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林遇之似乎看了溫妤好一會,問道:「公主為何自上車後一直攬鏡自照?」

聽到這話,溫妤才抬眸看了林遇之一眼。

然後有些發自真心的疑惑,反問他:「我這麼好看,為什麼不能一直看?」

「還是說,你覺得我不好看?嗯?」

溫妤的語氣不自覺地帶上了一絲絲的危險與威脅,滿滿地透露着不滿。

林遇之:……

林遇之從善如流道:「長公主自然是姿容絕世。」

「那不就得了,先別說話,影響我欣賞自己的美貌。」

林遇之眼尾微動,若有所思地看着溫妤。

這時,原本平穩行駛的馬車突然一個急剎。

溫妤的鏡子直接脫手飛了出去,她整個人也因為慣性向右前方的林遇之身上撲去。

但溫妤怎麼可能允許這種狗血情節的發生?

她眼看着就要摔到林遇之的懷裡,也是真的不想跟他有什麼肢體接觸,免得還被冠上投懷送抱的黑鍋。

於是拼盡全力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擰身將自己扒在了馬車的另一側。

林遇之只是身形微動,但很快便穩穩噹噹地坐在原地,似乎不受急剎的影響。

然後他被溫妤極度誇張的動作驚了一瞬。

林遇之:……?

溫妤轉頭看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卧槽,他都可以抵抗慣性了!怎麼坐的這麼穩?

「吁——長公主!丞相大人!你們沒有受驚吧?」

溫妤聞聲感受到馬車已經平穩下來,立馬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然後理理裙擺,撫撫鬢角,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

林遇之見狀輕不可聞地笑了一聲,朝着簾外問道:「何事驚慌勒馬?」

馬夫答道:「剛才一匹烈馬經由一旁疾馳而過,導致馬兒有些受驚,只得勒馬。」

「當街縱馬?」林遇之眉頭微動,「繼續駕車。」

「好的大人。」

林遇之微微俯身撿起腳下掉落的小銅鏡,遞還給溫妤,「公主,您的銅鏡。」

溫妤見狀接過鏡子,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剛才的行為,剛好還可以把話說清楚。

能用嘴說清楚的,不需要猜來猜去顯得高深莫測。

「我剛剛是因為不想撲到你懷裡,讓你誤會我故意佔你便宜,所以才扭開的。」

林遇之點頭:「微臣知道。」

溫妤眼睛一亮:「你知道?你知道就好了,唉,我其實一醒來就想說了,之前是我一時糊塗,做了許多打擾你的事。」

「我這次落水醒來,也想通了許多,強扭的瓜不甜,強求的姻緣也不美,以後我不會再騷擾你了。」

「你當你的國之棟樑,我當我的草包長公主,救下凌小姐後,過去的事就一筆勾銷吧。」

林遇之聞言問道:「長公主此話當真?」

溫妤拍拍胸脯:「當真!自然當真!我可是長公主,公主說的話怎麼可能不當真?」

林遇之聞言就要跪下,「那微臣就在這裡謝過長公主了。」

溫妤一把扶住他,頭都大了:「不用行禮,坐好坐好,那我們就說好了……」

這時,馬車停了。

「請丞相大人下車步行入宮。」守門侍衛自然認得丞相府的馬車。

溫妤第一個掀開車簾,這皇宮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宏偉,感覺比故宮還要氣魄。

侍衛見到溫妤明顯一愣,下意識確定一下這是否是丞相府的馬車。

卻不想林遇之微微探身出來:「這是長公主的車駕。」

「是長公主的馬車,放行!」侍衛的目光沒敢在二人身上過多停留,立馬放行。

見馬車駕遠後,侍衛心裏泛起嘀咕,這長公主怎麼和丞相大人坐到一輛馬車上去了,怪哉怪哉。

馬車一路駛進宮門到達大殿外,然後由宮人將溫妤和林遇之從側門領進大殿。

宮人小聲道:「見過長公主,丞相大人。」

「長公主您可醒了,消息傳來聖上高興極了。正準備出宮看您呢,您進宮的帖子就遞上來了,聖上正在大殿等您呢。」

這時,溫妤注意到大殿正門階梯下,跪着一人,身上已經披上了淺淺的一層雪。

看清楚他的身形後,溫妤兩眼放光,我的天吶!這身材!這比例!比維納斯還維納斯啊!

她停住腳步,壓制住語氣中的激動,問宮人:「跪着的是誰?」

宮人看了一眼:「是剛剛調回京的驃騎將軍,他一直待在邊關,公主您不認識也是正常。」

說話間,宮人推開了側門,一股暖意瞬間包裹住了溫妤。

「將軍?」

溫妤一邊問,一邊解開身上的大氅,一旁侍奉的宮女立馬接過。

此時已走到大殿,宮人不敢再多話,否則可是會掉腦袋的。

溫妤抬眸看向上首的弟弟,這位聖上比溫妤想的還要年輕俊美。

畢竟姐姐的容貌擺在這,作為弟弟能差到哪去?

不同的是,這位聖上俊美里還帶着攝人心魄的威嚴。

「微臣林遇之拜見聖上。」

皇帝卻壓根不看丞相,而是目光關切地看着溫妤:「皇姐醒來可有不適?朕聽到消息正要去公主府探望皇姐,卻不想你人就來了。」

溫妤搖頭:「我好的很,來宮裡是有一件事情要說。」

「想必是為那凌雲詩來的吧?」

皇帝一副看透了的模樣,不爭氣地看着溫妤。

「丞相去找你了,皇姐你便身體未愈就進宮求情來了,是與不是?」

溫妤:……

這麼說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只是這位聖上的語氣怎麼感覺怪怪的。

「其實那天是我自己不小心失足掉進冰湖裡的,跟小青梅,啊不是,跟凌雲詩沒關係。」

「她就是倒霉站在了我旁邊而已,可不能誤殺了。皇弟你就把她放了吧。」

皇帝聽了恨鐵不成鋼道:「皇姐啊皇姐,為了丞相,你竟然願意說出這種謊言,只為了討他歡心,你真是……唉!」

溫妤:……

「我不是,我沒有。」溫妤無語,「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是自己掉進湖裡的,凌雲詩沒有推我。」

「此話當真?」

「一百萬、一千萬個真,比珍珠還真!」

皇帝彷彿聽明白了弦外之音,一臉痛心道:「皇姐竟然為了丞相,甘願冬日裏跳下冰湖!」

溫妤:?

不是,這不是她說的吧?

卻不想皇帝繼續道:「此情天地可鑒,皇姐你放心吧!朕這就成全你的一片痴心,馬上為你和丞相賜婚。來人,着筆墨!」

溫妤聞言大驚失色,這皇帝的腦迴路什麼情況啊?!

一旁從頭到尾被皇帝冷落的林遇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