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顧繁漪紀宸梟顧笙補課

第4章 顧繁漪紀宸梟有點呆

趁着顧繁漪清理的工夫,紀宸梟打開車門,大步來到車外,目光不耐的看着剛剛險些和他們撞上的車子

對方是一輛銀色蘭博基尼,流暢的車身映在陽光下泛着灼灼的銀輝,此刻以阻攔的架勢蠻橫的橫亘在紀宸梟的車子前

似乎是看見了紀宸梟,車門此刻打開,從車子裏面走下來一個身材修長瘦削的男人

男人年紀很輕,身高比紀宸梟略矮一些,卻也超過一米八五,白皙的面孔上帶着一副炫彩墨鏡,遮住了含笑的眼睛,身上穿着雪白得西裝,胸前掛着一枚金光閃閃的雄鷹徽章,腳踩SaintCrispins皮鞋,皮鞋表面被擦的油光鋥亮,一如他耳上鑲嵌着的絢麗紫色耳釘

紀宸梟看着這渾身上下透着華貴氣息的年輕男人,輕輕蹙起眉來

「你來這裡幹什麼?」

顧繁漪在車裡聽見紀宸梟此言,一頓

紀宸梟認識這個人?

她此刻清理好自己,抬起頭緩緩向車窗外看去

恰逢此時,霍景俢摘下眼鏡,含情的桃花眼向紀宸梟看過來

「看見我,你就這麼不開心?」

與紀宸梟桀驁濃艷,透着濃烈男性氣息的五官不同,霍景俢的長相偏向於柔和的斯文俊美,眼睫濃密捲曲,鼻樑高挺而直,一雙含情上挑的桃花眼透着數不盡的風流蜜意,其中流淌出來的惑人氣息,幾乎讓人無法阻擋

紀宸梟盯着他,神色更沉了幾分

「我們今天約好的地點不是這裡」

霍景俢攤開手道

「我知道,但是我急着見你,所以就來了,剛才不好意思啊」

他說罷,便是自顧自的走向紀宸梟的車子

「說起來,梟哥,我們本來是約好一起去的,你中途怎麼…」

他話未說完,便看見了坐在紀宸梟副駕駛上的顧繁漪

霍景俢:…

顧繁漪::「…你好」

出於禮貌,顧繁漪還是打了招呼

霍景俢看見顧繁漪,一怔,轉而定定的盯着顧繁漪看,眼睛浮現出幾分異彩

霍景俢話音剛落,便被紀宸梟一把揪住後頸

「滾出去」,男人得聲音冷的幾乎能掉冰碴

顧繁漪:…

她愣了一會兒,轉而乖乖的點了點頭

「好」

說罷,少女便是慢吞吞的從車子裏面走出來

紀宸梟:…

男人的神情有一瞬的僵滯,轉而低聲道

「不是說你」

顧繁漪一愣,轉而看着他

「不是說我?」

紀宸梟神色難言的看着她,沒有說話

一旁的霍景俢忍不住輕笑出聲

「這是誰家的姑娘?怎麼這麼呆?」,他笑道

顧繁漪聽見他笑,神情有些僵硬

她看向紀宸梟

「這裡離我家不遠,我可以自己回去,今天謝謝你了」

說罷,她便是準備轉過身

然而,剛準備走時,卻被人一把捉住手腕

顧繁漪側過頭,對上紀宸梟幽邃的瞳

「怎麼了?」,她下意識的想抽了抽手

然而,腕間的力氣恐懼到讓她心寒,絲毫掙扎不得

顧繁漪眼裡多出幾分忌憚,不安向他望過來

紀宸梟察覺到此,便是鬆開手,幽戾深邃的瞳看着她

「紀詩冉讓我送你回家」

顧繁漪搖搖頭

「現在你不是有別的事情要做嗎?這裡離我家不遠,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話音剛落,紀宸梟便是開了口

「讓你一個人帶着一身血回去?」

顧繁漪一愣,轉而低下頭看向自己沾染了點點血跡的裙擺,神情不自在起來

剛剛流血太過於嚴重,她竟然沒有注意到血液已經落在自己身上了

紀宸梟見面前慌亂低下頭看着自己裙子得少女,低聲道

「上車吧,我順路送你回去」

顧繁漪聞言,轉而仍是有些猶豫

然而一旁的霍景俢見此,便是直接把副駕駛的車門拉開,伸出手向著顧繁漪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事已至此,顧繁漪只得坐進車子裏面

霍景俢見此,也緊跟着坐在車子後面的位置上,一雙眼睛戲謔的盯着顧繁漪看

顧繁漪深深覺得不自在

一個紀宸梟就已經讓她非常緊張了,再加上一個看起來不好惹的霍景俢

她開始默默期待,能夠快些到家

紀宸梟餘光打量着身旁人的姿態,眼睫微不可聞得顫了一下,轉而無聲無息的加快了車速

很快,顧繁漪被紀宸梟送到了位置

她走下車,轉頭看向車裡依舊盯着她看的男人

「謝謝你」

紀宸梟沒說話,只淡淡「嗯」了一聲,轉而便是驅動車子離開

顧繁漪盯着車子的背影,微不可聞的鬆了一口氣

終於到家了

她轉過身,推開房門走進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站在廚房裏面忙碌的男人

男人背對着她,身上系著圍裙,身材雖然很高,卻過於消瘦,膚色也極其白皙,看起來有幾分文弱瘦削

聽見聲音,男人側過頭來,露出一張與顧繁漪有幾分相似的清秀面孔

顧笙看見她走進來,眼裡躍出笑意

「回來了?」

顧繁漪輕輕「嗯」了一聲,順手關好了門,轉而在玄關前換好鞋子,來到廚房裏面的顧笙身邊

顧笙看見顧繁漪走過來之後,方才察覺到顧繁漪過來了,笑眯眯的道

「正好飯做好了,可以吃了」

顧繁漪接過他手裡的鏟子

「爸,我來吧」

顧笙見狀,卻是直接把她推出廚房

「用不着,你再等一等,馬上飯就好了」

顧繁漪被他推出來後,沒辦法,只得坐在沙發上

沙發的茶几上,擺着她和顧笙的照片

顧繁漪看着那照片,不自覺的抬手拿起來

顧笙抱着六歲的她,站在海域前,微笑的看向鏡頭

顧繁漪摩挲着照片,目光柔和了幾分

早些年顧笙和她母親宋清宴認識之後,兩個人談了戀愛,結了婚,但是一年前宋清宴因為婚外情,背叛了顧笙,兩個人因此離了婚

而顧繁漪的撫養權落在了顧笙手上

顧笙天生右耳失聰,而宋清宴再婚之後事業蒸蒸日上,但宋清宴對於顧繁漪的撫養權並不執着,她急於投入新的家庭,不然天生殘疾,家境不怎麼好的顧笙根本沒有機會獲得顧繁漪的撫養權

縱使是這樣,顧笙也把顧繁漪照顧的很好

之前顧繁漪因為闌尾炎手術住了醫院,一直是顧笙照顧她

這對於顧笙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顧笙天生右耳失聰,所以有時候可能聽不見顧繁漪得聲音

因此,在住院期間,顧繁漪很少麻煩顧笙

顧繁漪想到這些往事,不自覺的盯着眼前的照片出了神

她從來沒有後悔過選擇跟着顧笙

「啪嗒」,忽然間,飯菜被顧笙端上桌子

顧繁漪抬起頭,卻見顧笙圍着圍裙再桌子旁忙活,看着她道

「囡囡,快吃飯,等下飯要涼掉了」

顧繁漪點點頭,轉而來到飯桌前,默默的吃着飯

顧笙看着她,眼裡浮現出慈和的笑

「今天上課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顧繁漪搖搖頭

「還好,都能跟的上」

顧笙聞言點點頭

「那好,之後你如果跟不上課程的進度,就和爸說,我之前看到學校外面有專門的補習班」

顧繁漪道

「不用,我會努力跟上進度的」

顧笙因為天生殘疾,所以現在只能在小工廠工作,能夠掙到的錢屈指可數

她不想,也不願意讓顧笙為了她再去加大工作的力度

為此,她會努力學習

顧笙見此,瘦削的面孔上浮現出一抹清淺的笑

「你成績一直很好,從來不用我操心」

「但是,囡囡,你不要勉強自己,爸雖然沒什麼錢,但還是能夠滿足你一些要求的,你不要委屈自己啊」

顧繁漪聽的鼻子發酸,默默的點點頭

「我明白」

她一直都明白的,誰是真正對她好的人

宋清宴為了一個外人離開她和顧笙,顧笙這些年雖然家境不好,但一直都給她最好的

顧笙說罷,正準備再度開口時,卻望見顧繁漪鼻子上的傷口

「囡囡,你鼻子怎麼了?」

顧繁漪一怔,轉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才想起來自己剛剛的事情

「沒事,就是磕了一下」

顧笙盯着她的傷口,心有餘悸的道

「看起來很疼,你以後小心一些」

顧繁漪點點頭

「我沒事,別擔心」

吃過飯之後,在顧笙的強烈要求下,顧繁漪還是乖乖的上了葯,之後才有空去複習今天的功課

她原本成績就不錯,所以現在即便住了一段時間院,也能夠將落下的知識撿起來

她現在已經高二,必須要趁着高三來臨之前儘快旁自己趕上老師得進度,才有可能在高考時發揮超常的實力

想至此處,顧繁漪便是默默的埋頭學習

第二天她醒來時,卻發現自己趴在了桌子上,昨天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顧繁漪深深覺得渾身酸痛,卻也只能支撐着爬起來,洗漱過後,迷迷糊糊的來到學校

臨走前,她暼了一眼桌子上,將那顆沒來得及吃的薄荷糖放在口袋裡,轉身走了

學校早課很早,顧繁漪第一節課下課以後就忍不住想睡覺

因此,她便是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下

紀詩冉見下課了,回頭準備叫她,卻見顧繁漪累的已經睡著了,便也沒吵她,順手將口袋裏面的薄荷糖放在顧繁漪桌子上

顧繁漪醒來後看見桌子上的薄荷糖,才想起來答應紀詩冉帶的香薰沒帶,便是對着坐在自己前面得紀詩冉道

「抱歉,我今天忘記給你帶香薰了」

紀詩冉搖搖頭

「這個不重要,你昨天怎麼了?沒睡好嗎?」

顧繁漪打了個哈欠,輕聲道

「昨天複習功課,後來沒意識到很晚了,就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

紀詩冉蹙起眉頭來

「這怎麼行?你家裡沒給你找補課班嗎?」

顧繁漪搖搖頭

「沒有,我想自己試一試」

紀詩冉沒說話,只是目光落在顧繁漪的臉頰上

少女雖然是溫柔白皙的,身上總會有好聞的紫羅蘭花香,但穿的衣服鞋子卻都沒有變過樣子,雖然整潔,但也能夠看出窘迫之意

可是,顧繁漪的家庭條件這麼不好,還送她這個牌子得薄荷糖幹什麼?

紀詩冉想到此處,心裏不免有些難受,便是道

「我哥給我找了家教老師,之後你有空就來我家吧,你和我一起補課」

顧繁漪一頓

「和你一起?」

她搖搖頭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顧笙沒有那麼多錢,在宋清宴離開以後獨自撫養自己,已經是非常辛苦了,她不願意再給顧笙增加負擔了

紀詩冉見她拒絕,便道

「你是擔心錢的問題嗎?」

顧繁漪沒有說話,只默默的握緊了手指

雖然她思想較之常人成熟幾分,但此刻被紀詩冉這樣戳穿還是有些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紀詩冉見她垂下頭去,忙道

「你別擔心,我沒有別的意思,之後你就來我家和我一起補課吧,就當補償昨天我哥弄傷你了」

「我請你補課,怎麼樣?」

顧繁漪一頓,轉而倉皇的抬起頭

「這太麻煩了…」

紀詩冉擺擺手

「麻煩什麼?我成績沒有你好,家教老師講的課我也聽不懂,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就在補課以後留下來給我講題,我有好多東西需要問你呢」

顧繁漪眼睫一顫,轉而道

「我記得慕予白成績不也是很好嗎?」

紀詩冉怎麼不去問慕予白這個年級第三,反而問自己這個住院一段時間的人?

紀詩冉聞得此言,神色一僵,眼裡的神色淡了幾分

「他…不喜歡我纏着他」,她低聲道,聲音有些失落

顧繁漪頓住,眼裡略出些不易察覺的猶豫一閃而逝

「既然如此,謝謝你」

紀詩冉搖搖頭,繼續道

「我這可不是白幫你的,別忘了給我帶香薰」

顧繁漪輕輕翹起唇瓣,轉而點了點頭

「不會忘的,你放心」

紀詩冉繼續盯着她的鼻樑道

「說起來,昨天怎麼回事?你鼻子怎麼會受傷?」

顧繁漪摸了摸自己受傷的鼻子,如實道

「昨天我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你哥哥認識的人,一個沒注意就磕到了」

「誰這麼不小心啊?」,紀詩冉輕輕摸了摸顧繁漪的鼻子,繼續道

「那是什麼樣的人?」

顧繁漪思索了一下

「穿着打扮和你哥差不多得人,你哥哥是公司的董事嗎?」

紀宸梟的打扮與氣質,無論從哪裡角度看來都與頂級層面的貴公子無疑,但相比於貴公子的驕矜跋扈,紀宸梟卻多了一分殺伐凌厲之氣

這樣的人,像是在商界殺伐果斷,雷厲風行的王

紀詩冉聞得此言,搖搖頭

「我也不清楚我哥的工作,他一直不肯告訴我」

顧繁漪聞得此言,沒有說話

以紀宸梟的性子,除非是見不得光的工作,否則也不會瞞着家人

正在思索之間,一旁的紀詩冉道

「對了,我想起來昨天家教老師聯繫我了,今天晚上你有空嗎?有空就來我家吧」

顧繁漪一頓

「今天晚上?」

「嗯,你有事嗎?」,紀詩冉道

顧繁漪搖搖頭

「沒事,不過我要先和我爸說一聲」

「行,你說好了之後就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