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1章 第二次人生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2章 劉老闆,咱們房租該漲一漲了在線免費閱讀

大華帝國

邵陽郡東臨縣

城西李府西廂房

傍晚十分

小丫鬟巧兒一臉緊張地對着一個二八年華的絕色女子說道:「小姐,那個被楊護衛打死的混混從城外亂葬崗回來了,他、他居然沒有死!」

絕色小姐一臉驚喜地說道:「巧兒,真的?太好了,真是菩薩保佑!他沒死就是老天爺在幫我們,此事就此打住,你去給楊護衛說下,千萬不要再去找這個張路的麻煩。」

巧兒聞言卻說道:「小姐,你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哪個男人觸碰過你的身體,但這個張路卻拉了你的手還觸碰到了你的臉,真的就這麼算了?」

李小姐似乎回憶起了什麼,臉上流露出慍怒的神情,隨即又舒展開來說道:「巧兒,昨天我也是喬裝成丫鬟模樣和你出去玩耍,被這個張路以為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他便起了調戲的心思,如果昨天我乘坐轎子帶着護衛,那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前來調戲我,我以為他已經被楊護衛打死,我們闖下了禍事,但他卻活了過來,阿公和阿爹在朝廷為官,我擔心他死了會有不好的影響,不過他沒死就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所以此事就此打住吧。」

李小姐說完這句話後舒一口氣,但仍然覺得心神不寧!

巧兒見小姐已經做出了決斷,就不再說什麼。

東臨縣的城東區是這個縣城平民所住的區域,全是矮小的土坯房。

在一條幽深巷子盡頭的一進一出房子里,張路躺在破舊骯髒的床上,忍受着全身劇烈的疼痛,兩眼直直的看着瓦片屋頂發著呆。

張路感慨命運的不公,自己怎麼就那樣死了,然後突然就來到這個世界!自己的思維和記憶與現在身體的記憶融合在了一起。他現在分不清自己是在成都跑網約車被一輛渣土車撞了死掉的張路還是在大華帝國因為調戲城西李府的三小姐被李府護院當街打死後被扔在城外亂葬崗的張路。

張路回憶起自己的死亡過程也是夠慘烈的。

張路當時開着車送了一個乘客去了郊縣,在放空回城的路上被闖紅燈的渣土車撞個正着,張路當場就失去了知覺,等他醒來時候人已經在一個荒山上的亂葬崗,他全身劇烈疼痛,然後腦子裡便又多了一份記憶,記憶中是他如何在街上調戲了一個絕色美人,去抓美人的手摸了她的臉,隨後被一群壯漢當街毆打致死。

隨後張路爬了起來,找了一根大的樹枝支撐着他的身體,忍着劇烈的疼痛一步一步地離開了這個亂葬崗,憑着記憶里的路線往位於東臨縣的家而去。

張路從亂葬崗回家一共花了4個時辰,如果是沒有受傷步行的話一個時辰肯定能到。

張路到達家門口的時候,他的鄰居看見了他,大喊一聲鬼呀就關了房門。

張路心道:有病吧!什麼鬼會白天出來嚇人!

張路回到家裡,也不管自己的飢餓感受,就直接倒在他的床上死死的睡去。

張路是被猛烈的敲門聲吵醒的。

張路由於有身體原主人的記憶,所以也會有原主人的一些性格。

張路被吵醒了,瞬間火冒三丈,大聲吼道:「誰他媽的有毛病,大清早的家裡死人了來報喪!」

只聽見了門口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來「小路,是我,小虎哥,我爹聽街坊說你沒死就和我趕緊過來看看,小路快開門。」

張路立刻在腦袋裡搜尋有關小虎的記憶。

小虎姓王,名字叫王小虎。

王小虎的爹叫王山石,是張路家所在的泰康坊坊長。

張路和王小虎是從小玩到大的夥伴。

王山石之所以要來看張路是因為張路逝去的父母。

張路的爹以前應徵入伍時候剛好是王山石的部下。

在一次和敵國的戰鬥中,敵人的頭領一刀砍向王山石,張路爹拚死用身體替王山石挨了這一刀。

王山石毫髮無損,而張路爹丟了一條胳膊。

戰爭結束後,東臨縣出去的2000多人只回來了200多人。

王山石和張路爹回到家鄉,論功行賞後,王山石得了城東泰康坊坊長一職。

張路爹得了鄉下10畝田地。

王山石感激救下他性命的部下兄弟,見張路爹只有一條胳膊也做不了農活,就出主意讓張路爹賣了鄉下的房子和田地,搬到了東臨縣城。

王山石就在他管轄的泰康坊為張路家安排了一套兩進一出的房子,還在泰康坊小南街上給張路家安排了一間不大不小的店鋪,都讓張路爹買下來。

張路家的錢肯定是不夠購買這兩套房產的,所以大頭都是王山石出的。

最後王山石給張路家出主意,讓張路爹去鄉下收糧食雞蛋素菜和一些乾果之類的食材開了一家雜糧鋪,雖然賺錢不多,但是也過得逍遙自在。

王山石還在他的坊丁隊伍里給張路爹掛了值,再給張路家一分收入。

可以說王山石對得起救他性命的兄弟了!

張路一家搬到縣城裡的時候張路5歲,初到縣城的張路對什麼事情都覺得新奇無比,張路爹也對這個唯一的兒子疼愛有加。

張路娘在生張路的時候傷了身體,之後便再也無法懷上孩子。

張路家搬到縣城後,張路娘有意給張路爹納個小的,來為張家開枝散葉。

張路爹拒絕了。

張路爹是樸實的莊稼漢,對納妾這種事情並不渴求,再加上張路家雖然在縣城有房子和店鋪,但是卻沒有多少積蓄,張路爹的意思是他一個殘疾之人納妾耽誤別人,而且家裡還要多一張嘴吃飯,不如把這個省下來給張路將來娶媳婦。將來讓張路多生一些孩子,張家也可以開枝散葉。

然而命運似乎捉弄着這張家。

張路爹在張路14歲時侯得了痢疾醫治不當導致長時間腹瀉虛脫而亡。臨死前拜託自己的長官王山石照顧一下他留下的孤兒寡母之後便撒手人寰。

一年後張路的娘因一直思念逝去的丈夫成疾最後也跟隨張路爹而去。

此時的張路已經是個半大小子。

王山石自然是不能把張路接到他家裡去居住,因為王山石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王山石的大女兒已經嫁了人家,三女兒王秋兒比張路小一歲,正是牡丹花開的年紀,對這個身材高大長相英俊的哥哥心生好感,而且這個張路沒有了父母的約束,又用房租收取,所以手頭寬裕,時常拉着一夥遊手好閒的年輕人在這城東稱王稱霸,還好有王山石約束着才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不過與縣城其他的區域的熱血青年干架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張路快速的在身體原主人的記憶里找到了這些有用的信息,便大聲喊道:「王大伯,稍等一下,我馬上出來。」

張路便拖着疼痛的身子到外間打開了房門。

如山一般的王山石就站在張路家門口滿臉嚴肅地看着張路,然後說道:「張路,這次你太讓我失望了!」

張路見王山石嚴肅的樣子,於是低頭說道:「大伯,我知道錯了,以後定然是不敢了!」

王山石聞言一愣,這個張路以前可從來不會這樣彬彬有禮的對自己認錯。

張路忙讓開路,對王山石和王小虎說道:「大伯,小虎哥,快裏面坐。」

王小虎對張路的變化也有一絲好奇,隨即心道:這張路應該是真的怕了,你以為你在這城東地界做個混混頭兒就不得了,惹到了權貴人家,別人殺你如同殺死一隻螞蟻。

王山石便帶着王小虎進到了房間里。

張路安排兩人坐在上座。

張路坐在了下方。

王小虎說道:「小路,你這次惹禍惹得太大了,你誰不調戲,你去調戲城西李家的三小姐,這個李家你也應該知道,李家老太爺在朝廷做禮部侍郎,三小姐的爹在隔壁的東川郡做郡守,你膽子也太大了!」

王山石恨鐵不成鋼地看着張路。

張路撓撓頭,回想起當天的情景說道:「我當時也是鬼迷了心竅,看着那女子驚若天人,又看她穿的普通衣服便起了想認識的心思,誰成想她會是李家的三小姐,我要是知道她是李家的三小姐,就是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去招惹她!」

王山石見張路對當初的所作所為有了悔恨之意,總算在心裏對張路有了諒解。

王小虎繼續說道:「小路,你前日被李府打了並被帶走後,爹爹和我便到李府門口去求他們放過你,但是沒有任何人理睬我們,我們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才有家丁出來說你已經被扔到了南城外的亂葬崗,爹爹和我便帶着人去了那裡卻沒有見到你的屍體,今天上午聽人說你又回來了,才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張路聽了很感動,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小混混,王山石一家人卻對他照顧有加,而原主人還是個不懂感恩的人,在現在的張路心裏,他都為王山石感到不值。

張路面露感激的神色說道:「謝謝大伯和小虎哥,我之前不懂事,現在定會痛改前非,以後行事自然會謹小慎微,不再去做那惹是生非的事情。」

王山石終於說話了,只聽王山石說道:「好,今天聽了小路你說的話,我覺得你確實有變化,我之前有計劃把秋兒許配給你,以報答你爹對我的救命之恩,但是觀你這兩年的行事作風,我沒了那個心思,不過就你今天的表現來看,如若你真的能痛改前非,我便還是把秋兒嫁與你,待秋兒給你張家留了後之後,我便托關係送你去軍中博一份軍功封妻蔭子吧!」

現在的張路自然是不願意去軍中的,但是王山石的口吻是不容張路質疑的。

所以張路只得起身對着王山石行禮並說道:「張路謹遵大伯的安排。」

王山石點點頭,留下他帶過來的吃食和藥材就帶着王小虎離開了張路家。

張路此刻早已經是飢腸轆轆,見到王山石帶來的美食便大快朵頤起來。

張路吃飽了飯,感覺身體好多了,就又回到床上繼續休息。

畢竟這具身體是死過的,雖然現在又復活,但是肯定受了很嚴重的傷,還好張路這具身體也算是強壯高大,身體應該能很快恢復健康。

現在張路最擔心的是李家知道他沒死,會不會再次上門來將他亂刀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