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樓的樓下,正抬頭望着我。

我定睛一看,赫然是敲門那個女孩!

我倆幾乎是四目相對,儘管隔着十三層樓,我都看清了那張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

空氣中,彷彿瀰漫著那股熟悉的屍臭味。

我嚇得差點直接翻出去,幸好我抓穩了窗沿,否則從十三樓掉下去,我零件都得被摔得七零八碎。

穩住身體後,我趕緊又翻了回去,將窗戶緊閉,把窗帘也拉了過來。

我繼續躲回到被窩裡,只有被窩能給我僅有的一絲安全感。

此時敲門聲還在繼續,一直都沒斷過。

我頓時一愣。

敲門聲沒斷過……

那個女孩剛才明明在樓下,她既然在樓下,又怎麼可能同時敲門呢?

我到底被幾隻鬼纏上了?

如果不止一隻鬼,可找李秀梅的只有那個女孩,她是怎麼做到在樓下堵我的同時,還能在樓上敲門的?

我絕望了。

躲在被窩裡祈禱時間能過得快一點。

外面的敲門聲一直都沒停過,就這麼一直折磨了我好幾個小時。

好不容易,我熬到了天亮,天亮起的時候,雖然還不是很亮,但那陣要命的敲門聲總算是停止了。

我掀開被子,整個人彷彿在水裡泡過,睡衣都已經被汗水打**。

我拿起手機一看,原本消失的信號,現在也回歸滿格。

我趕緊翻出孟一凡的號碼,準備給他打電話。

但電話還沒撥出去,孟一凡先給我打了進來。

「陳墨,你趕緊過來一趟,我們攤上事兒了!」

電話里,孟一凡的語氣很是着急,還有些發抖。

我以為他在說官司的事,忙道:「你先別管官司的事,我現在跟你說一件更重要的事……」

孟一凡搶過話:「誰他媽說官司的事,我們真的攤上事兒了,你趕緊出門,馬上!」

他給了個地址,直接就掛了電話。

我心說我倆這是祖墳被人給刨了嗎,又是官司又是見鬼,現在又有事發生?

聽孟一凡的語氣,事情好像很緊急,我也不敢耽誤,急忙去廁所隨便沖了個澡,換了身乾淨衣服就準備出門。

洗澡的時候,我照了一下鏡子,我發現我臉色蒼白得像得了重病,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受了一夜驚嚇的緣故。

開門的時候,我都不敢直接開門,先是在貓眼上看了一眼才敢開。

我現在就像一隻驚弓之鳥,甚至對『門』都產生了一種恐懼心理。

但轉念一想,就算是鬼,應該也不敢在白天出現。

門開之後,我沒見到鬼,但一張照片進入了我的視線。

這張照片就擺放在我家門口,不知道是誰放的。

我拿起一看,這是一張老照片,老得都有些泛黃了,上面的人都有些看不清臉。

照片上似乎是一家三口,一個男青年和一個女青年,還有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女孩。

我頓時一怔,手有些發抖。

這個女青年的着裝,跟那個來敲門的女孩的着裝,是一模一樣。

黑色長裙,紅色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