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房產中介,賣凶宅好評如潮全文免費閱讀 第10章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我們報警了。

警察很快就來了。

命案通常都是大案,所以警方這邊來了很多人。

有法醫,有痕檢,有現場勘察的。

他們還帶來了一些專業工具,把衣櫃拆了,又把牆給拆了。

我們全都在現場,目睹了拆牆的整個過程,也看到了那個『人形』的主人。

那是一個女人,不知道死了多久,但應該有很長時間,因為屍體已經化成了白骨,由於那一頭如同枯草般的長髮還在,所以能分辨出來性別。

當那具乾屍被抬出來之後,一股腐臭難聞的味道,瞬間充斥着整個房間。

我從來沒聞到過這麼難聞的味道,我甚至難以將其形容出來。

而且可能是水泥的緣故,這具乾屍身上的衣物,被很完整地保存了下來。

看到乾屍身上所穿的衣物後,我和孟一凡全都嚇癱在地。

黑色長裙,紅色高跟鞋……

這不正是來敲門的那個女孩,身上的穿着嗎?

「嘔——」

我們幾個直接跑到廁所狂吐。

唯一的一間廁所,被我們四個人包圓了,一個接一個進去吐。

我和孟一凡吐得最厲害,不光是因為看到了那具乾屍的樣子,聞到了那股難聞的味道。

更重要的是,那具乾屍的主人死了這麼多年,我們很可能在昨晚,還見過她……

現場挖掘出來了一具女屍,那個胡先生又驚又怒,現場便大發雷霆,一直在罵我們,說我們缺大德,把這麼凶的房子賣給他。

他罵得那叫一個臟,把我們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連警察都勸不住。

但說實話,這件事我們也很冤。

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房子出過事,更沒想到還有具屍體藏在這房子里。

作為中介,我們只是負責給賣家和買家牽線搭橋而已,我們雖然有告知的義務,但前提是我們要知道這房子出過事啊。

最後那胡先生鬧得不可開交,把附近的鄰居都驚動了出來,警察沒辦法現場給我們做筆錄,只能讓警員帶我們先回警局。

……

這一天,我和孟一凡算是沒消停過。

我們先是去了警局,配合警方做完了筆錄。

原本做完筆錄我們就可以離開了,可那個胡先生不肯放過我們。

他有兩個訴求,一是要我們退房,二是要我們賠償他二十萬的損失。

這二十萬裏面有房子的裝修費,還有他和他老婆的精神損失費。

退房這沒得說,於情於理,賣方那邊必須給人家退,因為賣的是凶宅。

而我們作為中介方,也得把中介費退給人家。

但那二十萬的損失,孟一凡說什麼都不肯賠,這畢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警方這邊已經做完了第一輪的調查,初步排除了我們幾個包括那個胡先生的嫌疑,所以我們和這起藏屍案已經沒什麼關係了。

至於胡先生跟我們門店的糾紛,這屬於民事糾紛,所以警方把這起糾紛移又交給了轄區派出所來處理。

於是我們前腳剛從警局出來,後腳又進了派出所。

派出所給我們調解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也沒調解出什麼結果。

那個賣方現在已經被警局那邊傳喚了,一旦這個賣方跟藏屍案有關係,不出意外,買方要退房這事都挺麻煩。

從派出所出來之後,那個胡先生和他老婆還在罵我們。

「你們這些無良中介等着吧!」

「老子必須起訴你們!」

「明天老子就去法院告你們!」

看着他們上車離開,孟一凡的臉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煙是一根接一根地抽。

其實退房對我們來說,並沒太大損失,哪怕賠償個一兩萬,這也都是小錢。

但我們就怕攤上官司,一旦攤上官司,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就是損害聲譽的事,這事很致命,搞不好我們以後的生意就難做了。

「以前我爺爺跟我說,我們家的人不適合做生意,做生意指定會出事,我之前還不信,現在老子信了。」

孟一凡的臉色難看到極點,嘆氣道:「這官司一旦打起來,搞不好我門店都得關一家。」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說走一步看一步吧。

勞累了一整天,我倆都很疲憊,也不打算回門店,準備先各回各家,回去好好休息。

這起藏屍案,算是跟我們沒關係了,至於我和孟一凡在房子里遇到的怪異,也就當做了一場噩夢吧。

接下來我們要應對的,是官司,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回到家以後,我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是那股屍臭味,我覺得很噁心,就去洗了個澡。

洗完澡之後,我倒頭就睡。

睡在自己的床上,就是舒服,也不用擔心半夜有東西來敲門。

那間房子,我反正這輩子都不會再去了,裏面有什麼東西也都跟我沒關係。

但事情,似乎並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

我明明已經睡在自己家了,可半夜,家裡竟然又響起了那陣敲門聲。

接連經歷了兩晚詭異事情,我沒有像以前那樣賴床,而是如同驚弓之鳥般,『騰』地一下就被嚇醒坐了起來。

由於我醒得太快,腦子還沒反應得過來,我差點以為我還在那間房子的主卧里。

可當我看清房間的布局後,我這才意識到我在自己家。

但這並沒有讓我心裏好受一點,我反而更加恐懼,連忙拿起枕頭邊的手機一看。

凌晨十二點……

又是凌晨十二點!

外面的敲門聲還在持續,好像我不去開門,她就會一直敲下去。

我僵在床上,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明明已經回家了,為什麼還有人來敲門?

我握着手機,躡手躡腳地下床,打開卧室門,來到客廳。

此時那陣敲門聲,已經越來越清晰地傳進我耳朵里,我卻不敢再往門口去。

我壯着膽子喊了一聲:「誰啊!」

大門外,一個幽幽的聲音傳了進來。

「我找李秀梅,李秀梅在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