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江天聽完後緊接着就說出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這不是恰好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大事,在濱海的輪船上也有一場應酬,但是中途那場應酬上應該在的大人物突然就不見了。」
「之後才聽他的手下說那個人掉海里了,現在還沒撈到呢。」
許鹿桐聽着雲里霧裡的,「那個人自己掉海里了?還是自殺跳海的?」
江天聽着許鹿桐口中對這件事情的揣測,突然就笑了,「不是,在現場還發現了好幾把帶血的刀,估計是被人謀害的。」
「我剛好聽說阿諾當時也在那,就過來問問。」
許鹿桐狐疑地看着江天,嘖嘖了兩聲,「你剛剛這個架勢可不是過來問問吧,你不會以為我會救那個人吧?你說的那人長得帥嗎?但是大人物至少也得四五十歲吧,我怎麼可能會救這種人?」
江天嘿嘿笑了一下,然後才搖頭對許鹿桐說道:「不是,恰恰相反的就是這個人很年輕,而且還長得很帥,所以我才來看看阿諾你有沒有把人帶回來。」
「有多帥?」許鹿桐靠在沙發上,期待地看向江天等着回答。
誰知江天一點都不知廉恥,「倒是比我差點。」
許鹿桐頓時就憋不出開始笑了起來,「你對誰都是這麼說吧,說實話。」
江天明顯有點不太高興,但還是對許鹿桐說出了實話,「這個人阿諾是認識的,不就是陽城顧氏集團的顧總嗎?」
看江天說的這麼仔細,許鹿桐這才表示的確是有一點印象,「那出了這麼大的事,電視裏面應該有報道吧?」
說著許鹿桐就開啟了電視機,果然新聞就正在播放顧一鳴遇害墜海下落不明的報道。
這個消息一出,可以說是整個金融界都一定要變天了。
新聞上還報道出了顧一鳴的照片,說是在召集廣大人民注意這個人的行蹤。
許鹿桐特意在這一幕按下了暫停,然後仔細觀察着顧一鳴的照片,實際上是注意到了最下邊那一行小字上面的那串電話號碼。
嘴裏還感嘆着:「我好像的確是有點影響,長得就是我的菜啊。」
江天在後面咳嗽了一聲,見到前面在那看帥哥的許鹿桐一點也沒有收斂,乾脆就把遙控器搶到了手上換台了。
「阿諾,我沒別的事了,這個禮物就當做是賠罪吧,先走了。」
許鹿桐還有點驚訝:「就走了?平常不是都要留在這吃頓飯再走嗎?」
江天邊走邊說道:「等我下次再來補上吧。」
許鹿桐確認江天走了之後,把門鎖上了。
回到房間打開衣櫃,就看到顧一鳴的臉是通紅通紅的,許鹿桐第一時間還以為是這個柜子不透氣,給顧一鳴憋的,還在那說慢慢地呼吸,她不知道這個柜子不透氣。
但是顧一鳴心裏很清楚,這個柜子透氣的很。
顧一鳴只是抬頭看到了許鹿桐的私人衣物,再加上柜子裏面有點悶,就感覺全身燥熱的很。
得虧江天走的還算是快的。
不然的話顧一鳴在裏面待的越久,見到許鹿桐就越是感覺羞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