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丞相府的地理位置十分優越,紅門達瓦十分氣派,雖然比起公主府是落魄了點,但是在大臣里也算是拔尖的。

門房一看是長公主的馬車,都對視一眼,暗道還是來了。

長公主昏迷這段時間,府里總算安生一些,這一醒,果然還是找來了。

「見過長公主大駕,小人這就去通稟丞相大人。」

溫妤一把掀開車簾,「不用了,不是來找他的。禮部侍郎是不是在林遇之這裡?」

門房被問懵了。

流春不滿道:「公主問你話呢,發什麼呆?腦袋不要了?」

門房馬上跪下來,誠惶誠恐道:「回稟長公主,禮部侍郎大人的確在。」

溫妤點點頭:「起來吧,不用通稟了,直接帶我進去。」

說著跳下馬車,鬆了松肩膀,「這天牢離丞相府還真的是挺遠的。」

「陸忍,走吧。」

陸忍這才探出身,下了馬車。

他將被溫妤不小心遺忘的鏡子遞給她,「公主,你的銅鏡,命根子。」

溫妤一看,又從懷裡摸出來一個。

她晃了晃,笑道:「我身上還有呢,那個是我放在馬車上備用的,你放回去吧。」

陸忍:……

溫妤嘴角含笑,揶揄道:「你都說了是命根子,我不得多準備幾個?」

陸忍臉色怪異:「公主樂意就行,是微臣多此一舉了。」

「沒有沒有,貼心得很,實乃大進步,再接再厲!」

門房耳朵豎的老高,心裏直打鼓,這是什麼情況啊,怪哉怪哉。

這時,林遇之的身影出現在丞相府外。

這身姿相貌實在太打眼了,溫妤幾乎是一瞬間就注意到。

「見過長公主,公主為何不讓門房通報,倒讓微臣失了禮數。」

溫妤將鏡子揣回兜里,咳了一聲:「我不是來找你的,禮部侍郎和他兒子在你這吧,我來找他們的,你就當我不存在就行。」

話音剛落,禮部侍郎帶着他兒子出現了,二人喘着氣,似乎是一路跑過來的,又竭力憋住:「微臣、呼……見過長公主。」

溫妤沒看他,而是看向一旁有些圓嘟嘟的少年,問道:「你就是秦為安?」

秦為安還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長公主,完全看傻了。

禮部侍郎秦大人拽了拽秦為安,低聲喝道:「臭小子,還不回長公主的話!」

秦為安這才回過神來,「回長公主,我就是秦為安。」

溫妤聞言拉上陸忍的手臂,徑直往丞相府里走,「那就對了,進來吧,正是飯點,林遇之你備點好酒好菜來。」

陸忍被溫妤拉着往前走,怔了一瞬。

他垂眸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臂,只覺得一股奇異的熱流從指尖一路蔓延到整隻手臂,又迅速擴散至全身。

但溫妤似乎絲毫沒有在意,只是隨手一拉,面色自然到不能再自然。

倒是陸忍莫名的有些手腳不自然起來。

丞相府的效率非常不錯,可能也是因為到飯點了,幾乎是溫妤剛落座,便有丫鬟端着盤子魚龍而入。

「坐吧坐吧,都坐,你們站在這看着,我怎麼吃飯啊。」

聽到溫妤這話,三人才緩緩落座,寒暄也雖遲但到。

一聲聲「丞相大人」「將軍大人」「侍郎大人」直衝溫妤面門。

溫妤:……

溫妤嘗了幾口感興趣的菜肴後,誇讚道:「好吃好吃,你們別寒暄了,趕緊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

幾人這才動起筷子。

溫妤不着痕迹地看了秦為安一眼,挑眉。

然後夾了一塊奶豆腐放進陸忍碗里,笑道:「這個好吃,你嘗嘗。」

還未等他反應,又夾了一塊牛肉放進他碗里,「這個也好吃,我剛嘗了,你試試。」

「還有這個、這個、這個……」

陸忍碗里的菜肴越堆越高,都有些灑出來了。

禮部侍郎秦大人看到這個場景,眼神都有點不對勁了。

他偷瞄了一眼面色如常的丞相,又瞄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將軍,心裏泛起嘀咕。

長公主不是痴迷丞相大人嗎?

這席上怎麼對丞相大人冷冷淡淡的,一句話都沒說過,反倒是對這剛受召回京的陸將軍這麼熱情?

難道傳言有誤?

可是之前長公主明明在文武百官面前放話了,一定要拿下丞相……

怪哉怪哉。

而溫妤夾的正起勁,見碗滿了,笑眯眯地催促:「看着我幹嘛?吃啊。」

陸忍:……

這時,溫妤突然又轉頭關切的問起秦為安:「小秦啊,丞相府的飯菜味道怎麼樣?」

秦為安頂着張肉嘟嘟的臉,放下筷子,忙道:「回長公主,好吃。」

「嗯嗯,好吃就多吃點。」

說罷,話音一轉,「比青樓里的好吃嗎?」

秦為安回道:「比青樓好吃多……」

話音未落,秦為安的小胖臉唰地白了,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桌上靜了下來。

溫妤似乎沒注意到氣氛的詭異,笑眯眯道:「比青樓里的好吃多了是吧?那你能說說青樓里飯菜什麼味道嗎?最好吃的菜是哪一道?我還真有點好奇呢。」

「酒呢?酒好喝嗎?有丞相府的好喝嗎?」

「還有青樓的女子是不是都很美?抱起來是不是很香很軟?親起來呢?怎麼樣?什麼口感?」

秦為安抖了抖,頭上開始冒汗。

秦大人見狀面色微變,正要替兒子說些什麼,溫妤筷子一放,敲擊在桌子上發出一聲脆響,厲聲道:「問你了嗎?」

秦大人立馬站起身,跪下,伏在地上,「微臣知罪。」

溫妤單手托腮,笑得人畜無害,看向陸忍:「怎麼跪下了,我看起來很可怕嗎?」

陸忍此時已然明白溫妤的用意,十分配合道:「不可怕。」

溫妤點點頭:「秦大人,起來吧,怎麼還跪下了,剛才語氣是沖了一點,我跟你道歉。」

秦大人伏的更低:「微臣不敢。」

「小秦,現在可以說說了嗎?」溫妤看向秦為安,單刀直入,「你帶陸謹去的青樓,為什麼只有他被抓了?」

秦為安聽到陸謹的名字,知道是他不講義氣把自己供出來了,面色明顯慌了。

又看到伏在地上的親爹,是一秒鐘也坐不下去。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回長公主,我是和陸謹一起去了,我就是貪玩,好奇青樓是什麼樣子,但是我們沒進去!我說的是真的!」

「當時大理寺來人了,我、我就跑了,沒顧上陸謹,他那個人比較傻,不知道躲起來,就被抓了。」

「我怕牽連家裡,就沒敢說,一直瞞着,還請公主明鑒!」

此時伏在地上的秦大人眼刀恨不得扎到秦為安身上,扎八百個窟窿。

逆子!逆子!

溫妤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你和陸謹根本沒進青樓。」

「回長公主,是的。」

這和陸謹在天牢里說的倒是對上了。

只是既然都沒進去就被抓了,後面的醉酒摔杯辱罵聖上一事又是從何而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