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漢城,第四監獄。

這裡駐紮着一個團的兵力,配備着各種先進的軍事裝備,只因為裏面關押着世界上最恐怖的犯人。

那些犯人個個擁有通天的本事,有殺戮成性的惡魔,也有曾經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兵王。

當然,還有一些權勢滔天的財閥之主。

這一日,監區之內。

突然傳來一陣吵鬧之聲。

因為今日新關進來一位犯人,號稱叢林之狼的世界第三大僱傭兵頭目,被捕入獄。

被指控在龍國邊境屠殺六十餘人。

此刻,當監區的門剛剛關上。

那個留着光頭,頭上紋着一個狼頭紋身的壯漢,便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眼神之中透着幾分兇惡。

他十分囂張的走過放風的區域,來到他居住的7號房。

裏面,一個青年正躺在床鋪上,翻看書籍。

下一刻,只聽「轟隆」一聲。

光頭壯漢一腳踹在床架上面,冷冷道:「自己和看守申請,調到別的號子去,老子不喜歡和別人住一個屋。」

那青年緩緩伸了個懶腰,坐起身來,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壯漢。

一米八的個子,將近兩百斤的身體,一張殺氣騰騰的臉孔,毛髮旺盛,像極了剛從神農架跑出來的野人。

「在這個監獄裏面,拳頭最大,既然你想要一個人霸佔這個房間,那麼…單挑?」

青年一臉玩味的說道。

此刻外面已經圍了不少犯人,只是那些人的眼中卻分明帶着幾分憐憫。

壯漢臉上一愣。

有種!

自己曾經徒手格殺過二十一名僱傭兵,在加斯亞的叢林里號稱狼王。

這個青年瘦的和猴一樣,竟敢說和自己單挑。

一瞬間,壯漢嘴裏發出桀桀的怪笑聲,捏了捏拳頭:「小子,既然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說完,迫不及待的舉拳就向青年打去。

只是下一刻,眼前卻失去了青年的蹤影。

緊接着,只感覺後面的領子一緊,整個人如同騰雲駕霧一般,被狠狠的砸在地上。

兩百多斤的身體,震得整個屋子都晃動了一下。

青年也不去看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樣的廢物,望向站在門口看熱鬧的那群傢伙,呲牙道:「帥不帥?」

這些隨便一個放在外面都能攪動無邊風雲的傢伙,這一刻,卻同時露出獻媚的笑容,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帥,老大太帥了。」

「不愧是老頭的衣缽傳人。」

聽到「老頭」兩字,青年眼中露出幾分懷念。

算一算老頭已經出去一年了,自己這一身功夫可全拜老頭所賜。

那老傢伙還說,等自己出去的時候,要給自己一個驚喜呢。

這特么都一年了,也沒來看看自己。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一個看守排開人群,走了進來。

掃了一眼躺在那裡的叢林之狼,並沒有多少驚訝,而是一臉笑容的說道:「李君老大,吉時已到,您該出獄了。」

沒錯,今天是李君出獄的日子。

因為受那個迷信的老頭影響,李君選在正午十二點出獄,為吉時。

「好。」

李君整了整衣服,跟着看守一路向外面走去。

監區外面活動的犯人們,當看到李君出現以後,立刻站得整整齊齊。

「老大…」

「老大好…」

一道道聲音起此起彼伏。

「我馬上出去了,你們也都消停點,少給幾位看守找麻煩。」

「對了,那個什麼叢林之狼的傢伙,記得把他關到小黑屋三天,別給他吃飯,跑到第四監獄還這麼囂張,應該讓他懂得點規矩。」李君和眾人告別道。

「好勒老大,你放心吧,保證伺候的妥妥的…」

很快,李君跟着看守離開了監區。

剛剛走到前院的位置,迎面走來一個穿着軍裝的女子,颯爽英姿。

看她肩上所扛的勳章有一顆星星,如此年輕,竟已經是將軍級了。

看到女子的瞬間,李君不由停下了腳步。

倒不是說被對方的級別所震撼,而是對方的面容,讓他似曾相識。

自己的高中同學唐竹。

唐竹在讀書時便十分的神秘,而且身手不凡。

有人傳她乃是將門世家,後來畢業以後,便再沒有見過。

再次相逢,沒想到在這種地方。

唐竹也認出了李君,看着李君那一身囚服,眉頭不由輕輕皺起。

「你是李君?」

李君點了點頭:「是啊,沒想到我們竟然在這裡見到了,我可是有很多年沒聽說你的消息了。」

唐竹卻說道:「相反,我倒是聽別人講起過你。」

「你的入獄也不能怪你,只是沒有想到你竟然被關在這裡,這三年沒少吃苦吧?」

「出去以後,也算是解脫了。」

說著,從自己的包里取出一支筆,在便條上寫了一個電話號碼遞給李君。

「三年了,外面變化很大,若是需要幫助,給我打電話,畢竟同學一場。」

「我還有公務要執行,等有機會再聊。」

說完,便直接和李君擦身而過。

「他是我以前的同學,因為女朋友被一個富二代非禮,他傷了人,被判入獄。」

「聽說他的女朋友後來嫁給了被他打傷的富二代。」

「讀書時,他的學習成績很好,原本該有不錯的未來的,可惜了,在這種地方待三年,再好的人也廢掉了。」

唐竹邊走邊說道。

旁邊跟着兩名同事,臉上卻沒有多少變化。

不過是誤入歧途的青年而已,與他們根本不在一個世界,無法引起他們的共情。

人類的悲歡從來都不相通。

李君把囚服脫下換了一身乾淨的休閑服。

和幾位看守告別以後,走出了監獄的大門。

只是剛剛踏出門檻,就看到前方停着一排黑色的轎車,足有一百多輛。

每個轎車旁邊都站着戴墨鏡的黑衣人。

而在李君出現的剎那,這些人立刻整齊的彎腰行禮:「少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