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房產中介,賣凶宅好評如潮全文免費閱讀 第6章_寧瑞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昨晚這個點,有個奇怪的年輕女孩來敲門,說要找李秀梅。

今天同樣的時間,又有人來敲門。

我和孟一凡對視一眼,直接走到門口,挨個趴在門上的貓眼往外看。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那個神經質的年輕女孩。

她居然又來了!

此時那女孩還在敲門,但沒有說話。

我跟孟一凡說,昨晚就是她來找李秀梅。

孟一凡跟我一樣有起床氣,語氣極度不爽:「昨晚你都跟她說清楚了,這裡沒有李秀梅,她有毛病吧?」

說完,孟一凡竟然直接就把門打開了,我想阻止都來不及。

門開的一瞬間,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總感覺這個門一旦打開,就會發生很恐怖的事情。

但顯然是我想多了。

門開之後,並沒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

只見那女孩站在門外,一頭烏黑的長髮,清純的臉蛋,亭亭玉立的身材。

她仍然是昨晚的打扮,黑色長裙,腳上穿着一雙紅色高跟鞋。

儘管沒有恐怖的事情發生,但我仍然感覺到一絲寒意。

昨晚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她為什麼今晚又來了?

孟一凡可沒想那麼多,開口就沒好氣地問:「你找誰?」

女孩面無表情,雙眼彷彿不聚焦,開口說:「我找李秀梅,李秀梅在家嗎?」

一模一樣的回答,甚至和昨晚一字不差。

她好像在重複昨晚。

孟一凡叉着腰道:「美女,你昨晚就來問過了,這裡沒有你要找的人,你又來幹什麼?」

還是同昨晚一樣的反應,她不再說話。

孟一凡的脾氣比我急躁,他又急着回去睡覺,便說:「你別再來了,這裡沒你要找的人,不要老打擾人家休息啊。」

說完,他直接就要關門。

可那女孩卻忽然伸出右手,死死叩住了房門,不讓孟一凡關門。

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直接把我嚇到了。

孟一凡一臉疑惑地看着她,皺眉道:「你到底想幹什麼,有病啊,再騷擾我們,我報警了你信不信。」

女孩還是沒說話,她右手叩着房門,左手也緩緩抬了起來。

我注意到她的皮膚很白,比停屍間里停了幾天的屍體都還白。

她左手抬起,指向了主卧的方向。

我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主卧。

等我再回過頭時,孟一凡已經罵罵咧咧地強行把門關上了。

「這女的應該是精神有問題。」

「不過我們反正也就住這一晚了,回去睡覺吧。」

我連忙拉住孟一凡:「要不我們換個房間睡。」

剛才那女孩,為什麼要指着主卧的方向?

而且我之前看到的水泥鞋印,也是在主卧門口就消失了。

現任房主夫婦,同樣也是覺得主卧有問題,所以才來我們門店鬧。

儘管我這人不信邪,但接連的怪異,總會讓人感覺到不舒服。

所以我想換個房間睡。

「大哥,那兩口子就是覺得主卧有問題,如果我們不去主卧,來這一趟是幹啥?」

孟一凡對我有些無語:「要是證明不了主卧沒問題,這房子的中介費沒了不說,咱們門店的聲譽也要受影響,你還要損失小一萬啊二當家。」

他不由分說,直接把我拉進了主卧。

這廝就跟沒心沒肺似的,睡眠質量絲毫不遜於我,倒下就睡了。

我心裏實在不安寧,想了想,便起身把主卧的房門反鎖了一下,這才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如果今晚只有我一個人,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在這個房間繼續睡的。

但我身邊躺了一個一米八的壯漢,心裏多少有些寬慰。

可能是之前喝酒喝得有些多,沒一會兒我也跟着睡著了。

人在睡覺的時候有一種很奇怪的狀態,就是被尿憋醒後,以為自己已經去上過廁所了,甚至在腦子裡還有去廁所撒尿的過程,可實際上並沒有去過,尿依然在憋着。

而我現在就是這麼一種狀態。

我不知道我是在做夢,還是已經清醒了,我忽然聽到了『蹬蹬蹬』的聲音……

這個聲音,就好像有人穿着高跟鞋在走路。

但我分辨不出來我是在做夢,還是真的有人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我整個人正處於一種很混沌的狀態。

除了這個聲音以外,我還聽到了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更加奇怪,就好像水泥工正拿着工具在糊牆一樣,而且這個聲音,也是在我耳邊響起。

漸漸的,我的意識更加清晰起來,我又捕捉到了一個聲音,一個讓我感到毛骨悚然的聲音。

是電視機!

電視機又打開了!

我頓時一個激靈,跟昨晚一樣,直接嚇得坐了起來,瞬間清醒。

此刻我發現,我又夢遊了。

客廳的電視機正播放着一個電視節目,而且消失的水泥腳印,也再次出現在原來的位置。

一股涼意頓時從我後背升起,如同深冬吹來的寒風,將我死死定在了沙發上。

此刻我卻顧不上恐懼,我第一反應就是想讓孟一凡也來看看,證明我沒有撒謊。

可很快我就發現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只見孟一凡也在客廳坐着,我在這頭,他在那頭。

他坐得端端正正,雙眼緊閉,手裡正拿着電視機遙控器。

他在閉着眼睛『看』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