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哪怕知道他做這些,是因為林玥是病人,是因為她替他擋了酒瓶。
可許鹿桐的心仍然沉了一下。
從前對林玥永遠都是冷漠無視的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會關心她了。
他對林玥的厭惡似乎也越來越淡。
許鹿桐並不相信林玥說的她身上有系統,如果林玥也是攻略者,那身為攻略者的自己,必定能感受到她身上不一樣的氣息。
可是,她身上沒有。
所以,這無非是林玥編出來,想獲得梁牧關注的手段罷了。
這九年,林玥像瘋魔了一樣愛着梁牧,甚至連性命都可以不要,她不知道她還會編出什麼樣的謊言。
許鹿桐的心有些發緊。
這時,系統又再次跳了出來。
目標人物攻略值已達90%,請宿主加油,努力完成任務。
攻略值在90%這個階段,已經停留了很久很久。
只有完成結婚,才能徹底成功。
她一定要完成任務,這樣才能活着跟梁牧相守。
所以,她絕對不能讓林玥成為變數。
很快,林玥就出院了。
梁牧不用再去看她,許鹿桐鬆了一口氣。
但林玥沒有那麼輕易放棄,一天早上,許鹿桐正在準備早餐。
梁牧在洗手間洗漱,手機就放在桌上。
「叮咚。」
他手機上收到了一條新短訊。
許鹿桐垂眸,正好看到了林玥的名字。
她動作一頓,還是拿起手機點開來看。
我被砸傷了,你來看看我好不好……這是系統對我的懲罰,你不來我會死的。
許鹿桐看着這跟從前如出一轍的求救,最後,默默的刪掉了短訊。
將手機再次放回原位。
梁牧過來之後,她就像沒有看過到這條短訊一樣,繼續若無其事的吃着早餐。
「晚上早點回來。」
吃完早餐,許鹿桐幫他整理領帶,在門口送他走。
梁牧低頭在她額間落下一吻。
「乖乖等我。」
許鹿桐笑着點頭。
等到梁牧的車徹底開遠後,她眼裡的笑意才慢慢散開。
沒一會兒,許鹿桐也離開了家,去了林玥的住址。
她按響門鈴,裏面的人很快就開了。
「阿牧,你來……」看見許鹿桐的臉,林玥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而許鹿桐上下打量着她,林玥身上果然一點傷都沒有。
她諷刺的開口:「被砸傷了?」
林玥眼神有些閃躲:「怎麼會是你?」
許鹿桐無心跟她周旋,開門見山:「林玥,你根本就沒有綁定什麼系統,你一直在騙阿牧,就是為了讓他對你心軟,對吧?」
見她直接拆穿自己,林玥原本還有些心虛,但也許是被看穿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沒錯,這些是我編的,」她挑釁道:「我知道阿牧對你一往情深,但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適合他的人,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第六章許鹿桐一時竟不知道是可笑還是荒唐。
看着林玥眼底的執念,她搖了搖頭,冷淡的開口:「可是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對手,你不配。」
林玥臉色一白。
「以後別再糾纏阿牧了,他不會喜歡你的。」
留下這句話,許鹿桐就離開了。
而林玥盯着她的背影,眼裡閃過一抹濃濃的嫉恨。
忽而,嘴邊又勾起了冷笑。
可是,許鹿桐,如果你真的一點都不擔心,今天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兒呢?
……許鹿桐決定等梁牧晚上回來,就把林玥一直在欺騙他的這件事告訴他。
可還沒等到晚上,梁牧就回來了。
彼時許鹿桐正在書房寫婚禮的邀請函,他怒氣沖沖的闖進來,猛地拽住了她的手腕。
「你為什麼要刪掉林玥發給我的求救短訊?」
一進門,便是一句冷聲質問。
許鹿桐手腕被抓得生疼,幾乎要以為自己是幻聽了。
梁牧從未用如此冷的語氣跟她說話過。
第一次,竟然是為了林玥。
原本想說的那些話都被這一聲質問驚得堵在喉嚨里,許鹿桐又聽見他說:「你知不知道,林玥被掉下來的天花板砸傷,差點連命都沒了!」
怎麼可能了,明明她去的時候她還好好的!
許鹿桐知道林玥又在騙人,便也直接說了出來。
「騙人?
她現在就躺在醫院生死未卜,許鹿桐,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鐵石心腸了?」
梁牧看向許鹿桐的眼神里,頭一次帶着失望。
這樣的眼神比刀還扎心,許鹿桐只覺得心痛難當。
她顫聲反問:「所以,你現在是因為她,在跟我生氣?」
梁牧怔了一下,像是也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荒唐,剛要開口,懷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他臉色一變,沒空再管許鹿桐,轉身大步離開。
許鹿桐垂在兩側的手不自覺攥緊了,心裏密密麻麻的傳來刺痛。
如果沒聽錯的話,方才,她聽到電話那頭的人是林玥。
她強忍着疼痛,腳步凌亂的也跟了出去。
醫院。
許鹿桐看見梁牧走進了一個病房,她也立刻跟過去。
只見林玥居然真的滿身傷躺在床上,淚水淹了滿臉。
她哽咽的開口:「你現在相信我了嗎?
我真的有系統在身上,如果你不管我,我會死的……」以前,梁牧每次聽到她這番說辭都會嗤之以鼻。
但此刻,他沉默的看着林玥,很久沒有說話。
甚至看到林玥流出眼淚後,下意識抬手擦掉。
他沉聲開口:「你好好休息,別老是哭。」
門外,許鹿桐被他的動作刺痛了雙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悲哀的發現,她剛剛竟然從梁牧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心疼。
可那,卻是為了林玥。
他,居然在心疼林玥。
這裏面的人,真的是她的梁牧嗎?
思緒一下子飄到了很久以前。
她想起曾經梁牧有一次生病住院,自己一邊守在他病床前,一邊忍不住流淚。
少年低着頭,溫溫柔柔的幫她擦掉眼淚。
「桐桐,你再哭,我的心就要疼死了。」
到最後,連醫生都搞不清生病的到底是誰。
現在,她已經很久沒有哭過了。
可是,曾經只屬於自己的安慰,他卻給了別人。
許鹿桐再也看不下去,狼狽的轉身離開。
她跌跌撞撞的回到家,看着桌子上的婚禮邀請函,忍不住紅了眼眶。
年少情深走過這麼多年,可這卻是她第一次產生懷疑。
自己的攻略任務,真的還能順利完成嗎?
在書房不知發了多久的呆,直到晚風從窗外吹到她身上。
屋外,夜涼如水。
許鹿桐才終於回過神來,原來已經天黑了。
可是,梁牧還是沒有回家。
他還在陪林玥嗎?
許鹿桐獃獃的坐在書房,周圍一片靜寂,就如同她此刻荒蕪的心。
第七章她始終想不明白,那個曾經無條件信任自己的人,為什麼會選擇相信林玥。
許鹿桐心裏悶悶的疼,眼眶已經通紅,卻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下來。
那是梁牧啊,是說過會永遠站在她這邊的梁牧。
十二歲,他為了她跟混混打架,斷了幾根肋骨;十五歲,他因為她一句怕黑,每晚都跨越三四條街來到學校門口等她,說他是她永遠的騎士;十八歲,他用漫天的薰衣草花海給她告白,向全世界宣告他對她的愛意。
空蕩蕩的家裡,許鹿桐一個人站在燈下拉起了長長的影子。
不知不覺,那股熟悉的劇痛又涌了上來。
許鹿桐痛的蹲下了身子,將自己蜷縮在了一起。
「疼,好疼……」她全身顫抖着,甚至連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系統的聲音再次跳出來。
檢測到宿主需要目標人物陪伴,請儘快完成陪伴任務,否則懲罰將繼續。
許鹿桐眼睫顫抖,拿着手機想要撥出號碼,但是手一抖,手機就滾到了桌子底下。
劇烈的疼痛撕心裂肺的傳來,她渾身發抖,疼得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懲罰翻來覆去的折磨着她,不知過了多久才結束。
梁牧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他在卧室沒看到許鹿桐,心裏突然一緊。
最後在書房找到了她,可心還沒放下,就又看到她蒼白無比的臉色。
「怎麼了?」
他的情緒已經恢復了冷靜,但是許鹿桐卻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着他。
梁牧被她看的心慌,彷彿這時才意識到自己白天有多過激。
他把許鹿桐從地上抱起來,抱回了卧室。
許鹿桐沒掙扎,也沒說話。
梁牧坐在床沿,把她整個人都抱在自己懷裡,一邊道歉一邊哄:「桐桐,是我不好,我不是故意對你生氣的,只是之前林玥才為了救我受傷,這次又傷的很重,我怕出事。」
「我錯了,你罵我好不好?」
許鹿桐越沉默,他的心就越慌。
可不管他怎麼哄,許鹿桐就是不說話,反而是終於哭了出來,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