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聽到那些人的對話,李君頓時對這個張超好感降到最低。

他突然開口對白薇說道:「妹妹,我有話對你說。」

說著,就把白薇拉到一旁。

「這個張超對你圖謀不軌,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以後還是不要和他來往了。」

「你說什麼?」

白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李君。

「哥,你坐監獄坐的腦子糊塗了吧,張超好心幫你安排工作,你竟然還在說他的壞話。」

「我剛才聽到他們議論這張超有未婚妻,和你不過是玩玩而已。」

李君解釋道。

只是聽到這話,白薇都被氣笑了。

「那麼遠的距離,這個地方又這麼嘈雜,你是怎麼聽到的?李君,你讓我太失望了。」

而這個時候,雙方的爭吵也被張超等人聽到了。

頓時張超等人一個個臉色難看。

「李君是吧?看在白薇的面子上,才叫你一聲君哥,但剛才這種話希望你不要再說了,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張超冷冷的看着李君,在他心中李君不過是一個勞改犯而已,若不是看上白薇,他走在路上,看一眼都覺得眼臟。

「我也警告你,離我妹妹遠點,不然對你不客氣。」

李君不客氣的回道。

「你…」

張超臉都沉了下來。

這時,旁邊的朱雨涵過來打圓場。

「張超,李君他剛剛出獄,不懂事,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說著,又瞪了李君一眼。

「李君,快給張超道歉,還敢說對張超不客氣,張超可是市錦賽的季軍,一拳能把你打出屎來。」

「呵呵。」

李君不屑的撇了撇嘴。

也就是怕嚇到妹妹,不然張超這種貨色,李君分分鐘讓他人間蒸發。

能成為那座惡魔監獄的老大,李君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這麼說來,君哥很不屑了,看不上我的身手,那敢不敢上台上練練?」

張超捏了捏拳。

說實話,他忍不住想要收拾一下李君了。

李君不由冷笑。

這小子竟然想對自己出手,正好自己給他點教訓,免得這混蛋不知死活打自己妹妹的主意。

於是點了點頭:「好吧,練練就練練。」

話落,旁邊眾人皆是臉上一愣。

朱雨涵更是皺起了眉頭。

「李君,你傻了,都和你說張超是市錦賽季軍了,你還要上,腦子被驢踢了吧。」

旁邊白薇也急忙開口道:「張超,我哥他不懂事,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不不。」

張超搖了搖頭。

「白薇,既然君哥想要試試,那我就陪君哥玩玩,放心,我下手不會很重的。」

說到這裡,張超露出一絲壞笑。

「是不重,最多就打的他半個月下不了床而已。」

他心中想道。

李君卻懶得和這種人廢話,直接向擂台走去。

聽說張超要和人動手,頓時許多人都興奮起來。

「這小子是何方神聖,敢和張超打,張超的拳頭可是重的很。」

「聽說是那女孩的哥哥,剛從監獄裏出來。」

「進過監獄算什麼,前幾天我剛打了個剛出獄的傢伙,說是以前一條街的大哥,打架溜的很,結果被我差點打的吐血,普通人和我們這些專業的搏擊圈裡人相比,那就是個渣。」

周圍傳來一陣喧嘩聲。

李君已經走上了擂台。

這時,張超也走了上來。

順手扔給李君一副拳套,卻被李君直接就將拳套扔在地上。

「我不要這玩意兒。」

真正的國術有許多手上的技巧,拳套會限制發揮。

當然,對付張超這種小蝦米,李君甚至不用手都能把他打趴下,只不過單純的不喜歡戴拳套而已。

張超臉色一冷。

這個小子有些囂張。

他捏了捏拳頭,也將拳套扔到一邊。

「那我也不用。」

旁邊一個裁判舉手剛剛做了個開始的動作,張超便向李君沖了過來。

一個箭步沖拳,直接砸向李君的臉頰。

「好。」

底下傳來一陣喝彩之聲。

這速度爆發力都堪稱完美。

白薇卻不由擔憂起來。

張超剛剛明明答應了自己手下留情的,可看拳勢,隔了這麼遠,她都感到心驚。

李君站在原地,並沒有做出什麼防守的姿態,倒像是被嚇愣了一般,一動不動。

「還以為有點水準呢,就這?」

「我賭他一個回合就被張少KO。」

幾個張超的狐朋狗友,哈哈大笑道。

然而下一刻,就在張超拳頭距離李君臉頰不足一公分的時候,李君突然動了。

只見他一個側身,躲過對方的拳頭。

然後順勢抓住對方的手臂,扯過來就是一記兇猛的擺拳,狠狠的砸在張超的臉上。

張超立即就打了一個旋轉栽倒在地上,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瞬間,全場死寂。

張超可是打過專業搏擊賽事,並拿過季軍的,現在卻被人給KO了,關鍵才一招啊。

白薇嘴巴張得大大的,她記憶中,李君入獄之前,可就是個文弱書生。

雖然為了保護女朋友,打了那個富二代。

但當時是從旁邊賣豬肉的店裡,操了一把刀上去的,本身戰鬥力並不強。

朱雨涵更是下巴差點被驚掉,有些語無倫次起來:「我操,太猛了…」

幾個張超的狐朋狗友們,立刻都圍了上來,虎視眈眈的盯着李君。

而李君霸氣的指了指幾人。

「誰還不服,上來練練。」

聽到這話,頓時他們都沉默了。

張超實力不弱,都被李君打的栽倒,他們上去也是自取其辱。

「慫貨。」

李君不屑的說道,然後直接離開擂台。

「我先到外面逛逛,如果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

李君對白薇說道。

白薇下意識的點頭。

下一刻,李君已經向外面走去。

教訓了對方一頓,對方若還不長記性,那下次李君不介意給他留點終身難忘的記號。

此刻,擂台上的張超,則頭暈轉向的爬了起來,只是望着李君遠去的背影,握緊了拳頭。

今天他丟臉可是丟大了。

同時眼中露出幾分忌憚。

白薇有這麼個哥哥,有點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