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哪怕知道他做這些,是因為林玥是病人,是因為她替他擋了酒瓶。
可許鹿桐的心仍然沉了一下。
從前對林玥永遠都是冷漠無視的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會關心她了。
他對林玥的厭惡似乎也越來越淡。
許鹿桐並不相信林玥說的她身上有系統,如果林玥也是攻略者,那身為攻略者的自己,必定能感受到她身上不一樣的氣息。
可是,她身上沒有。
所以,這無非是林玥編出來,想獲得梁牧關注的手段罷了。
這九年,林玥像瘋魔了一樣愛着梁牧,甚至連性命都可以不要,她不知道她還會編出什麼樣的謊言。
許鹿桐的心有些發緊。
這時,系統又再次跳了出來。
目標人物攻略值已達90%,請宿主加油,努力完成任務。
攻略值在90%這個階段,已經停留了很久很久。
只有完成結婚,才能徹底成功。
她一定要完成任務,這樣才能活着跟梁牧相守。
所以,她絕對不能讓林玥成為變數。
很快,林玥就出院了。
梁牧不用再去看她,許鹿桐鬆了一口氣。
但林玥沒有那麼輕易放棄,一天早上,許鹿桐正在準備早餐。
梁牧在洗手間洗漱,手機就放在桌上。
「叮咚。」
他手機上收到了一條新短訊。
許鹿桐垂眸,正好看到了林玥的名字。
她動作一頓,還是拿起手機點開來看。
我被砸傷了,你來看看我好不好……這是系統對我的懲罰,你不來我會死的。
許鹿桐看着這跟從前如出一轍的求救,最後,默默的刪掉了短訊。
將手機再次放回原位。
梁牧過來之後,她就像沒有看過到這條短訊一樣,繼續若無其事的吃着早餐。
「晚上早點回來。」
吃完早餐,許鹿桐幫他整理領帶,在門口送他走。
梁牧低頭在她額間落下一吻。
「乖乖等我。」
許鹿桐笑着點頭。
等到梁牧的車徹底開遠後,她眼裡的笑意才慢慢散開。
沒一會兒,許鹿桐也離開了家,去了林玥的住址。
她按響門鈴,裏面的人很快就開了。
「阿牧,你來……」看見許鹿桐的臉,林玥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而許鹿桐上下打量着她,林玥身上果然一點傷都沒有。
她諷刺的開口:「被砸傷了?」
林玥眼神有些閃躲:「怎麼會是你?」
許鹿桐無心跟她周旋,開門見山:「林玥,你根本就沒有綁定什麼系統,你一直在騙阿牧,就是為了讓他對你心軟,對吧?」
見她直接拆穿自己,林玥原本還有些心虛,但也許是被看穿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沒錯,這些是我編的,」她挑釁道:「我知道阿牧對你一往情深,但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適合他的人,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第六章許鹿桐一時竟不知道是可笑還是荒唐。
看着林玥眼底的執念,她搖了搖頭,冷淡的開口:「可是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對手,你不配。」
林玥臉色一白。
「以後別再糾纏阿牧了,他不會喜歡你的。」
留下這句話,許鹿桐就離開了。
而林玥盯着她的背影,眼裡閃過一抹濃濃的嫉恨。
忽而,嘴邊又勾起了冷笑。
可是,許鹿桐,如果你真的一點都不擔心,今天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兒呢?
……許鹿桐決定等梁牧晚上回來,就把林玥一直在欺騙他的這件事告訴他。
可還沒等到晚上,梁牧就回來了。
彼時許鹿桐正在書房寫婚禮的邀請函,他怒氣沖沖的闖進來,猛地拽住了她的手腕。
「你為什麼要刪掉林玥發給我的求救短訊?」
一進門,便是一句冷聲質問。
許鹿桐手腕被抓得生疼,幾乎要以為自己是幻聽了。
梁牧從未用如此冷的語氣跟她說話過。
第一次,竟然是為了林玥。
原本想說的那些話都被這一聲質問驚得堵在喉嚨里,許鹿桐又聽見他說:「你知不知道,林玥被掉下來的天花板砸傷,差點連命都沒了!」
怎麼可能了,明明她去的時候她還好好的!
許鹿桐知道林玥又在騙人,便也直接說了出來。
「騙人?
她現在就躺在醫院生死未卜,許鹿桐,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鐵石心腸了?」
梁牧看向許鹿桐的眼神里,頭一次帶着失望。
這樣的眼神比刀還扎心,許鹿桐只覺得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