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的掌中之物許念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江沉止不住的身體一僵,大手覆上的地方彷彿起了零星灼燒感,一路燒到他胸膛最深處去。

垂在身側的左手緊握成拳,彰示着主人壓制的怒氣。

他要的是許念心甘情願的投懷送抱,而不是……

江沉驟然收了收掌心,眼底划過一絲暗色。

許念現在的狼狽全部拜他所賜,他還有什麼不滿意。

許念明顯感受到江沉的怒氣,腰間傳來熟悉的按重,許念不自然的抖了抖,十分害怕接下來的事情。

一個月以來,除了生理期那幾天,江沉就是頭不知道饜足的狼,只要回到別墅,不管許念願不願意,都是帶着懲罰和馴服性的折磨她。

許念從骨子裡害怕此刻的江沉,她的睫毛濕潤成一片,小手緊緊揪着江沉的衣服,呼吸都放的很輕,唯恐江沉一個不滿意,再次瘋了一樣折磨她。

努力揚起小臉,可憐兮兮的問道:「江沉哥哥,可不可以溫柔點,念念有一點點怕疼。」

江沉剛要開口,許念又急忙說道:「江沉哥哥不要生氣,念念只是有一點,只有一點點不舒服,念念忍忍就過去了,念念很會忍的。」

過了許久,江沉才嘆了一口氣,嘴唇張了又合上,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轉過身隨手給她套了件粉紅色的兔子睡衣。

許念緊緊揪着長長的兔子耳朵,久久不能回神,畏懼和害怕的眼底閃着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

小聲問他,「江沉哥哥,念念可以一直穿衣服嗎?」

江沉手一頓,那一個月以來,為了方便他尋歡,磨一磨許念的性子,他命令許念不能穿任何衣服,更是把她的所有衣服都上了鎖。

除了紋身和這次,許念都沒有資格開口要一件蔽體的衣物。

「……可以。」

江沉低頭看着堪堪到鎖骨處的女孩,伸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

「聽着念念,我解開了你腳踝上的鏈子,你現在可以在整座別墅自由活動,手環上有定位器,你去哪裡我都能知道。」

江沉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道:「別墅里有監控,你做什麼我都能從手機上看到,不要試圖逃跑,乖乖待在我身邊,我會疼你的。」

其實別墅大門也換成了江沉的面部和指紋,他故意不說,只是在等某一天許念會不會再次逃跑。

江沉伸手理了理許念頭上的一撮呆毛,心下不免有了幾分柔軟。

「只要念念聽話,要什麼江沉哥哥都能給你,如果念念不乖,那這一個月的生活就是你這輩子唯一的選擇。」

江沉的指腹摩挲着許念得耳後,磁性低沉的嗓音帶着蠱惑。

「念念知道的,江沉哥哥從小就疼念念,念念現在已經是江沉哥哥的人了,念念要乖一些,江沉哥哥就可以繼續寵你。聽懂了嗎?」

許念迷糊的點了點頭,見到江沉又恢復成往日溫和的模樣,心下鼓起幾分勇氣,不放心的弱弱問道:「那可以不要罰念念面壁思過和下跪嗎?」

許念剛被囚禁的時候,反抗的劇烈,絕食憋死各種自殺想法都過了一遍。

江沉比她還狠,讓她面對着牆站一天,在她站不住要跌倒的時候使用特殊手段讓她繼續站着,有時也會要求許念跪在他面前認錯。

他不開口,許念動一下都會被打。

和馴服鷹是一個道理,一直熬,熬到它誠心折服。

江沉彎腰捏了捏她瓷白的小臉,細膩光滑,溫熱柔軟。

「念念乖,我就不會。」

許念一口咬住江沉的手指,熟練的撮了一下,溫順的如同一隻沒有爪子的小貓咪。

「念念求哥哥疼我。」

江沉眉眼間的烏雲頓時散開,笑着把許念摟在懷裡,誘哄着她叫他親昵的稱呼。

江沉:「寶貝,叫老公。」

許念十分自覺的蹭了蹭江沉,軟乎乎道:「老公。」

江沉繼續道:「寶貝喜歡我嗎?」

許念沒有猶豫,一張小臉漲的通紅,「喜歡,很喜歡。」

江沉笑了,「喜歡我哪裡?」

許念羞的鑽進他懷裡,耳朵都變得紅通通的。

「都喜歡。」

許念眼裡划過一絲迷茫,又繼續說道:「最喜歡溫柔的江沉哥哥。」

忽然,一雙大手繞讓許念的脖頸,緩緩收緊。

許念的表情在一瞬間從羞澀變成驚恐,窒息感席捲全身,大腦因缺氧開始陣陣抽痛,許念雙手無措的推着脖頸間禁錮的大手。

「啊,呃,江嗚嗚嗚……」

江沉鬆了幾分幾道,在許念大口呼氣時又猛地收緊,往返來回數次。

直到欣賞夠了許念痛苦不堪又無能無力的表情,江沉終於鬆開手,彎腰輕笑。

許念開始劇烈咳嗽,細白修長的脖頸處留下五個青紫的痕迹。

「寶貝,你在透過我看誰。」

「懷念過去的江沉嗎,可是現在才是真正的我。」

「寶貝不要害怕,你要學會習慣我,習慣我的喜怒哀樂和小毛病,還有我的——想一隻手掐死你的衝動。」

江沉拽起她的手腕,將她一把扔回床上。

許念如同驚弓之鳥一樣蜷縮在角落裡,哆哆嗦嗦的流着淚。

江沉就是個喜怒無常的瘋子,疼她的時候砸了他的電腦都沒事,生氣的時候只是說錯一句話都會被他剝奪呼吸。

呼吸一點一點從身體流失的絕望,又洶湧進口腔的撕裂,慢慢蠶食她的理智。

她現在對江沉,從頭到尾都是恐懼。

江沉隨手扯開領帶,漫不經心的走到許念面前,伸出一隻手抬起許念的下巴,許念已經意識混亂,呆愣的看着江沉,淚水打**他的手心。

江沉舔了舔上顎,唇角扯出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笑。

「念念,你知道嗎,我每天晚上都在想,小丫頭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我已經要按耐不住心底的興奮了,掌控你的感覺比之前的任何刺激都開的猛烈。」

「好在這一天來的不算晚,我可以疼你,前提是你得學會討我歡心,學會順着我的想法取悅我,寶貝心裏還在想着以前對你無微不至的江沉哥哥嗎,寶貝別傻了——」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