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街北?
顧一鳴一怔,連唐璉什麼時候掛掉的電話也不知道。
他坐起身,遲疑了一會兒才拿起風衣又走了出去。
發動車子,顧一鳴感覺握着方向盤的手都在微微顫抖,難道唐璉良心發現要跟他坦白,然後待他去見許鹿桐了嗎?
車速比平常快了些,不一會兒就到了北街,唐璉一臉悠哉的靠在路燈下,看到顧一鳴的車子停了下來,立刻跑了過去。
「來的挺快的嘛!」唐璉調侃道。
顧一鳴關上車門,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那棟小院,語氣卻帶着滿滿的鄙夷:「來這兒幹什麼?」
唐璉一拳打在顧一鳴的肩上,莫名笑了:「別裝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蹤我?你都知道她在那兒為什麼不進去?」
顧一鳴眼瞳一怔,轉身靠在車門,沒有答話。
唐璉也靠在車頭,雙手環抱着,看着那棟小院二樓亮着燈的房間,緩緩說道:「你用的是她的眼睛,又不是她的心,怎麼就變得這麼糾結了?你本來是個果斷孤傲的人呢,怎麼在許鹿桐這事兒上表現的這麼磨嘰?」
顧一鳴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眼神突然溫柔起來,彷彿看見了屋內的人一般。
「老實說,以你的能力,不可能找不到她,你是在害怕找到的是她的屍體吧?」唐璉腳尖踢了踢雪:「梟寒,我們是從悠悠起長大的兄弟,我不會騙你,但不也不會因為和你的情誼去忽略別人。許鹿桐她真的很愛你,她已經把她一生最好的時光和餘生最珍貴的眼睛給了你,你難道還要為了你那可笑的自尊再次傷害她嗎?」
唐璉的話重重砸在顧一鳴的心上,句句都直戳他的死穴。
「她現在的日子已經開始倒計時了,你若不抓緊,恐怕你最後剩下的也只剩下這雙眼睛了。」唐璉望着顧一鳴,語氣誠懇而擔憂。
顧一鳴只覺眼眶有一絲酸澀,他知道唐璉是為他好,只是現在他們之間有着太多恩怨,就算他放下,許鹿桐也唐也放不下。
唐璉拍了拍他的肩:「算了,先走吧,知道她平安就行了,只要你不放棄,慢慢來也行。」
「不,你先走吧,我想在這兒待會兒。」顧一鳴沒有動,只是戀戀不捨的看着那扇窗戶。
唐璉無奈的聳聳肩:「隨你便。」
顧一鳴靠在車旁,看着那扇窗戶看了一整夜,等見方姨出門倒垃圾,他才坐進車裡發動車子離去。
車子停在一家豪華的婚紗店門口,櫥窗中的人偶穿着各種華麗的婚紗。
他和許鹿桐結婚的時候並沒有舉行婚禮,登記也是匆匆忙忙的,許鹿桐在領證後說過,她其實很想穿一次婚紗。
但那時候顧一鳴看不見,諷刺她多此一舉。
想到這兒,顧一鳴的手不禁又重握了幾分。
一瞬間,他似乎做了什麼決定,他倏然打開車門,大步走了進去。
而在季家大宅,季芸再一次和季老爺子吵了起來。
「爺爺,你是真的不準備改遺囑是嗎?」季芸站在一邊,幾乎快要失控。
季老爺子剛下去的血壓又上來了,他怒視着季芸,罵道:「你是盼着我死嗎?這遺囑不會改,除非我悠悠真的死在我這把老骨頭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