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顧繁漪紀宸梟紀詩冉

第3章 顧繁漪紀宸梟顧笙補課

幾人來到校門口,正好看見了等的着急的秦嶼

秦嶼側過頭,卻見顧繁漪與紀詩冉幾人一起走出來,人呆住

這是…什麼情況?

顧繁漪什麼時候和紀詩冉關係這麼好了?

顧繁漪看見秦嶼,輕輕招了招手,轉而對着紀詩冉道

「冉冉,秦嶼在等我,不然…我就先和秦嶼走好了」

紀詩冉一頓

「你叫我什麼?」

顧繁漪一僵,轉而垂下濃長的眼睫,眼底浮現出幾分不安

「抱歉,你不喜歡我這麼叫你的話我就不這麼叫了」

紀詩冉搖搖頭

「倒不是不喜歡,只是我有些不習慣」

顧繁漪道

「我明白你想什麼,我只是覺得你有種很想讓我親近的感覺,所以就這麼叫了…你不要不開心」

紀詩冉盯着面前不安的少女,內心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一樣

她想到這裡,低聲道

「沒事,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

顧繁漪眼睛一亮

「那好」

少女乖乖的道,像只軟軟糯糯的小狗

紀詩冉看着她,不自覺的有些驚奇

顧繁漪生着一副清冷脆弱的模樣,柔軟下來,卻也難得的惹人疼

「你不用擔心,秦嶼也和我們一起回去就行」,紀詩冉道

顧繁漪聞言,欣喜道

「那太好了」

幾人在紀詩冉的帶領下,來到校門口前

不出片刻,明亮車燈亮起來,刺破了連綿不絕的雨霧,蠻橫的來到幾人面前

顧繁漪順着車燈方向望過去

卻見一輛黑色LykanHypersport停在校門前

幾秒後,車燈關閉,駕駛座的車門打開,從車子裏面走下來一個男人

開門得一瞬間,顧繁漪眼睫一顫,不為別的只為眼前得這個男人

質感粗糲的Berluti皮鞋踩在鋼鐵車身上,緊接着,純黑的長柄黑骨傘從車子裏面伸出來

傲然挺立的人形浮現出來,超過一米九的身高悍然呈現出來,寬肩硬骨支撐起身上裁剪分明的西裝,烏黑的微卷頭髮凌亂的堆在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大臂與大腿自西裝下透出來的緊繃感散發著濃重的力量氣息

西裝裏面搭配着一條垂在胸口的金色項鏈,隨陽光傾瀉之間,勾勒出深凹的鎖骨,緊實的胸肌

似乎是察覺到紀詩冉等人,男人緩緩摘下眼鏡,露出來一張臉

他看起來年紀比紀詩冉長上幾歲,容顏與紀詩冉有幾分相似,卻是更為爆炸性的英俊濃艷,眉骨微高,眼窩略深,鷹隼般的墨色眼眸之中透出凶獸般的暴戾與強悍,鼻樑高而直,菲薄的唇瓣緊緊抿着,下頜上勾出深刻的美人溝

此刻男人目光淡淡的望過來,僅僅是目光之中的打量之意,便是讓顧繁漪幾乎不能呼吸,只倉皇的垂下頭去

這是一個足夠性感華麗的男人,漫不經心之間散發出強勢桀驁

就像是一條披滿華麗珠寶,卻依舊能咬斷你喉嚨的兇悍野獸

紀宸梟目光略過眼前的幾人,短暫的在顧繁漪身上停頓一下,轉而看向紀詩冉

「放學了?「,他聲音很低而沉,卻透着股漫不經心的啞

紀詩冉見到紀宸梟,笑着走上前去

「你今天怎麼親自來接我?」

紀宸梟指了指自己的手機

「你不是給我打電話?」

紀詩冉疑惑

「我沒給你打電話啊」

男人盯着她一會兒,幽戾深邃的瞳眯起來,溢出幾分不滿的怒氣,轉而轉身上了車

「沒給我打電話,那我來這兒幹什麼,走了」

紀詩冉瞪圓了眼睛

「不是,你可是我哥啊!」

她索性直接攔在紀宸梟得車子前

紀宸梟見此,微微眯起眼睛,一腳踩住剎車,堪堪停在紀詩冉面前

「紀詩冉,我有事情忙」,他低聲道,下頜線無聲無息的繃緊

紀詩冉直接按在他車子上

「我不管,你來了你就得送我同學回家」

紀宸梟看了一眼一旁的幾人

「我給司機打電話,他很快就會過來」

「不行」,紀詩冉拒絕道

「快讓我們上車」

紀宸梟死死盯着她半晌

「不順路」,他咬牙切齒的道

「你要去哪裡?怎麼不順路?少廢話」

紀詩冉直接拉開車子,招呼着顧繁漪坐進來

「繁漪,快來」

顧繁漪一愣,轉而還沒反應過來,便被紀詩冉一把拉了過來

她倉皇的抬起頭,看向眼前的男人

恰逢此刻,紀宸梟也在看着她

男人幽深的眸像是隱匿於叢林之中的獸,因瞳色的過於深邃而顯得幽戾,此刻他支着下頜靜靜看着她,目光之中全無其他深意

只是單純的注視而已

顧繁漪卻是臉色微微泛白,垂下了頭,避開了他的目光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一隻壓抑在正襟衣冠之下的獸盯上的感覺

非常的…不妙

紀宸梟見她低下頭去,眸底的光跳動了一下,卻是沒移開目光

紀詩冉帶過來的的這個少女,像是畫裏面走出來得人,纖細的幾乎一掐就斷,氣質是冷而清的,肌膚瑩白細膩,像是一彎墜入清池中的冷月,柔軟而清艷,只唇上點點緋色莫名綺麗,勝了世間三分胭脂俗色

頂級的美人,年齡尚輕,便已經是這般模樣,成年之後不知會是怎樣的絕代姿容

他想至此處,目光不着痕迹的略過顧繁漪的後頸

少女似乎很怕他,始終低着頭,柔軟髮絲之間露出來的雪白後頸是纖細的,優美的,像隱在斑駁夜色之中純白無暇的雪,無聲間晃花了他的眼睛

似是察覺到他的目光,顧繁漪微微抬起頭,修長眼睫掀起來,向眼前望過來

紀宸梟不着痕迹的垂下眼睛,漫不經心的摩挲着方向盤,眸底的火光漸漸隱沒下去

紀詩冉此刻飛快的準備將其餘幾人也拉上來

然而,或許是因為紀宸梟身上散發出來強勢的氣息,其餘幾個人都忙忙擺手,拒絕上車

美色固然好,但是眼前這美色看起來是能輕易就把他們撕碎的,還是遠離比較好

秦嶼更是直接轉過身,掉頭就跑,模樣像是在避開猛獸

紀詩冉見其餘幾人這般姿態,頗為無語,轉而看向顧繁漪

「繁漪,還好有你陪我」

顧繁漪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她雖是笑了,笑容之中卻又幾分僵硬

她沒離開的原因是…紀詩冉一直拉着她,她根本跑不掉

紀宸梟見其餘幾人沒有上車,便是果斷的關了車門,轉而啟動車子

「你家住哪?」,他道

顧繁漪一愣

「什麼?」

紀宸梟側過頭,定定盯着她道

「我說,你家住哪裡?」,男人得聲音壓低了幾分,莫名的有些像被激怒的粗栗獸吼

給人不好惹的感覺…

顧繁漪眼睫顫了顫,垂下眼睛

「…宣州路38號盛園小區」

紀宸梟點點頭,轉而道

「紀詩冉,我先送你回家,之後再送她」

紀詩冉忙道

「幹嘛這麼早把我送回去?我也要去湊湊熱鬧」

「湊什麼熱鬧,好好上你的學」,紀宸梟道

「等下我直接把你送回家,家教老師我也請好了,老老實實上課」,男人不容拒絕的道

紀詩冉癟了癟嘴,看着紀宸梟,終究是沒敢吭聲

她從小就是她哥養大的,深深知道,她哥可不止是體型看着嚇人…

脾氣更是臭的很

想到此處,紀詩冉乖乖的閉了嘴,沒再繼續說話

很快,紀宸梟將車子停在家門前,順手便是把紀詩冉丟了下去,沒等紀詩冉發火,紀宸梟便是飛快的開車帶着顧繁漪離開

紀詩冉離開以後,顧繁漪不由自主的有些彆扭

她並沒有坐在副駕駛的座位上,只是坐在紀宸梟的后座上,但即便如此,男人身上若有若無的強勢仍舊散發出來

紀宸梟沒說話,只靜靜盯着眼前,聲音低沉

「坐前面」

顧繁漪一愣,緩緩抬起頭

「什麼?」

「坐副駕駛」,紀宸梟側過頭看着她,色澤幽深的眸無邊冷冽

顧繁漪聽的此言,慢慢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坐這裡就可以…」

她話音未落,便被紀宸梟打斷了

「我看起來像司機?」,男人聲色微沉,此刻凝眸看她時,顏色暗沉的眸莫名顯得凶戾,尾音帶起獸吼般的野蠻

顧繁漪白了一張臉,轉而低下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說罷,便是走下車,轉而開到紀宸梟旁邊坐下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未曾移開分毫

少女很乖順的坐在他身邊,動作之間,長及膝蓋的校服裙擺微微向上動了動,露出透着淡淡粉色的膝蓋

她的肌膚似乎特別的嫩,輕輕一碰…就會變紅淡粉

紀宸梟想至此處,無意識的摩挲着指腹,眸中的意味深了深,像是野獸在打量美麗而脆弱的獵物

顧繁漪察覺到他目光,緩緩抬起頭

紀宸梟濃黑細長的眼睫一顫,轉而定定看着她

顧繁漪見他又在盯着自己,不自覺得咬住唇瓣,低下頭去

她不想得罪紀宸梟,也不想得罪紀詩冉

即便紀宸梟的身份始終是個迷,但男人身上的Berluti皮鞋,開着的LykanHypersport,幾乎沒有人可以擁有同款,足以證明他的不凡身份

而紀詩冉在學校裏面肆意橫行,即便和一些女生起了衝突,但最後都被壓了下去

這對兄妹,沒一個好惹的

正當她不安思索之時,面前的男人陡然向她身後伸出手

顧繁漪一驚,抬起頭去

這一抬頭,便是看見了男人近在咫尺的面孔

他垂眸看着她,身上的強悍氣息猶如實質的鑽進她的每一個毛孔,高挺鼻樑下的菲薄唇瓣綳的緊,呼吸與沉重得心跳聲都跳在她耳邊

顧繁漪指尖隱隱有些發麻,人也呆在原地,像只僵住的鵪鶉

忽而,身後傳來一聲極其輕微的咔嚓聲

緊接着,紀宸梟鬆開手,坐回自己的位置,看向顧繁漪

「你沒系安全帶」

顧繁漪一怔,轉而低下頭看向束在自己腰間得安全帶,一時人臊得慌,說不出一句話,只得悶悶的「嗯」了一聲

她摸着綁在自己身上的安全帶,不自覺的想

如果她坐在後面,根本不需要系安全帶

紀宸梟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雖然心中有疑惑,但顧繁漪沒敢多問

身為紀宸梟妹妹的紀詩冉都不敢和紀宸梟說太過於過火的話,顧繁漪更不會去犯這種錯誤

一路上,兩人皆是沉默的

在給她系好安全帶以後,紀宸梟沒有再說什麼

起初顧繁漪還覺得尷尬,試圖主動開口說出幾句話,但幾次嘗試以後都沒成功,便是默默的閉了嘴

而紀宸梟雖然看起來不好惹,但一路上也沒有說過什麼不合時宜的話,只是沉默了些

因此,顧繁漪漸漸不覺得尷尬,轉而低下頭看書

她之前因為闌尾手術住了很長時間的院,現在正好可以一點點補回功課

而紀宸梟看着她補功課,卻也沒說「你比紀詩冉強多了這種話」,從而讓顧繁漪不自在

正當顧繁漪放鬆下來之時,忽而車子猛的一停

她一怔,轉而人不受控制的向前跌了一個趔趄,頭向車子前面磕去

正當她頭即將磕到時,身旁猛的伸出一隻手,攔住她的額頭

即便如此,顧繁漪鼻樑還是被磕了一下,疼的她眼淚幾乎流出來

與此同時,紀宸梟飛快踩下剎車,停了車子,轉而向顧繁漪看過去

「你怎麼樣?」

顧繁漪摸了摸鼻子,轉而摸了一手的濕潤

她低下頭一看,鼻子已經流出了一些血

紀宸梟見此,眉頭深深蹙起來

「我給你系了安全帶」

顧繁漪仰着頭,拿出紙巾輕輕擦拭臉上的血跡,聽到他這話,便是輕聲道

「可能是沒繫緊」

紀宸梟聽的此言,眼裡的神色卻是未曾好轉分毫

「這不可能,我系的已經…」

他話沒說完,卻是頓住

剛剛他只粗略照着顧繁漪的腰身比划了一下安全帶應該系的位置,但是…少女的腰肢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纖細

甚至於…細到了他雙手合攏便能死死掐住的程度

她側對着他,胸前鼓鼓,腰肢纖細,雙腿修長,髮絲柔軟低垂,肌膚瑩白細膩,泛着牛乳般的瑩光

顧繁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察覺到他在看着自己,便是輕輕側頭

紀宸梟見她側頭,下意識抬起眼來

目光又是一頓

顧繁漪微微仰着頭,髮絲有些凌亂,此刻因為鼻樑疼而輕輕蹙眉,顏色略淺的瞳眸中含了些晶瑩水霧,水霧隨眼睫輕顫,向他迷離望來時,便是目光平靜,也無端緋艷勾人

紀宸梟盯着她,眸光深處湧現出幾分危險得漣漪

他飛快垂下頭,掩飾住眸底的情緒,順手將紙巾遞給顧繁漪

顧繁漪接過來後,很輕的道

「謝謝」

說罷,她便是仰着頭清理自己臉上的痕迹,內心有些尷尬

雖然她對於紀宸梟沒什麼想法,但是面對這樣的頂級美色,出醜仍然不是一件非常…讓人開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