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完結前世母親死後,我在府里的待遇如同下人,最後更是曝屍荒野,野狗分食。
重生而來打臉渣爹後,沒想到母親不要我了。
1一覺醒來,看着纖細嫩滑的雙手我一時恍惚,前世嫁入侯府後,夫君嫌我床笫之間不如花樓的重紫姑娘魅惑誘人,便日日留戀花樓不歸家。
婆母恨極了花樓的狐媚子,又要顧及永寧侯府的顏面,火氣無處可發,只能遷怒到我這個留不住丈夫的女人身上。
從開始的冷言冷語到後面日日都要我去她身前晨昏定省,更是要跪在旁邊為她布菜,一直伺候着。
更是不顧我是刺史的女兒與妯娌開始以各種的理由罰我做些下人做的活計。
在她們日日磋磨下我的雙手很快便粗糙不堪,夜晚更是常常因長瘡疼痛的難以入眠。
自此每逢深夜,我無時無刻都向著已故的母親懺悔着我的罪孽。
沒成想一覺醒來我竟回到了父親與表姑陷害母親的那一日。
「采荷,今日是哪日?」
看着身旁的采荷我心裏一酸,前世母親死後,表姑立馬就把我身邊與我親近之人趕走的趕走,發賣的發賣,後來直至我嫁進侯府再也沒有采荷的消息。
「今日是十一月初九啊,小姐,你可還要帶些什麼?
老爺夫人早已收拾好備好馬車等着我們呢!」
采荷雖疑惑我的問題但也解惑道。
十一月初九,不好,今天是去永安寺祈福的日子!
前世這日母親便是在寺廟中撞破父親與表姑的**反被他們誣陷通姦。
我還被表姑挑唆的把假姦夫送到母親床上,自此母親通姦的罪名被坐實!
最終被浸豬籠而死,而我的悲劇人生也開始。
想起這些我便急匆匆地趕到府邸門口的馬車處,一把掀開馬車中的布簾一腳踏進馬車內,見到日思夜想的母親一把抱了過去。
「這孩子今日是怎麼了?
咋咋唬唬的,東西收拾好了嗎?
一點也沒有刺史家千金的派頭!」
母親拍拍我的背打趣着。
「母親,采荷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因為想你就先出來了。」
我朝着母親撒嬌道。
「好了好了,過兩年就要嫁人了還這樣纏着你娘也不怕羞,既然你出來了,那我們就啟程出發吧,對了你表姑的馬車在後面,你要不要與她同乘一輛?」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