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4章 開個冷飲店在線免費閱讀

我在華朝做霸王第5章 開門營業在線免費閱讀

巧兒卻說道:「張路,張公子就讓人家站在門口,不是待客之道吧,怎麼著也得讓人家進去歇歇腳,喝口涼水。」

巧兒奉了李家小姐的命令來給張路送慰問金,從城西來到城東早就是又熱又累,就想着去張路家坐一下,然後討碗水喝,自己要給張路10兩銀子,這可是小姐月錢的一半,可見小姐是真的想補償一下這個張路。

而此刻張路終於想起這丫頭是誰了。

這不就是幾天前站在李家小姐旁邊的丫鬟嗎!

張路面無表情地說道:「無論你來幹什麼,都請回吧,我不想和你們李家有任何牽扯!」

丫鬟巧兒像是沒聽見張路的話一般徑直走進屋裡,坐在王秋兒邊上的凳子上。

護衛就在門口看着裏面的情況。

張路見這個丫鬟已經坐定就不好再喊她離開。於是張路回到了房間坐在主位上,說道:「你來幹什麼?」

巧兒坐下用手捏捏腿,說道:「張公子,我叫巧兒,我是李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我奉我家小姐的命令來給你送10兩銀子作為你此次受傷的補償,小姐希望這次事件就此結束,大家再不虧欠!」

「什麼?」張路像看白痴一樣看着眼前這個叫巧兒的丫鬟。

隨即張路笑着說道:「巧兒姑娘,你們打殺於我,現在就想用10兩銀子就堵上我的嘴,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巧兒聽見張路似乎不接受小姐的好意,有些生氣地說道:「張路,你要搞清楚是你調戲我家小姐在先才有你被我們的人打這個後續!」

旁邊的王秋兒一聽,可就不同意巧兒的話了,王秋兒接過巧兒的話,很不高興地說道:「李家的巧兒丫鬟,你剛剛那句話不對,我小路哥平時痴迷於英雄美人的話本和聽書,對話本里的故事心生嚮往,你家小姐確實是國色天香,那天你們都是丫鬟打扮,在我小路哥眼裡既然是大戶人家的丫鬟,他自然是可以去認識一下,你家小姐膽子小見狀就要跑,小路哥一着急就去拉,你家小姐要叫,小路哥一慌張就去捂你家小姐嘴,目的是讓她別叫,除了這兩個動作可有其他逾矩的表現,而你們卻直接把他打殺,最後拋屍在城南那麼遠的亂葬崗,李家確實是心狠手辣的人家!」

張路聽了王秋兒為他鳴不平,心裏是特別的感動。眼見王秋兒一直沒吃碗里的冰,就說道:「秋兒,冰要化了,你還不趕緊吃。」

王秋兒聽見張路提醒她才想起自己還有冰塊沒有享用。

王秋兒就馬上端起一隻碗,用可愛的小舌頭去舔冰塊,那叫一個涼爽呀!

這個時候巧兒才注意到桌上之前有兩隻碗,其中一隻被王秋兒端在手上,而另一隻碗里也是滿滿的一塊冰散發著絲絲冷氣。

巧兒想到自己小姐熱得快要中暑了,這裡居然有一碗冰塊,於是端起碗就跑到門口遞給護衛,說道:「快,快馬加鞭地給小姐送過去,讓她吃上一口,小姐都中暑了,你動作要快!」

護衛聞言端起冰塊碗狂奔而去。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張路和王秋兒根本來不及阻止,張路家的一碗冰就這樣被人奪了去。

張路說道:「巧兒姑娘,沒有你這樣做客人的吧!還有李家想10兩銀子就讓我住口沒問題,但是天下悠悠眾口李家又如何堵得住,這次狠毒世家的名號你們李家肯定是背定了,我想想,你們李老太爺在禮部做侍郎,禮部侍郎家的子弟是狠毒之人,哈哈,估計他的政敵很樂意用這個攻擊他,搞不好你們李家的這個侍郎之位說不定還得拱手讓人!」

巧兒聞言一驚,還真有可能如張路所說。

巧兒哪裡還敢耽擱,從荷包里拿出10兩銀子放在桌上就如風一般疾馳而去。

王秋兒自然是不想要這10兩銀子,就對張路說道:「小路哥,我讓人把銀子給他們李家送還回去!」

張路窮得叮噹響,就去拿起了這10兩銀子,說道:「秋兒,銀子咱們要了,我要布置鋪子需要錢,我現在沒能力和李家扳手腕,所以見好就收對我最有利,我剛剛說的那些話,很有可能真的會實現,會有人幫我收拾李家的,呵呵!」

東川郡郡守府。

郡守李方牧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聲罵道:「這個李夢若真的氣死我了,她居然將人打殺至死,現在滿東臨縣傳得沸沸揚揚,我東臨李家幾代人經營的積善人家的口碑被她一下全部抹去,現在只剩下狠毒世家的名號,太可惡了,死不足惜,真是死不足惜,父親也會為此大受影響,我該如何化解,我該如何才能平息這次事件的影響,何人教我?」

就在他旁邊的續弦徐氏眼睛一轉,說道:「老爺,兩個辦法,一是讓夢若以死謝罪!」

李方牧聞言憤怒地看着徐氏。

徐氏一驚趕緊說道:「老爺別急,夢若也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真的讓她以死謝罪,我們還可以把她嫁給那張路,以此就堵死了天下悠悠眾口,爹爹的侍郎之位也不會受到影響!」

李方牧聞言仔細一想,說道:「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之前是想和侯家聯姻,現在看來也沒機會了,咱們馬上回去,連夜趕路也要回去,不能讓這個事情發展大了,那樣會牽扯到我們整個李家!」

隨即李方牧點齊護衛就帶着徐氏連夜趕路往東臨縣而去。

李方牧作為一郡的郡守,護衛極多,自然是不懼山野間的盜匪。

東臨縣李家。

今天李夢若吃到了一小口冰,簡直是爽死了。

她感嘆這個張路家居然有冰窖,可是就算他家有冰窖,這南方也是不可能存下冰塊的。

李夢若百思不得其解!

隨後巧兒就風風火火地回到家裡,把張路說的話原原本本一字不差地說給了李夢若聽。

李夢若越聽越心驚,最後才知道自己已經給李家闖下了大禍。

李夢若急得團團轉,但卻不知道自己如何能解除這個危機。

夜裡李夢若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張路卻是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依舊是王秋兒來把張路叫醒!

張路家和王秋兒家就相隔100米左右,自然串門十分方便。

吃了王秋兒送過來的早飯後,張路便帶着王秋兒去了他的鋪子。

到了鋪子上,只見劉老闆已經搬得差不多了。

張路走進鋪子對裏面的布局進行了設計,隨後便去買相關的座椅。

張路其實也想對鋪子進行重新裝修,奈何他窮沒多少銀子,只得先做個招牌,再換上桌椅,就準備開始營業。

張路辦完這些事情已經中午了,找個餐館吃了飯後就去了鐵匠鋪和木匠鋪。

鐵匠鋪已經把張路的定的貨做好了,張路驗收後沒有問題就付了尾款,並讓鐵匠鋪幫着送去店鋪上。

木匠鋪也做好了張路要的東西,張路檢查沒問題也讓送去他鋪子上。

張路回到鋪子上,就把工具搬入了鋪子的裡間。

然後就和王秋兒一起認真打掃衛生,把添置的座椅板凳擺放好。

下午時刻,定做的招牌也蓋着紅布送到了店鋪,張路就請了雜工幫着他先掛上去,等明天正式營業時候再摘下紅布。

王秋兒問張路說道:「小路哥,咱們就賣那個冰嗎?」

張路聞言神神秘秘一笑,說道:「當然不止是那樣的,不過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人手不夠,所以先賣水果冰棍,等下就會有很多水果送過來,你今天晚上要幫我忙,你去喊小虎哥也來幫幫我,不然做事情做得太晚了,我擔心大伯和嬸嬸要擔心!」

王秋兒自然是知道張路話里的意思,隨即就回家去了。

張路一個人繼續在鋪子上做着準備工作。

張路肯定是想把鋪子裝修成卡座樣式,但是他身上的錢不足以讓他對鋪子進行裝修,所以現在只能做成飯店一樣,只是張路沒有讓客人坐長凳,而是花重金買了椅子,一張四方桌每方一把椅子,整個大堂擺了10張桌子,40把椅子。

傍晚時刻,王山石帶着他娘子李氏和王小虎、王秋兒都來到了張路的鋪子里。

王山石看着裏面的擺設說道:「張路,你這是要開館子?開館子的話,你應該用長凳,椅子才坐幾個人!」

張路連忙回答道:「大伯,我不是開館子,我是開冷飲店。」

王山石從來沒聽過什麼冷飲店,就說道:「冷飲店是幹什麼的?」

張路說道:「就是賣冷飲的,大伯,今天熱不熱,是不是一直想喝涼開水。」

王山石回答道:「今天確實熱,喝下去的水都成了汗,尿都沒怎麼窩!」

張路聞言一笑,說道:「如果我讓大伯您喝上一杯有冰的茶水,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

王山石聞言一愣,隨即面露驚喜神色說道:「侄兒的意思是你有辦法在這炎炎夏日讓人喝冰凍的水!」

張路回答道:「秋兒沒給您說她下午吃冰了的?」

王山石回答道:「她是說了,我不信,所以過來看看。」

張路說道:「走,咱們去裡間,我們就開始製作第一批水果冰棍。」

隨即所有人去了裡間,裏面已經有通過張路製作的簡易過濾桶過濾後的水,然後張路讓王小虎負責把過濾後的水全部燒開,燒開後就放在一邊讓它慢慢涼下來。

王秋兒和李嬸嬸就負責清洗水果和把水果去皮。

王山石就幫着把水果榨成汁和果肉。

張路用榨好的水果汁混着紅糖水不斷地調整比例,只為得到類似他以前吃過的冰棍的味道。

經過不斷的調試,終於得到了類似的口味。

隨即就是在乾淨的冰棍模具裏面刷上薄薄的一層蜂蜜,只為脫模方便。

然後將調配好的果汁倒入模具里,再將模具卡在板子上,把卡滿模具的板子放入特製的桶里,桶里的水剛好淹沒模具板子,卻不會進入模具里和果汁混在一起,最後張路就往桶里的水中放入硝石再蓋上厚厚的布蓋。

張路見該做的已經做好了,就帶着王山石一家人回到了大堂找了一張桌子坐下。

張路便去櫃檯拿來了乾果瓜子還去給大家都倒上了涼白開水。

張路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王秋兒身邊。

李氏看着自己漂亮乖巧的女兒以及旁邊長相帥氣身材高大的張路,心道:「果然是一對璧人,模樣真的很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