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顧繁漪紀詩冉慕予白

第2章 顧繁漪紀宸梟紀詩冉

天色很暗,雨淅淅瀝瀝的下着,滴落在地面上,濺起一朵朵小雨花,空氣中凝着潮濕得泥土腥氣

坐在教室裏面的學生百無聊賴的盯着眼前講台上激情演講的老師,一顆心不知道飛到哪了

許晨站在講台上,人看着台下講台一眾發獃的學生,抬手將鬢角的髮絲掖在耳後,聲音加大了一些

「赤壁賦作者的用意是什麼?誰能告訴我?」

沒有人說話,第一排的秦嶼托着腮努力不讓自己眼睛閉上,在一眾昏昏欲睡的同學們中,成為了許晨老師堅實的崇拜者

許晨沒去看她,抬頭看見死氣沉沉的眾人,輕輕蹙起眉來,手掌敲在黑板上

「誰能告訴我,赤壁賦作者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

有人意識到許晨即將發火,慌忙抬起頭來,眼珠子咕嚕咕嚕轉,在默默思考問題

許晨抬起頭,看向人群中的女生

女生托着腮,在看窗外,準確的說…是在看坐在窗前的男生,目光有些呆

女生肌膚蒼白,唇瓣淡淡緋色,眉眼像是江南山水間的秀麗春色,昳麗緋艷,透着與年齡不符的,讓人為之心悸的強烈美感,隻身姿裊娜纖柔,周身透着病氣,活生生的一個病美人

此刻,這女生靜靜看着靠窗的男生,泛粉的指尖托着腮,人有些出神

許晨看見她,眉頭動了動,抬手便指向她

「顧繁漪,你來告訴我一下」

被稱作顧繁漪的女生一愣,緊接着人輕輕側過頭來,看向面前的許晨,像是剛回過神來

許晨看着她茫然的樣子,眉心跳了跳,似是在壓抑不滿

「顧繁漪,回答我的問題」

顧繁漪這次站起來了,淺色的瞳眸看着許晨

她生了一雙異於常人的灰色眼瞳,顏色清淺而冷,映在捲曲濃密的眼睫下,漂亮的不像話

「我剛剛沒聽清您說的話」,她輕聲道,嗓音透着些柔軟

許晨看着她的眼睛,眼裡的火氣淡了幾分,人口氣卻依舊不怎麼好

「我說,赤壁賦的中心思想是什麼?」

坐在前排的秦嶼人坐直了身體,精神一陣

剛才問的不是這個問題吧?

許老師這是在…幫顧繁漪解圍?

顧繁漪聽見這話,溫吞的開了口

「赤壁賦的中心思想是通過泛遊赤壁的所見所聞,以及主客之間的相互辯駁,反映了作者由故作曠達到陷於苦悶,又由苦悶到解脫的思想過程」

秦嶼:…

顧繁漪這麼一趟下來,秦嶼有些懵

這明顯的從網上摘抄的痕迹…許老師應該不會滿意吧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許晨略顯無奈的看了一眼眼前的顧繁漪

「好好聽課,坐下吧」

顧繁漪點了點頭,人坐了下來

許晨見顧繁漪坐好了,人轉過身,不着痕迹的來了句

「上課不要東看西看,有些人再好看,也比不上你的成績」

顧繁漪聽見這話,手指一緊,無聲無息的捏住筆,她抬起頭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窗邊坐着的人

慕予白依舊垂着頭,像是沒察覺到她的目光,細長的眼睫輕輕垂落,俊秀的側臉有些聖潔

她怔怔的看着他,人忘了收回目光

忽而,慕予白身旁的女生像是注意到了她的動靜,側過頭來,露出一張艷麗逼人的面孔來

顧繁漪猛的低下頭,人看着自己面前的筆記

紀詩冉看着她的動作,微不可聞的蹙了蹙眉,人轉過身去

顧繁漪獃獃的垂下頭,看着面前的筆記

她喜歡慕予白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沒有告訴任何人

尤其是…紀詩冉

她想到這裡,莫名覺得有些煩躁,剛剛做了手術的腹部又隱隱作痛起來

這次闌尾手術剛做完沒多久,是時不時的隱隱作痛

她不敢猶豫,趁着下課的工夫,便是站起來,走向衛生間

剛剛來到衛生間前,一道隱約的求饒聲便是響起來

「快停手…」

顧繁漪手指一頓,轉而默默的站在門口拿起書裝作認真讀的樣子,眼睛卻默默睨着一旁

半晌,滿面怒容的紀詩冉走出來,烏黑艷麗的眉眼裡處處透着不爽

顧繁漪輕輕垂下眼睛,裝作若無其事

紀詩冉走出衛生間之後,身後跟着同班的趙笙與洛曉

趙笙將紙巾遞給紀詩冉

「冉冉,擦擦吧,剛剛那個方暖好像把水弄到你身上了」

紀詩冉聞言低下頭一看,卻是看見自己校服裙子上的水漬,目光一瞬冰冷下來

「神經病」,她沒好氣的道,轉而拿過趙笙手裏面的紙巾,細細擦拭着裙子上的水漬

顧繁漪看着這一切,沒有說話

紀詩冉擦着擦着,察覺到身邊站了一個人

她抬起頭,看向顧繁漪

顧繁漪拿着書倚在窗前,長而卷翹的眼睫低垂着,上面有細碎的金色陽光跳躍,鼻樑挺而精緻,唇瓣卻是有些蒼白而薄,美的脆弱而溫婉

紀詩冉盯着她,沒說話

顧繁漪察覺到她的目光,放下書來,淺灰色的瞳微微閃爍出一抹綺麗的圓輝來

她伸出手,將自己手裡得糖果遞給紀詩冉

「要吃嗎?」

紀詩冉盯着她手裡得糖,沒說話,繼續盯着她看

顧繁漪對上她的眼睛,眼睫一顫,眼裡下意識的湧現出顫抖來,卻是沒移開目光

不論是在高二三班裏面,還是在整個高中,紀詩冉都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這種出類拔萃並不是因為紀詩冉的樣貌,而是因為紀詩冉的哥哥,紀宸梟

紀宸梟不止是商界有名大亨,同時與園欣高中的校長也是有着一層面關係

而紀詩冉身為他的同胞妹妹,在學校裏面肆意橫行,即便是校長,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種種原因之下,高中裏面沒有人敢惹怒紀詩冉,包括她

可要命的是,她現在對於紀詩冉的心上人…有了不該有的心思

這種心思顧繁漪自己控制不住,也只能藏在心底

慕予白脾氣好,成績好,長得好,又曾經幫過她一些忙,她難免的便對慕予白生出些心思來

紀詩冉盯着顧繁漪半晌,轉而目光落在了顧繁漪掌心的糖果,眼裡透出一分不屑

「算了吧,我怕吃了之後和你一樣書獃子」

顧繁漪點點頭,很輕的「哦」了一聲,轉而默默拆開糖果,將糖果吞了下去

紀詩冉:…

一旁的趙笙忍不住小心道

「這人怎麼回事?」

顧繁漪手指一頓,沒說話

紀詩冉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轉而轉過身

「不用管她」

顧繁漪見他們離開之後,轉身合上書本,走進衛生間,很自然的將嘴裏的糖果拿出來扔掉,順手也把手裡那張糖果紙扔了

薄荷味的糖,她一直都不喜歡

但是…紀詩冉喜歡,而且只喜歡這個牌子的

顧繁漪來到衛生間前,輕輕洗了洗手,目光淡然略過一旁坐在地上,渾身濕漉漉的方暖

方暖縮成一團,骯髒的污水被從頭頂澆遍了全身,渾身止不住的瑟瑟發抖

顧繁漪見此,將紙巾遞給方暖

「要擦一擦嗎?」

方暖身子一僵,轉而紅着眼睛抬起頭看向顧繁漪

少女很輕的將紙巾放在衛生間的洗手台上

「我就放在這裡,你想用的話可以自己拿」

方暖見此,怔怔的看着她,像是沒想到顧繁漪居然會幫助自己

顧繁漪見她看向自己,淺淺一笑,人蹲下身來看着她

「紀詩冉做的有些過分了,對不對?」,少女柔聲道,嗓音極輕

方暖瞳孔一縮,陌生的看着她

面前的少女望着她,清淺的灰色瞳眸略出銀輝般的狡黠與惡意

「你們明明都是同學」,顧繁漪手指輕輕摸了摸方暖的下頜,聲音輕柔,帶着些誘哄

「這樣太過分了」,她輕輕蹙起眉來,楚楚可憐的模樣,眼裡卻含着亮光,像只小狐狸

「不是嗎?」

方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人愣在原地

眼前的少女是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美麗模樣,漂亮的眼睛裏卻透出幾分惡意來,溫柔間透着些壞

方暖莫名閉上了嘴,沒再說話

「擦擦吧」,顧繁漪拿出紙巾,手指輕輕擦了擦方暖的臉頰

「需要幫助的話,可以來找我」,她輕快道

方暖接過她手裡的紙巾,人低下頭去沒有說話

顧繁漪見此站起來,簡單看了一下自己的傷口,便是走出衛生間

方暖注視着她的背影,人目光閃了閃,緊接着將紙巾拿在手裏面

顧繁漪走出來的一瞬眯了眯眼睛,抬手遮住有些刺目的陽光

陽光閃爍間,顧繁漪有些恍惚的看向眼前紀詩冉的背影

紀詩冉喜歡薄荷糖,喜歡玩賽車,喜歡心直口快的人,但最喜歡的…卻是慕予白

而顧繁漪喜歡慕予白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並且…她不能讓紀詩冉知道

紀詩冉知道的話,方暖…就會是下一個她

身為紀詩冉的班裡同學,她清楚紀詩冉的乖戾性子,也清楚慕予白不喜歡紀詩冉

而她要做的是,在不激怒紀詩冉的情況下,抓住最後一絲能夠和慕予白在一起的可能

攀附上紀詩冉,這些問題都迎面解決了

放學時,顧繁漪正在慢吞吞的收拾着東西,一旁等待她的秦嶼看的心頭焦急,索性道

「我去校門口等你」

顧繁漪輕輕「嗯」了一聲

「你先去吧,我收拾好就去找你」

秦嶼見此便是轉過身

顧繁漪沒看她,始終是低着頭

她收拾好東西以後,沒立刻離開,只站在原地,心裏在默默倒數

「啪嗒」,忽而教室的燈光被人一下按滅了

顧繁漪抬起頭看向緩緩走進教室的幾個女生

紀詩冉背着書包,緩緩走向她的面前,最後停了下來

顧繁漪看見紀詩冉,目光略過紀詩冉身後的幾個人

趙笙,洛曉還有…方暖

她看見站在最後端的方暖,眼裡沒有驚愕,甚至於…多了些等到獵物的火光

等到了…

方暖本是戰戰兢兢的,有些躲閃的看着顧繁漪

然而,對上少女瞳眸的一瞬,方暖僵住

顧繁漪…為什麼在笑?

少女靜靜站在黑夜裏面,肌膚瑩白如玉,烏黑髮絲隨風舞動,細長眼睫下的一雙清冷眼瞳含着幽藍的笑意,美麗而危險

方暖看着她,莫名的打了個寒顫,人毛骨悚然起來

她…笑什麼?

方暖呆愣之間,卻是被一旁的趙笙一把捏住後頸,按在顧繁漪面前

方暖的膝蓋重重的磕在椅子上,疼的眼淚冒了出來

顧繁漪看着眼前被壓住的方暖,神色不明,像是在看着另一個自己

紀詩冉盯着顧繁漪,話卻是對着方暖的

「方暖,你之前說…顧繁漪給了你紙巾?」

顧繁漪眼睫一顫,沒說話

方暖驚恐的道

「是…是顧繁漪給我的紙巾,之後還說你做的太過分了」

紀詩冉「哦」了一聲,轉而似笑非笑的看着顧繁漪

「這話…是你說的?」

顧繁漪不卑不亢道

「我可以問幾個問題嗎?」

紀詩冉道

「你想說什麼?」

「我想問你一些問題,方暖」,顧繁漪側過頭看向方暖

方暖蒼白着面孔抬起頭,不安的看着顧繁漪

少女靜靜看着她,顏色略淺的灰色瞳眸映在暗夜下,流轉出如銀一般的冷冽

「你說,我說紀詩冉做的太過分?」

方暖委屈的道

「你為什麼要重複這句話?重複這句話有什麼用!」

「可問題是,我如果覺得紀詩冉做的有些過分,我為什麼不拉着你去告訴老師,這樣不是更方便嗎?」

方暖一哽

「誰…誰知道你怎麼想的?」

顧繁漪側過頭,看向紀詩冉

「我的確給過她紙巾,但是…我沒有和她說過別的話」

紀詩冉眯了眯眼睛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顧繁漪微微低下頭看着她,輕聲道

「在懷疑我的那一瞬,不是我應該找辦法去自證,而是讓方暖拿出實打實的證據來,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怎麼證明?」

紀詩冉一頓,轉而定定看着她的眼睛,眼裡的冷意淡了幾分

「你好像…不是普通的書獃子啊」

顧繁漪垂下細長的眼睫,沒有說話

紀詩冉側過頭看向方暖

「說你呢,拿出證據來吧」

方暖臉色一瞬煞白下來,身體開始發抖

「我…我…」

她怎麼會拿的出證據來,如今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出於自己的陰暗心理罷了

她想要通過這件事拉顧繁漪下水,卻並不知道,顧繁漪料到了她的狼心狗肺

「你沒有證據是嗎?」,顧繁漪道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要挑撥我和紀詩冉的關係呢?為了…慕予白嗎?」,

「你難道…喜歡慕予白嗎?」,少女輕輕笑了,眼裡透出些惡意來

慕予白是紀詩冉的軟肋,也是逆鱗

她的確性子內向,有些事情卻看的很透

她的確不清楚方暖得罪紀詩冉的原因,但只要稍加引導…就能讓紀詩冉對方暖更加不滿

她倒是不在乎方暖,這人既然選擇告密,本身已經不怎麼樣了

她要的…只是紀詩冉發現錯怪她那一瞬之後的…愧疚與同情

方暖身子猛的一僵,側過頭對上紀詩冉危險起來的目光

「不是…我不是,我…」

紀詩冉此刻已經沒了耐心,目光冰冷的看着方暖

「原來你是打的這個主意?」

方暖慌亂的搖頭,目光求救的看向顧繁漪

顧繁漪卻沒看她,只看着紀詩冉的側臉,不着痕迹的垂下眼睫,掩飾住眼底的淡漠與殘酷

目的已經達到了

她沒必要再去幫方暖了

方暖見此,臉色一瞬難看至極

趙笙推了她一把

「還愣着幹什麼,不走等着我們把你丟出去?」

方暖恐懼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紀詩冉,飛快的轉過身

紀詩冉見方暖離開,轉而看向顧繁漪

「這次是我誤會你了」

顧繁漪搖搖頭,垂下修長的眼睫,神情透出幾分脆弱來

「這不是你的錯,換做另一個人聽見這些話都會生氣」

少女說這話時,神情平靜,眼裡卻有跳動的笑意

她肌膚瑩白,美麗如水,卻惡劣的像是只小惡魔

而此刻,所有的惡劣都隱在皮囊下,顧繁漪默不作聲,依舊是那副柔弱的模樣

紀詩冉盯着她半晌,轉而道

「還有糖嗎?」

顧繁漪一愣

「什麼?」

「薄荷糖,還有嗎?」,紀詩冉又重複了一遍

顧繁漪點點頭

「有的」

她拿出口袋裏面的薄荷糖,小心翼翼的遞給紀詩冉

紀詩冉接過來,蹙了蹙眉

「都捂熱了…」

顧繁漪一頓,聲音放低了幾分

「抱歉,我沒吃過這種糖…所以就把它放在口袋裏面珍藏起來了」

紀詩冉一愣

「你沒吃過?」

顧繁漪目光一閃,緊接着姿態更加柔軟脆弱起來

「我…家庭條件沒有你那麼好」,少女輕聲道,嗓音透着些難堪

紀詩冉一愣,轉而看着手裡得糖

「行吧」

她剝開糖紙,將被捂熱的糖丟進嘴裏

「謝謝你的糖」

顧繁漪眼睛亮了幾分

「你喜歡吃嗎?」

少女說話細聲細語的,有些像江南女子的吳儂軟語,卻是沒有紀詩冉討厭的那種懦弱感

紀詩冉點點頭

「嗯,挺喜歡的」

「我也很喜歡」,顧繁漪微笑道

紀詩冉看着她的眼睛,忍不住道

「你要是喜歡吃,以後我給你帶吧」

顧繁漪一愣,眼裡有用力擠出來的欣喜

「給我帶?」

「你要嗎?」

「謝謝你」,顧繁漪輕笑道

紀詩冉搖搖頭

「這沒什麼,和我一起走吧,我哥正好來接我,我讓他送你回家」

顧繁漪一愣

「啊?「

「啊什麼啊?他們兩個都是經常做我哥的車回家的,你也可以」,紀詩冉索性直接過來拉住顧繁漪

拉過來的一瞬,紀詩冉聞到顧繁漪身上散發出來的很輕的氣息

有些像紫羅蘭,氣息淡雅卻又不微弱

縈繞在鼻尖時,莫名的讓人心頭髮癢

這姑娘…怎麼這麼香?

「你身上很香」,紀詩冉直接的道

顧繁漪道

「我以前在住院的時候自己閑着得時候做了一些香薰」

「你還會做香薰?」,趙笙有些驚異的道

顧繁漪點了點頭,笑容有些靦腆

「隨便做做的」

「你們想要嗎,明天我帶來給你們」,她看向其餘的幾個人

洛曉一愣

「我也有嗎?」

「當然」,顧繁漪笑了笑

「只要你們不嫌棄我笨就好了」,她輕聲道

紀詩冉聽的此言道

「笨什麼笨?我連飯都不會做,你比我聰明多了」

她說罷,向前走去,示意顧繁漪跟上

顧繁漪聽見這話,看着紀詩冉的後腦勺,人輕輕的翹起了唇,漂亮晶瑩的眼睛裏面有了鮮明的狡黠

似乎…接近紀詩冉沒有那麼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