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她緩緩走上前,撿起大氅和手爐,將傘撐在他的頭頂擋去風雪,笑着問道:「你幹嘛不要我的東西?」

見他依然一副冰雕的模樣,溫妤將大氅抱在懷裡,勾了勾嘴角:「就這麼丟在雪地里,看着真傷人心,你不冷嗎?」

驃騎將軍依然沉默,似乎她這個長公主壓根就不存在。

溫妤極有耐心地點點頭,可真是塊難啃的骨頭,有性格,有挑戰。

這樣收集起來才有意思嘛。

看來想要他有反應,還是得說點戳他肺管子的話題。

溫妤將大氅和手爐往他身前一丟,語氣有些戲謔:「大將軍,問你為什麼跪在這,你不理我,不過林遇之跟我說了,你是想給你弟弟求情。」

「不過你跪在這裡這麼久了,有用嗎?依我看不過是瞎子點燈,白費工夫。」

聽到此話,一直面色冷淡的驃騎將軍眼睫微動,睫上的冰霜融化了些許。

他抬眸,乍一見到溫妤昳麗的容貌,眼中湧出一絲驚艷,但是不多,轉瞬便消散了。

在他眼中,長相再漂亮也不過是一個華麗的空架子,毫無內涵。

他直視着溫妤,語氣冷冷道:「長公主此言何意?」

溫妤並不在意他冷冰冰的語氣,而是撐着傘蹲下來,與他平視,托着腮笑得十分狡黠:「你終於說話了?」

「長公主如果只是想聽微臣說話,那麼大可不必,您請回吧。」

溫妤搖搖頭道:「我來當然是幫你的,你不就是覺得你弟弟是冤枉的,想讓皇弟下旨查這事嗎?這事說來也簡單。」

「長公主的意思是,你要幫我?」

溫妤一臉自信:「當然。」

驃騎將軍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瞭然,開門見山:「長公主想從微臣這裡得到什麼?」

溫妤一臉滿意:「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爽快,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幫你求一道徹查你弟弟狎妓之事的聖旨。」

「至於調查結果,我不負責售後,就看你弟弟的人品了。怎麼樣?考慮考慮?」

驃騎將軍眼眸微垂,按理說只是狎妓的話,不至於不讓親屬進入天牢探望,而且守得緊緊的,這太不尋常了。

他昨天遞了摺子上去請求聖上徹查此事,也如石沉大海一般。

他敏銳地嗅到了一絲危險,弟弟可能會因此丟掉性命。

而且他已經在殿前跪了將近三個時辰,但聖上絲毫沒有召見他的意思,再跪下去也不一定有用,聖意難改。

同時他也知道這位長公主和聖上關係十分親近,如果是她開口,說不定真的可以求得聖意,將弟弟狎妓一事徹查清楚。

他了解弟弟,他絕不能去做狎妓一事,此事一定有隱情,只是他現在連天牢都進不去。

想到這,驃騎將軍盯着溫妤,一字一句道:「什麼條件?」

溫妤輕勾唇角,竟然看上去有些輕挑,她湊近將軍,貼在他耳邊輕呼熱氣。

將軍只感到耳邊一陣溫熱,竟然讓他莫名的有一絲從未有過的,渾身發麻的怪異感覺。

但緊接着溫妤的一句話讓他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我的條件是,給我當畫模,脫光的那種。」

陸忍下意識拒絕道:「這怎麼可以!」

溫妤看他反應這麼大,猜到是自己的條件嚇到他了,笑眯眯道:「這怎麼不可以?你不願意的話,那我就愛莫能助了,你繼續跪着吧。」

「實在是公主的條件聞所未聞,微臣如何能答應?」驃騎將軍耳朵控制不住地微紅,皺眉道。

「你做了,不就不是聞所未聞了?」溫妤挑眉,「那你答不答應?數到三,你不答應,我就走了。」

將軍聞言,臉色有些難看,但權衡之下,只好應了溫妤的荒謬條件,然後朝着她投去一個怪異的目光。

溫妤才不在意,她目的達成心情十分美麗,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話道:「我去了,你等我好消息吧。」

而驃騎將軍看着溫妤踏入大殿的曼妙身影,想到剛剛她在他耳邊提出的「脫光」的要求,只覺得自己已然風中凌亂。

身為長公主,怎麼能提出這樣的條件?

驃騎將軍捏緊拳頭,答應下來只是權宜之計,如果聖旨真的下來,等狎妓之事了了,他定當向長公主負荊請罪。

而溫妤再次回到大殿中,皇帝也有些驚訝。

似乎反應過來一般,好笑道:「不是吧皇姐,這才多久就反悔拒絕賜婚了?朕和你可是說好了,你絕不反悔的。」

溫妤:……

「我來才不是因為這事呢,皇弟你以後別提這茬了好嗎?都涼的跟黃花菜一樣了。」

皇帝聞言挑眉:「哦?那皇姐去而復返是為何?」

溫妤湊上去說:「門口跪着一個驃騎將軍你知道吧?」

「朕知道。可這和皇姐有什麼關係?」

溫妤摸了摸鼻子,眨眨眼道:「我可是答應他了,跟皇弟你求一道聖旨,讓我去查查他弟弟狎妓之事。」

皇帝似乎聽到了什麼驚天之語,臉上的驚訝藏都藏不住:「你?查案?」

溫妤小手一插:「我,查案,怎麼了?」

皇帝:……

他有些不解:「皇姐為何想要插手此事?」

溫妤嘆氣:「你不覺得他跪在那裡好可憐嗎?穿那麼少跪在雪地里,那麼帥的一張臉,都凍白了。」

此話一出,皇帝恍然大悟,靈台瞬間清明起來,疑惑一掃而光。

語出驚人道:「皇姐你就直說吧,你是不是厭了丞相,又看上陸忍了?」

這話說的沒頭沒尾的,溫妤一頭霧水:「陸忍?誰?」

但皇帝沒理會她的疑問,自顧自道:「怪不得朕給你和丞相賜婚,你都不願了,原來是看上新人了,這陸忍倒是的確有一副好皮囊。」

「皇姐啊皇姐,朕的肱骨之臣難道你想霍霍個遍?」

溫妤一頭黑線:「不是,你先回答我,誰是陸忍啊?」

皇帝:……

「你不知道陸忍你替他求什麼聖旨?」

溫妤這下知道誰是陸忍了,原來這是外面那個驃騎將軍的名字。

她理直氣壯道:「我哪知道他名字啊?我就是看他長的好看而已,沒問名字。」

皇帝:……不愧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