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雲騰會所里。

東哥自顧自的喝着茶。

一眾青年男女跪在那裡,大氣都不敢出,戰戰兢兢。

而白薇披頭散髮,臉上清晰的印着幾個巴掌印。

「媽的,還敢打電話求救,老子看你想死。」

一個壯漢扯着白薇的頭髮,對着牆壁就咣咣撞了兩下。

旁邊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好了。」

這時,霍東開口。

「這麼漂亮的女孩,打壞就不好了。」

「我霍東也是個講道理的人,你們打了我的弟弟,自然要付出代價,不是喜歡打電話嗎?讓他們打。」

「男的每個人拿一百萬的贖金來,女的嘛,留下來伺候東哥一晚上就行。」

「一晚上一百萬,你們可是賺大發了。」

聽到這話,幾個女的更是身體一抖。

白薇已經被嚇哭了。

誰來救救自己?

二十分鐘後。

包廂的門打開。

幾個男孩子的家長都陸續走了進來。

其中一個個子高大的中年人,剛剛進門,就哈哈大笑。

「東哥,小輩們不懂事,得罪了您,我聽說了這件事,立馬就趕來給您賠罪了。」

正是張超的父親張有德。

作為市裡的民營企業家,他和霍東也見過幾次面。

霍東皮笑肉不笑道:「喲,張總來了,一百萬帶了嗎?」

張有德臉上表情一僵。

「東哥,孩子們不懂事,我代他給您賠個不是,一百萬就算了吧。」

「算你媽啊!」

霍東直接破口大罵。

「老子說一百萬就是一百萬,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

「少一分,就讓你兒子少一個零件。」

張有德也被霍東兇狠的樣子嚇到了。

賠笑道:「東哥,一百萬多了點,要不您給少點?」

說話間,包廂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頓時,眾人都停下說話,轉頭望去,想看看這又是誰家的家長來了。

只是讓他們意外的是,走進來的是一個穿着運動服的年輕人,正是李君。

看到李君的剎那,白薇的眼中頓時露出喜色。

只是緊接着又擔憂起來。

李君雖然會些功夫,可怎麼惹得起霍東。

李君走進來以後,一眼就看到了披頭散髮的白薇,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白薇,你沒事吧?」

白薇搖了搖頭。

雖然現在頭很疼,但哪裡敢說。

「你先走吧,這裡交給我處理。」

李君說道。

白薇還有一些茫然。

李君已經抓起她的手臂,把她拉出了門外。

而另一邊的霍東等人,都傻傻的看着離開的李君,心想這人是誰啊?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把人領走了!

倒把霍東和他的手下都給整蒙了。

而不等霍東反應過來,剛剛出門的李君,又返了回來。

他目光在人群中掃視一圈,看到了蹲在那裡的朱雨涵,想到這是妹妹的朋友,便說道:「你也走吧。」

朱雨涵聞言,急忙站起身來。

只是剛剛走出兩步,就被反應過來的一個壯漢擋住了去路。

李君臉色一沉,過去一腳就踹在壯漢的小腹上。

一米八的壯漢被李君一下踹的撞在牆上。

「走。」

李君說道。

「謝謝你。」

朱雨涵低聲道了聲謝,然後便向外面走去。

這時,霍東也完全反應過來,望着李君。

「朋友,混哪條道上的啊?」

看李君剛才出手的乾淨利落,他手下沒幾個人能比得上。

霍東闖蕩社會多年,自然有幾分眼力。

「混哪條道上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了我妹妹。」

霍東露出幾分冷笑道:「打了又怎樣?我還要睡她呢。」

說著,對手下吩咐道:「快把那兩女孩給我追回來,別讓她們跑了。」

說完,一個壯漢直接沖向門口。

只是剛剛打開門,便又舉着雙手倒退了回來。

只見一把槍抵在那壯漢的腦門上面。

一瞬間,整個包廂裏面都安靜下來。

眾人都一臉錯愕的看着出現的梁勇。

尤其是那黑洞洞的槍口,閃爍着冰冷的光芒。

大家都驚了。

門口出現的是什麼人,竟然身上帶着槍,不會是李君帶來的人吧?

霍東眯起了眼睛,眼中露出幾分忌憚。

手上能有槍的,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了。

對於李君的背景,他有些摸不準了。

「你打了我妹妹,這個賬該算一算了吧?」

李君笑眯眯的走到霍東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

霍東正要說話,下一刻「啪」的一聲,一個清脆的巴掌甩在霍東的臉上。

把霍東打得一個踉蹌。

旁邊霍東的一個下屬頓時急了,抄起凳子就要動手。

「媽的,敢打我東哥…」

「砰…」

伴隨着沉悶的聲音,壯漢額頭上多了個血洞。

手中的凳子「吧嗒」一聲掉在地板上,身體直挺挺的向後倒下。

「啊…」

屋子裡頓時傳來一陣驚恐的尖叫之聲。

眾人都被嚇壞了。

「閉嘴!」

李君不耐煩的怒吼一聲。

這群傢伙叫的真令人心煩。

頓時尖叫之聲戛然而止。

每個人都嚇得捂住了嘴巴。

只是眼中的驚恐卻是越來越濃。

這時,梁勇直接走了進來,把槍抵在了霍東的頭上。

剛剛開過槍的槍口還有一些滾燙。

此刻,久經沙場的霍東快要崩潰了,冷汗順着額頭就流了下來。

太可怕了。

只要對方手一抖,自己腦袋就爆了啊。

「那個…有話好好說。」

霍東咽了一口唾沫,聲音顫抖的說道。

「廢他一條腿,給他長長記性。」

李君冷冷的說道。

下一刻,梁勇手中的槍口下移,「砰」一聲,大腿處爆濺出一道血花,霍東直接癱倒在地上。

李君卻是看都沒有多看一眼霍東,而是看向張有德。

「管好你兒子,再敢出現在我妹妹面前,我打斷他三條腿。」

張有德聽到這話,頓時嚇得連連點頭。

這尊煞星誰敢惹啊。

「好了,都滾吧。」

李君說完,屋裡早就被嚇破膽的人全部向外面涌去。

等到眾人都走乾淨,李君這才雙手插兜,悠哉悠哉的走出包廂。

包廂外面。

霍東的那些手下都抱着頭,蹲成一排。

旁邊穿着黑衣的壯漢,拿槍指着他們,都是梁勇帶來的人。

「這些人怎麼處理?」

梁勇不由問道。

「一人斷一條腿,當做懲罰吧。」

說完,李君大步向外面走去。

而會所裏面卻傳來一陣此起彼伏的慘叫之聲。

剛剛跑出會所的張超等人,聽到這聲音嚇的腿肚子都哆嗦了。

剛才出了包廂,看到那一幕,他們才知道,李君的勢力有多強。

離開會所沒多久,李君接到了妹妹白薇打來的電話。

「哥,你沒事吧?我回家了。」

「放心吧,事情已經解決了。」

李君說完就掛掉電話,返回了溪子堂別墅。

第二天一早。

李君就讓梁勇送自己來到姑姑家,並給妹妹買了一些安神的補品,昨天肯定給嚇壞了。

剛剛進門,就看到姑父白敬亭正一臉惱怒的看着自己。

「李君,你是怎麼照顧你妹妹的?昨天要不是張超父親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