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

唯利是圖,才是商人的生存之道。

小姑娘如果自殺,他會瘋的。

江沉溫柔的在她眼睛上落下一個炙熱的呼吸,聲音低沉卻帶着命令的口吻。

「我沒有傷害你在乎的任何人,但是他們的安全取決於你對我的態度。」

「念念,學着討好我,你會更輕鬆些。」

許念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眼眸紅的像沁血的寶石。

「你不用說的那麼大方,你給過我選擇的機會嗎?」

江沉腳步一頓,回頭笑道:「沒有。」

他瘋魔病態肖想的小女孩,該乖乖聽他的話,日夜求他施捨愛意。

怎麼能反抗呢,不乖的小女孩,會被他狠狠教訓的。

掌控念念感覺,真的太奇妙了。

他無可救藥的愛上這種感覺,她的喜怒哀樂,甚至連基本的洗漱,全部都由他掌控。

她必須依附於他,他的小姑娘滿心滿眼都是他的樣子,可真是太迷人了。

許念別過身子,心裏憋悶感一陣一陣襲來,猛烈的如同被人套上袋子,呼吸漸漸被剝奪,她快要窒息了。

「瘋子。」

聽到她的話,江沉沒有生氣,而是朝她無奈又疼愛的笑了笑。

「反抗的結果還是你受苦,怎麼就學不乖呢,忘記了你求人的模樣嗎?」

許念知道江沉的言外之意是什麼,他強迫她的時候,從來不顧她的感受。

她心中有怨,有恨,卻受不住他的懲罰,常常哭的凄慘,一遍一遍的求他放過自己。

許念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卻不敢再說什麼。

她的一言一行關乎父母親人的生命安全,她不敢再惹怒江沉。

難道她這輩子都要被困在這小小的一間卧室里嗎?

她的成績不錯,她會考上一所不錯的學校,她的大學,人生都才剛剛開始。

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等待她去發現,她什麼都做不了。

她只能如同菟絲子一樣依附江沉才能生活,她會與逐漸社會脫軌,親人朋友也會慢慢淡化她的印象,直到最後被所有人遺忘。

她就只剩下有江沉了。

她就只能費盡心機去討好江沉,卑微的乞求江沉的一點點愛惜。

她會毫無尊嚴的活着,生死全在江沉的一念之間。

她會徹底被江沉掌控,無論身心。

想到這裡,許念後背冷汗涔涔。

可是憑什麼,她本該有大好的人生未來,為什麼要去討好江沉過日。

一個月以來,江沉展現了霸道無理的佔有慾和控制欲。

江沉像一個變態一樣,近乎病魔的要求她順從他的心意。

如果她不願意,江沉很樂意懲罰她,教她服軟。

許念的眼神十分絕望空洞,她出神的盯着腳踝上的銀鏈子,發了瘋似的開始扯。

怎麼可能扯的斷。

鏈子精緻細長,異常堅固,打造的嚴絲縫合,連一點縫隙都看不到。

許念哭了,她把頭埋進膝蓋里放聲痛哭。

沒有江沉的幫助,她甚至不能去浴室洗澡。

江沉高高在上的,眼裡帶着打量的盯着她,等待她滿臉羞恥的開口求他。

然後,施捨性的抱她去清洗。

她的活動範圍只有卧室這小小的地方。

大多都是她都不會下床,呆坐在床上一分一秒的數着時間。

這間卧室連窗戶都沒有,只有一個排氣口呼哧運作。

她已經好久沒有看見陽光了,久到她自己忘記了身體變得暖洋洋的是什麼感覺了。

關的久了,房間也開始變得壓抑和窒息。

四周彷彿有無數的聲音在吵鬧,可是當她抬頭去看的時候,又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江沉知道的,她怕黑,有輕微的密室幽閉恐懼症症。

他不是江沉哥哥,記憶中的江沉哥哥連她被草劃一下都會心疼的給她上藥。

江沉哥哥最在乎她了,才不會粗暴的強迫她,也不會故意讓她難堪。

這個人一定不是江沉。

江沉哥哥捨不得她受委屈的。

許念哭的絕望,一遍又一遍的麻痹自己,否則她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她瘦弱的背脊顫抖着,如同風中的落葉,無助又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