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3章 開始做準備工作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4章 開個冷飲店在線免費閱讀

王秋兒取笑了張路。

張路卻說道:「秋兒,你等着瞧,很快你就會知道我是不是在做白日夢!」

隨後張路帶着王秋兒去了水果市場。

邵陽郡東臨縣位於華國的南方,屬於亞熱帶氣候,這裡盛產各種水果,但是這裡也是炎熱得不行。

每到熱天,幾乎就沒有什麼女子會出門,一是容易晒黑,二是街上光膀子的男人太多,女子在外多有不便。

只有大戶人家的丫鬟婢女為主人採買物品才會離開宅院,而那個李家三小姐打扮成婢女樣子和巧兒出門玩耍也是因為在家給憋悶太久了,才想着出去逛逛,結果要了原來張路的小命。

張路帶着王秋兒逛了城東的水果市場,看了水果的品類,大致上有了了解,和張路之前生活的國度南方的水果品類差不多。

王秋兒見張路一直在研究水果便說道:「小路哥,你如果想把店鋪收回來賣水果,那肯定是不行的,咱們這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水果,很多人種了水果吃不完賣不掉,全部拿去餵豬或者直接爛在地里!」

張路帶着王秋兒離開水果市場,說道:「這個我知道,我確實是把店鋪收回來賣水果,不過我的吃法不一樣,到時候你絕對也會愛不釋手,不過呢,現在我還不能給你說,我先賣個關子!」

王秋兒聞言心道:能怎麼吃,切了吃,榨汁喝、煮熟了吃,油炸了吃,這些誰都嘗試過,也不知道小路哥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隨即張路把王秋兒送回了家後也回了自己家。

經過了一下午的活動,張路感覺好多了。

回到家裡,張路在灶台下面找了一截木炭用刀削成鉛筆的樣式,然後就在回來路上買的畫紙上面畫起來圖紙。

張路回想起自己那個時空,讀高中就讀的理科,大學也是學的工業設計方面的專業,只是人到中年遇到失業危機,沒辦法才去暫時跑車,結果丟了性命,還好自己有買人身意外險,而且對方闖紅燈撞死了他也要給他家人賠錢,所以自己在那個時空的老婆孩子應該能很好的生存下去,也不知道老婆帶着孩子改嫁後會不會把孩子的姓也改了。

張路想到這裡也只能嘆息一聲,那個世界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了,自己既然重生在這裡肯定是上天的安排,自己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縣城的西面李府。

李家三小姐李夢若被熱得受不了,就讓巧兒把西廂房裡的所有家丁全部打發出去,然後在房間里只穿了一個肚兜,下面穿了一條超薄的絲綢短褲,然後讓巧兒一直給她扇扇子。

李夢若就一直喝着涼開水。

李夢若對着巧兒說道:「巧兒,今天可有什麼新鮮事情發生?」

巧兒想了想,說道:「小姐,今天也沒什麼別的事情,除了那個被咱們打死了又回來了的張路,就沒別的事情了。」

李夢若又想起那天的事情,說道:「這個張路運勢也不好,我本來也沒想要他的命,只是楊護衛下手太狠,我還沒來得及阻止就把人給打死了!」

巧兒聞言一愣,一邊扇着扇子,一邊說道:「我見小姐你沒有阻止,我還以為你就是要張路的命呢!」

李夢若聞言眼睛一瞪,說道:「我在你們心裏難道就這麼歹毒,我在家裡可有苛待你們!」

巧兒見小姐生氣了,趕緊使勁扇了幾下,說道:「小姐對我們最好了,家裡的下人都說能在小姐這裡是最輕鬆的,嘻嘻。」

李夢若享受着巧兒扇着的風,說道:「巧兒,明天我給你楊璟之10兩銀子,你去送給張路吧,他這次雖然對我有孟浪之舉,但也罪不至死,楊護衛出手太過狠辣,這次事件讓我們家給東臨縣的百姓留下狠毒的印象,我擔心阿公和阿爹的政敵以此為由攻擊他們,今天才知道這張路也算是英雄之後,真的有些麻煩!」

巧兒在這李家待的時間長,自然是明白這裏面的關鍵。

巧兒乖巧的點頭。

張路自然不知道李家發生的事情,他依舊在認真的畫著他的圖紙,計划著將要進行的事情。

王秋兒今天和張路待了一下午的事情被王山石知道了。

在晚上桌子上,王山石說道:「秋兒,你還沒有嫁給張路,就這樣跟在他後面,很容易被人說我們家沒教養,你知道嗎?」

王秋兒被王山石說了,她是不敢反駁的。

王秋兒想了想,就把今天張路要收回鋪子自己做生意,然後和劉老闆對話這些全部說給了王山石聽。

王山石聽了後面露驚訝之色,說道:「奇了,怎麼張路回來後腦袋就開竅了。以前他肯定是去把劉老頭的東西丟出去,然後逼着劉老頭退租!」

王山石想了想說道:「如果張路還來找你,你便和他一起,不過沒成親不得、不得,你懂我的意思!」

王秋兒聽了她爹這麼說,臉紅到了耳根上。

王秋兒的妻子見狀說道:「哪有你這樣當爹的,這些話我自然會給女兒說的,你好好吃你的飯!」

隨後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着飯。

張路一直挑燈夜戰到了凌晨才把他需要做的圖紙畫好,吃了中午王秋兒帶來的食物之後便上了乾淨的床鋪沉沉睡去。

第二天張路又是被敲門聲吵醒,不過這次敲門聲聲音很輕。

張路問道:「誰呀?」

門外傳來王秋兒的的回答聲。

張路趕緊穿好衣服,然後打開門讓王秋兒進來。

王秋兒看着還沒怎麼睡醒的張路,說道:「小路哥,我給你送吃的來了,你傷好了些沒有?」

張路動動手伸伸腿,說道:「別說,我這次恢復得挺快的。」

說完張路便吃起了王秋兒帶過來的早點。

一邊吃張路一邊說道:「秋兒你過來找我,大伯沒意見吧?」

王秋兒臉上有些微紅說道:「我爹讓我多幫襯一下你。」

張路說道:「好,對了,秋兒那裡有錢嗎?借我一點,我要製造一些工具,我之前每個月收的租金全部都用完了。」

王秋兒仔細算了算說道:「我大概有6兩銀子,也不知道夠不夠?」

張路自然也不知道夠不夠。

吃了飯後張路就帶着王秋兒去了縣城裡的鐵匠鋪和木匠鋪子。

在鐵匠鋪子里,張路把圖紙拿給了孫鐵匠,然後對他要定做的鐵制模具一一做了解釋。

鐵匠也是老師傅,經驗十分豐富,在張路的一一解釋中清楚了張路要做的是什麼,隨即接下了這個單子。

張路要定製薄鐵皮的模具200個,模具可以卡在一個帶孔的鐵板子上,然後可以整整齊齊地放入一個特製的木桶里,同時還要做一個很特殊的兩層鐵片箱子,夾層裏面要填充滿厚厚的棉花,也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最後這些東西要花5兩銀子。

5兩銀子等於5貫錢,也就是5000文銅錢。

隨即張路又去了木匠鋪子按照模具板子定做了木桶,還有一批小木棍,還定製了一個下面帶孔的木桶。木匠鋪子這裡沒花什麼錢,也就300文。

當然在鐵匠鋪子和木匠鋪子都只給了定金。

隨後張路就帶着王秋兒去了縣城的所有藥鋪,把藥鋪裏面的硝石全部買了回去。

藥鋪貨少的,張路就自己拿,藥鋪貨多的,就讓藥鋪送他家裡去。

就這樣大半天過去了,等辦完這些事情已經是下午。

午飯也是在縣城的館子里解決的。

張路帶着王秋兒回到家裡,王秋兒已經熱到不行了,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濕。

張路看了心疼不已。

張路說道:「秋兒,你坐一下,我請你吃冰!」

王秋兒聞言一驚,說道:「小路哥家有冰窖?就是你家有冰窖也沒冰呀,咱們這裡冬天也沒有下過雪!」

張路卻說道:「你就好好在那裡坐着。」

說完張路就拿着他的硝石進去了廚房。

張路的廚房裡有他放着的涼白開水。

張路將涼白開水放入兩個小碗,然後將小碗放入有水的木盆里,將硝石倒入適量到木桶的水裡,然後在木桶上蓋上厚厚的布,就這樣一個最簡易的製冰設備搭建完成,現在就是等了。

張路回到堂屋裡,對着熱得不行的王秋兒說道:「秋兒等一下,很快就能吃到冰了!」

王秋兒滿臉的不相信。

這個時候兩個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進入一種尷尬的境界。

王秋兒打破安靜,問道:「小路哥,我、我沒別的意思,我想問問你,你真的很喜歡那個李家三小姐嗎?」

張路腦袋裡回憶起去當時的場景說道:「秋兒妹妹你別惱,我之前愛聽英雄美人的故事,那天我無意間看見她,她在我眼裡就是英雄美人故事裏的美人形象,我一時失了神智,就想認識她,她應該是被我嚇着了要跑,我便伸手去拉她,她便要叫喊,我也是手忙腳亂的去捂她的嘴,然後就發生了後面的事情,我現在真的後悔聽那麼多英雄故事,沒有一點用處,浪費時間耽誤精力,還讓我差點死掉。」

王秋兒聞言說道:「看來也不是小路哥故意對她耍流氓,你以後別再聽那些故事話本,哪有那麼多英雄美人。」

張路打趣說道:「誰說沒有美人了,我眼前不就有一個嗎?秋兒,你放心,我以後都不會再去惹事生非,咱們就好好過自己小日子。」

張路和王秋兒就在堂屋裡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半個小時後,張路去到了廚房,掀開木盆上面的厚布就看見整個木盆里還有兩個碗里的水全部結成了冰。

張路費了些功夫才把碗取下來,看來脫模也是要研究一下的。

隨即張路就把兩碗冰端到了堂屋放在了王秋兒的面前。

王秋兒看着兩碗冰,感受着碗里的絲絲冷氣震驚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張路皺起了眉頭,說道:「這個時候誰會來我家?」

張路來到門口打開了門,就看見一個俏麗丫頭站在門口,後面還跟着一個護衛。

張路見兩人面生,就問道:「你是哪家的小丫頭?是不是敲錯門了?」

丫鬟巧兒說道:「你是張路吧!」

張路聞言後知道這個丫頭是來找他的。

張路一臉茫然地問道:「敢問姑娘找我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