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2章 劉老闆,咱們房租該漲一漲了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3章 開始做準備工作在線免費閱讀

王山石帶着王小虎回到家裡。

王小虎趕緊到他妹妹王秋兒的房間去。

在王秋兒的房間里。

王小虎喝了一口茶,說道:「三妹,爹今天說要把你許配給張路呢!」

王秋兒聞言臉一紅,喃喃說道:「誰願意嫁給這個當街調戲女人,差點被人打死的混蛋。」

王小虎一聽,以為王秋兒不願意嫁給張路,着急說道:「妹妹,你不願意嫁給張路,我這就去給爹說,不能你不願意硬逼着你嫁給那小子,這小子這兩年野得很,我也覺得他不是良配。」

說完王小虎起身就要去找他爹。

王秋兒趕緊拉着她哥哥,急着說道:「二哥、二哥別急,給張路一個機會,說不定他經過這一次事情就改了。」

王小虎也不笨,自然是看出來自己的妹妹對那個張路有好感的。

王小虎心道:這個張路個子高,長得還挺好的,還被這城東泰康坊的那些無聊的女人評為泰康坊第一美男子,據說好幾個年輕女子喜歡他,估計其中就有自己妹妹,只是這張路經常聽說書的講大將軍那些行軍打仗的事情,心生嚮往,成天就帶着一群小屁孩子做將軍夢,對這男女之事沒放在心上,也不知道為何前天會去做那件事情,差點丟了性命。

王小虎坐回位置上,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妹妹,心疼地說道:「妹妹放心,你要是與這個張路成親後,他敢對你不好,我便打斷他的腿!」

王秋兒聞言一笑,說道:「你們男子怎麼一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王小虎撓了撓頭,說道:「男子本就該這樣,哦,對了,張路回來確實有變化,人變得禮貌多了,看來挨頓打還是有好處的。」

王秋兒卻喃喃說道:「二哥,他這次差點死掉,估計傷得十分厲害,我想去看看他,你帶着我去看一下,求你了。」

王小虎在這個泰康坊是有職務的,他是泰康坊的坊丁隊的隊長,也就是社區治安隊的隊長。

這個時候是吃中午飯的時間,王小虎在家吃了飯後就帶着王秋兒去了張路的家。

張路此刻已經是睡不着了,他便起來好好打量了一下他現在的家。

這套一進一出的房子還不錯,就是以前的張路邋遢,所以家裡十分的髒亂。

現在又是大熱天,有一股難聞的氣味熏得張路頭昏眼花。

張路肯定是受不了這樣的居住環境的,便開始打掃和整理房子來。

張路先把家裡發出異味的垃圾廢料全部整理在一起拿出去丟掉,然後認認真真的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

隨後就是他睡的發臭的床。

張路在在家翻箱倒櫃終於尋找到乾淨的被褥,他趕緊把床上髒的換了。然後把髒的堆放在一邊,等自己傷勢好了去河邊洗乾淨。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張路的家門。

張路聽見聲音一驚,心道:難道李家真的要趕盡殺絕!

張路大聲問道:「誰?」

門外王小虎的聲音傳來。

「是我,王小虎,小路快開門!」

張路聽見是王小虎,懸着的心放了下來,說道:「來了。」

張路去打開了房門,就看見王小虎還有王小虎後面亭亭玉立面帶羞澀手上拿着食盒的王秋兒。

張路說道:「小虎哥,秋兒妹妹,快裏面坐。」

王小虎邊往裏面走,一邊說道:「小路,我三妹擔心你沒飯吃,便嚷嚷着要給你送吃的過來,今天我爹也說了你們的事情,以後你敢欺負我妹妹,我把你屎打出來!」

王秋兒聽見王小虎左一句要打張路右一句要打張路,心裏頓時有些不高興,說道:「哥,你怎麼一天都在說打小路哥,你能不能歇歇嘴。」

王小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說道:「得,秋兒還沒嫁給小路都已經全向著他了,我不說便是,以後被他欺負了,你可別在我面前哭鼻子!」

王秋兒有些生氣,對王小虎說道:「哥,哪有你這樣的,我、我不是還沒成親嗎?你就盼着我被欺負,我回去給娘說!哼!」

隨即王秋兒把食盒拿到桌上,把裏面的食物拿出來,柔聲對着張路說道:「小路哥,你快趁熱吃,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張路感激的看着王秋兒,說道:「謝謝秋兒妹妹。」

王秋兒被張路看得臉兒一紅,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小路哥,你、你快趁熱吃,飯吃飽了傷好得快!」

張路點頭便坐在桌子前吃起了王秋兒帶過來的美食。

一邊吃一邊說好吃。

張路吃了飯,就對着王小虎說道:「虎哥,我想去我家的鋪面看一下。」

王小虎看了看天,說道:「小路,我沒法和你一起去,這個時候我該去當值了,如果被我爹知道我沒去,我肯定會被打的,我讓秋兒陪你去,你可不能欺負她,否則我饒不了你!」

張路趕緊說道:「小虎哥,放心,我怎麼會欺負秋兒呢!」

王小虎坐了一會兒就風風火火的離開了張路家。

張路和王秋兒兩個人在家肯定不合適,現在還沒成親呢。

張路就說道:「秋兒,咱們去我家店鋪看一下,如果可以我想收回來自己做點小生意。」

王秋兒聽見張路說他想做生意,就打趣說道:「小路哥,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做大將軍嗎?怎麼現在改做生意了?」

張路見現在就只有他和王秋兒兩個人,王秋兒還是他未來的妻子,也就放開了說道:「秋兒,做大將軍首先要去當兵,當兵就可能會被殺死,你爹說讓我去軍隊掙軍功封妻蔭子也是讓你給我張家留了後才讓我去,可見裏面的風險有多大,所以我不想去當兵,你怕是也不想做寡婦吧。」

王秋兒聽了張路說的話後,臉兒一會紅一會白的。

王秋兒說道:「可是爹爹安排你去,難道你敢不去?」

張路聞言一笑,說道:「所以我想了一早上,決定把鋪子收回來,然後做生意,等我掙了錢了,就去捐個小官,然後老婆孩子熱炕頭,哈哈,秋兒願不願意就坐在我的熱炕頭上面。」

王秋兒聽見張路對她說的情話,馬上就漲紅了臉,她哪裡經歷過這個場面,完全的手足無措。

張路見狀哈哈一笑,說道:「秋兒,咱們走,你小路哥要大顯神威了,咱們兩個先把這東臨縣的錢賺上一波。」

王秋兒聽着張路說著她似乎能聽懂好像又聽不懂的話,感覺眼前的小路哥是既熟悉又陌生。

王秋兒跟在張路的旁邊,兩個人經過兩個街區到了泰康坊的主街上,站在了張路家的鋪子面前。

這是一個不小的鋪子,按張路原來的時空說法,這個鋪子足足有100平方米左右,而且位置極佳,隔壁三個鋪子就是王秋兒家的,也全部是租了出去。

張路走進了自家的鋪子,裏面租張路鋪子的老劉便走到張路面前,說道:「張房主怎麼有空來鋪子看看,哎,咱這個生意不行,我還想找你商量一下,下個月房租能不能少點。」

張路看着一臉精明的劉老闆,說道:「劉叔,你佔著我這麼好口岸的鋪子卻生意不行,你應該好好想想是不是你經營有問題,我今天來是給你說下個月房租漲了,租金是現在的三倍,之前是6貫一個月,現在要18貫一個月。」

劉老闆一聽,傻了!

劉老闆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張路,說道:「張房主是在和劉某說笑吧。」

張路一臉表情嚴肅地看着劉老闆說道:「劉叔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劉老闆被張路給氣笑了,說道:「張娃兒,你真是、真是,讓我怎麼說你呢?你讓王坊長過來吧,你這是想錢想瘋了。」

張路也是笑了,說道:「我和你之間的事情,你讓我爹來幹嘛?」

「什麼?什麼你爹?你爹幾年前不就已經死了嗎?」劉老闆一臉疑惑的說道。

張路旁邊的王秋兒已經面紅得如煮熟了的龍蝦。

張路哈哈一笑,說道:「把老丈人叫爹沒什麼問題吧!」

劉老闆聞言一愣,然後看向張路旁邊紅着臉的少女,說道:「那還真該恭喜二位了,到時候討杯喜酒喝!」

張路說道:「喜酒的事好說,就說現在吧,劉叔兩個選擇,一是三天之內搬走,二是以18貫一月的租金續租,我最近窮,想自己做點生意,劉叔如果願意繼續租下這個鋪子,我就拿你給我的租金再去租別的鋪子!」

劉老闆算是看明白了,這張路是鐵了心讓他走。

隨即劉老闆說道:「好,那我就3天內搬走!」

張路隨即說了一句話讓劉老闆對他刮目相看。

只聽張路說道:「劉叔,注意了,搬的時候不要破壞了我的鋪子,否則無論你在這東臨縣哪裡,我都會找到你!」

說完笑着對劉老闆點點頭,然後對着有些傻了的王秋兒說道:「秋兒,咱們走,我帶你去逛水果市場。」

王秋兒就跟在張路後面,突然對張路說道:「小路哥,剛剛你的樣子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張路側臉過去看着漂亮又可愛的王秋兒,對着王秋兒眨眨眼睛,笑着問道:「秋兒是喜歡原來的小路哥還是現在的小路哥?」

張秋兒見張路對她眨眼,臉兒又是一紅,說道:「之前小路哥你一天就知道和別人干架,一天都在做大將軍夢,從來沒見你關心過你家的鋪子還有其他的事情,但是現在你好像變了一個人,剛剛你和劉老闆的對話是以前絕對說不出來的,以前你肯定就是把劉老闆的東西扔出去強行趕人家走,最後肯定又是被我爹修理,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處理!」

張路聞言心道:是不是自己有些過了!嗯,也不怕,我有之前這具身體的記憶,也不怕他們問什麼!

張路說道:「秋兒,前天我差點被人打死,但是現在我卻不敢去尋仇,我算是被他們打醒悟了,做夢不如腳踏實地的做事,我不會再去做那個什麼將軍夢,我要一步一步的壯大我的實力,讓別人不敢再任意欺負我,還有大伯既然決定要把你許配給我,我就必須讓你過好日子,那麼我才對得起大伯,也才對得起你對我的心意,放心,按照我的計劃,很快我就會換房子。不過我現在糾結是在縣城裡從新買一套大的還是去城外買塊地自己建!」

王秋兒見張路做夢的樣子,捂嘴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