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李君被姑父的一句話給搞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爸,酒吧是我自己要去的,不關君哥的事情。」

「而且君哥及時趕到,我們應該謝謝君哥的。」

白薇急忙說道。

總算是說了一句公道話。

李君將那些補品放到旁邊的桌上。

走到沙發對面坐下,問道:「白薇,你的傷怎麼樣了?」

「沒事。」

白薇正拿着雞蛋敷臉呢。

「君哥,昨天我跑出去以後才反應過來,霍東勢力那麼大,還怕你闖禍。」

「不過聽說後來大家都安然無恙的走了出來,肯定是張超的父親用錢解決了吧?」

原來是這麼回事。

李君終於聽明白了。

「那張超出來以後,又聯繫你了?」

李君輕輕的皺了皺眉頭。

白薇搖了搖頭:「沒有,我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急死個人了。」

李君聽了忍不住說道:「白薇,張超不聯繫你也是好事,他不是什麼好東西。」

聽到這話,白薇臉上閃現一絲不悅。

旁邊姑父白敬亭更是直接板著臉道:「李君,你管好自己就行了,你妹妹的事情用不着你來插手。」

「我看張超那孩子可以,而且他爹張有德,我是知道的,也算是市裡有名的企業家了。」

「你妹妹嫁給他,那都是高攀人家了,你呀,沒事多盼你妹妹點好,不要看你妹妹過得比你好心裏就不平衡。」

白敬亭說話可以說毫不留情。

對於女兒和張超的事情他是十分贊同的。

可這事出了以後,張超竟然不接電話了,這才是他暴怒的根源。

「姑父,我是白薇的哥哥,我還能害她?」

李君不由嘆了一口氣。

白薇攤上這麼個父親,也夠倒霉的。

看着姑父那不歡迎的樣子,李君也不願多待,安慰了白薇幾句,起身就要離開。

「君兒,吃了午飯再走吧。」

姑姑李夢雲挽留道。

「不了,我還有些事情。」

「別留他。」

這時,白敬亭冷哼道。

「出了監獄也不說找個正經工作,每天遊手好閒,爛泥扶不上牆!」

李君懶得和他計較,打開門,差點和迎面來的嬌軀撞了個滿懷。

是朱雨涵。

看到李君,朱雨涵微微一愣,繼而笑道:「李君,昨天的事情謝謝你啦。」

「舉手之勞而已。」

李君點了點頭,便直接走進了電梯。

自己這位姑父實在有些不識好人心了。

若不是看在姑姑的面子上,他才不願意登門呢。

李君走後,朱雨涵走進了屋裡。

「雨涵來了啊。」

看到朱雨涵,白敬亭臉上露出幾分笑容。

朱雨涵她爸是開公司的,白敬亭願意讓女兒交這樣的朋友。

「雨涵,我家小薇給張超打了幾個電話都沒人接,你和張超關係不錯,你給打電話問問怎麼回事。」

朱雨涵苦笑的搖了搖頭。

「叔叔,張超不止不接白薇的電話,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他的那些朋友也像人間蒸發一樣,我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孩子真是的,有什麼話當面說清楚,不接電話算什麼回事。」

白敬亭有些惋惜。

這麼好個金龜婿,若就這樣吹了,實在有點不甘心。

「對了,我想起來了。」

朱雨涵猛然拍頭。

「我聽張超他們說,後天要到南茶街去看古董展覽,我們去那裡肯定能找到他。」

「周會長的古董博物館嗎?」

白敬亭頓時眼前一亮。

「周會長可是我們楚州商會的會長,他這次舉辦古董展覽,許多大老闆都要前往呢,到時候叔叔帶你們倆一起去開開眼。」

「好啊。」

朱雨涵頓時笑了起來。

旁邊白薇眼中卻有些猶豫:「既然張超不願意接電話,我們直接找上門有些不好吧?」

白敬亭卻把臉板了起來。

「這是什麼話?有什麼不好的,而且我們是去看古董,又不是專門去找他,最多只能算偶然遇見。」

白敬亭知道自己這女兒比較好面子,故意這麼說,

果然,白薇點了點頭:「那好吧。」

另一邊,李君生了一肚子氣,回到溪子堂別墅。

剛剛回到別墅門口,就看到那裡停着一輛跑車。

不等李君上前查看,車門就已打開,走下來一個穿着皮夾克的鷹勾鼻子青年。

「老鷹,你怎麼來了?」

「而且大夏天的你穿個皮夾克不熱嗎?」

老鷹原名殷繼強,龍國頂級兵王,精通各種槍械,武力值逆天。

但因為屠殺戰俘,被關到漢城第四監獄半年。

當然,剛剛入獄的老鷹也是十分囂張的,不過被李君吊在樹上打了三天,從此甘為小弟。

見了李君,比見了他親爹還親。

用李君的話說,這傢伙就是個賤骨頭。

「我這不是聽說老大出獄了,就屁顛屁顛的趕來給您請安嗎?」

老鷹嘿嘿道。

這傢伙在外人面前一副冷酷的形象,在李君面前,永遠賤嗖嗖的。

他來到李君面前,下一刻,猛然間伸手向李君抓來,速度宛若閃電。

李君搖了搖頭。

「這傢伙性格一點都沒變,還喜歡偷襲自己,只是和自己水平相比差遠了。」

一個側身躲開攻擊,然後一拳砸出,老鷹的身體瞬間弓成了蝦米狀,猶如一枚被發射出去的導彈向後飛去,撞在了後面的牆壁之上。

李君拍了拍手,不屑的一笑。

「你小子狗改不了吃屎。」

此刻老鷹麻溜的從地上爬起來,就像沒事人一樣笑嘻嘻道:「老大就是老大,還是那麼厲害。」

「進屋裡坐坐吧。」

李君打開別墅的門,老鷹跟着走了進來。

順勢將身上的皮夾克脫了下來。

只見裏面掛滿了各種槍械,扔在那裡發出咣當的聲音。

「你不是從來槍不離身嗎?」

「槍不離身是為了防範別人,在老大的面前,我扛榴彈炮也不管用啊。」

「說吧,來找我什麼事情?」

李君開口。

頓時老鷹的臉色變得正經起來,將一個信封推到李君的面前。

「老大,我已向軍部引薦,請你做鷹揚衛的總教官。」

「只要你願意加入,鷹揚衛的實力一定會有質的提升…」

「沒興趣。」

李君直接打斷。

「老大……」

「沒什麼事你可以走了。」

李君直接眯起了眼睛。

老鷹盯着李君的臉,等了半天,確定李君心意已決,只能嘆了一口氣。

「聘書我留下了,老大你什麼時候想通了,隨時可以加入。」

說完,走出別墅,開着跑車離開。

而就在他剛剛上車的那一瞬間。

另一個方向,一輛越野車猛然停下。

唐竹一臉駭然的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超級兵王老鷹?我沒看錯吧!這老鷹可是軍中的傳奇,被譽為特種兵之王,他竟然住在這裡。」

唐竹震撼之餘,眼中流露出幾分炙熱之色。

「我一直希望能夠得到老鷹的指點,可惜他神出鬼沒,其本身的等級又太高,自己沒有權限查看,沒有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竟然在這裡碰到了。」

第三天。

李君讓梁勇帶着他去南茶街,中途來到青狐銀行。

這是龍國幾家財閥聯合建立的私人銀行,為超級富豪客戶提供儲蓄和財產保管服務。

資產低於十億,他們是不接待的。

李君也是在監獄裏接觸到他們幕後的一位財閥之主,對方為李君開了戶。

而且李君在監獄裏得到的財富,都經他的手儲存在青狐銀行的金庫里。

李君今天來,就是想要把這幅唐伯虎的仕女圖也放到金庫里保存起來,順便再取些現金。

周炳坤有意結交自己,到時候未必會收李君的錢,那李君只好準備現金,讓他無法拒絕。

這是一個高大的歐式建築,建築上面寫着「青狐銀行」四個大字。

門口停着不少豪車。

李君讓梁勇在車上等自己,拿着畫便走進了銀行。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您要辦理什麼業務?」

剛剛進大廳,就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

一個穿着黑色制服的靚麗女子,微笑着望着李君。

只是當李君抬頭的剎那,他和女子都愣在了當場。

陸琪,李君的前女友。

李君就是為了保護她,才進監獄的。

而她三年的時間沒有去看李君一眼,並且嫁給了試圖非禮她的富二代。

李君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