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先婚後愛重生成軍嫂後的逆襲之路全文 第9章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清晨,葉寧穿戴整齊出了門。

「葉寧,站住!」

才下樓沒走出多遠,身後就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寧即便不用回頭,也能知道是誰。

片刻之後王馨雪風風火火的來到她面前。

王馨雪的眼神劇烈的晃動着,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剛才只看背影,她都差點兒沒有認出葉寧。

不過才幾天沒見,葉寧看起來竟然瘦了不少。原本及腰的長髮也不見了,只剩下齊耳的短髮。

臉上雖然依舊全都是肉,但是一雙眼睛卻顯得比以前精神了不少,就連鼻樑都似乎高了一些。

一定是剪短的頭髮修飾了這個胖子的臉型,絕對不是她的五官發生了變化!

王馨雪在心裏不滿的腹誹着。

「你這幾天是不是減肥了?難看死了!還有你的頭髮是怎麼回事?剪成這副鬼樣子,看起來不男不女的。」

葉寧聽着她的這番評頭論足,挑起了眉頭。

「你有事嗎?」

「我跟你說的這些你沒聽到嗎?」王馨雪忍不住抬高了音量,對葉寧她向來都是高高在上的。

葉寧冷笑,「你說的我就一定要聽嗎?」

王馨雪難以置信的瞪着她,以前這胖子對她的話都是言聽計從的。

「我是為了你好!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討顧大哥的歡心嗎,顧大哥絕對不會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的。」

葉寧瞧着她這氣急敗壞的模樣,只覺得可笑。

「顧鋒是我丈夫,他喜不喜歡都是我丈夫。倒是你,小妹妹,怎麼對別人的家事這麼關心?知道的是你為了我,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你是有什麼不良的企圖呢。」

葉寧叱吒商場多年什麼樣的牛鬼蛇神沒有見過,王馨雪的那點兒小心思,早就被她看得透透的。

王馨雪的一張俏臉頓時漲的通紅,就算她再有心機但畢竟也是個涉世不深的小姑娘,突然被戳破了心思,臉上是絕對掛不住的。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寧不咸不淡的回道:「你真想讓我打開天窗說亮話?」

王馨雪慌了,同時她也發現葉寧變聰明了,或許是真的猜到了什麼。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來是告訴你,明天上午去文工團報到。」

心虛的岔開話題。

這次輪到葉寧意外了。

王馨雪看着她疑惑的樣子,雖然知道她肯定是在裝模作樣,但還是決定要跟她重新拉近關係。

「葉寧,你真的要好好感謝我。如果不是我給你出了那麼好的主意,顧大哥怎麼可能會幫你找文工團的工作呢。」

這話說出來酸的很。

其實王馨雪現在真是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葉寧的美人計竟然會奏效,不僅真的跟顧鋒圓房了,而且就連工作的事情都有了眉目。

「等等,你的意思是顧鋒去找了文工團?」

葉寧沒辦法相信這件事,以顧鋒對她的態度來看,恐怕恨不得讓她快點兒消失,怎麼可能會幫她找工作呢?

況且昨天顧鋒回來,可是對這件事一個字都沒有提起。

「行了,你就別跟我裝了。明天早上八點半,文工團大廳準時報道。」

王馨雪陰陽怪氣的扔下一句,甚至都已經算盤好了,明天一定要讓葉寧狠狠的丟臉。

看着王馨雪離開的身影,葉寧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出所以然。

暫且把這件事拋到腦後,她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個小時後葉寧坐在了造紙廠採購部主任的辦公室里。

「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嗎?」

「馮主任您好,我叫葉寧。我今天過來是想要跟你談一筆生意的。」

葉寧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主任馮剛,回答問題也是不卑不亢。

四十歲的馮剛,頭髮已經所剩無幾,肚子稍顯凸起,一雙看人的眼睛格外精明。

「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們造紙廠向來是對公不對私,不會跟私人談生意。」

馮剛看人是極準的,面前的這個胖丫頭不管是穿着還是氣質都平平無奇,跟他說談生意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葉寧並不意外他會這麼說,只是繼續說道:「我有一批木屑,可以低價轉讓給貴廠用於紙張生產。」

馮剛都已經準備送客了,到了嘴邊的話語又咽了回去。

這些日子葉寧早就對周邊的這些工廠十分了解了,這座造紙廠規模不算小,據說每年生產的紙張就有上百噸,那麼造紙所需要的原料自然也是十分龐大的數目。

所以當她看到那些被堆積的廢棄木料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裡。

馮剛眼睛眯了起來,「我們這裡是造紙廠,不是過家家玩笑的地方,一點點的木屑根本不值得我們購買。」

葉寧微微一笑,「我當然明白這些,如果我手裡有十噸左右的木屑呢?」

馮剛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十噸?」

葉寧點頭,「對,十噸左右。」

「你哪裡來的這麼多木屑?」馮剛第一個反應就是她在撒謊。

「木屑的來路絕對正規,如果您有興趣我們可以談談價格,而且您絕對會滿意的。」葉寧的語氣非常堅定。

馮剛試圖從她的表情里看出些許的端倪,但是不管他怎麼努力,都瞧不出此時葉寧的情緒。

這個女人既然這麼說,那就說明她是知道原料的採購價格,不過木屑的價格本就高於現在他們所用的原料,難不成她還有什麼驚喜?

葉寧在馮剛的注視下動動嘴角,「一噸一百五十塊。」

其實她不可能知道造紙廠原料的進貨價格,不過卻可以通過現在紙張的售價進行推測。

而她給出的這個價格做出的成本,絕對是可以滿足現在紙張售價的。傅昭寧蕭炎景

說完之後她就留意着馮剛每一個細小的表情。

這次的談判她沒有太多的**,唯一可以憑藉的也就只有豐富的經驗了。

果然馮剛在聽到這個價格的時候,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不過也就只是轉瞬便又搖了搖頭。

「這個價格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進價,恐怕這筆生意做不成了。」

葉寧在心裏暗罵一句老狐狸,同樣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這樣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不過也沒有關係,希望以後還會有合作的機會。」

說完之後她徑直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真的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