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做錯事的自覺,以後未經允許不要碰我,現在收拾東西滾去外面睡。」
「你會原諒我嗎?
我保證以後不會了,真的,求求你—」他沒說完,我甩了他一巴掌。
「我讓你滾去外面睡,立刻,馬上。」
周辰默然收拾東西出去了。
3七年了,自問什麼感覺?
噁心,非常噁心。
周辰知道我最厭惡什麼,畢竟我父親就是這樣一個人,**,找小三小四小五……我甚至分不清哪些是小姐,哪些是父親的出軌對象,他把女人無差別的帶回家。
而我母親只會呆愣愣看着,她早就抑鬱了、痴傻了。
我哭過勸過,求她看看我,沒用。
她為了那個渣滓毀了自己。
這樣一個原生家庭,我本不相信愛情和婚姻。
可周辰像是我父親的另一個極端,他溫柔體貼、乾淨包容。
大概是在黑暗呆久了,也會渴望陽光。
我答應他、接受他。
周辰知道我的家庭情況,向我保證會做一個好丈夫、好爸爸。
他眼中的赤誠和真情化作熱血,融進我的心臟。
可他食言了,他把我痛恨、厭惡的事做了個遍。
他背叛我。
我要毀了他。
4開始幾天,我只管拿鞭子抽他。
這種鞭子掌握好技巧,打在人身上也就當時痛,恢復得很快。
又過了幾天,抽完我會給他上藥。
他意識到我們間的關係在緩和,眼中透漏着小心和驚喜。
直到今晚,我在卧室給他抹葯。
我們倆坐在地毯上,靠得很近。
我低頭塗著藥膏,周辰手伸過來試探着想放在我腿上。
我察覺到起身退開了。
他有些失落地低頭。
我退到床上,居高臨下地看着他:「上來。」
他驚訝又驚喜,上床的姿勢連滾帶爬。
不過上了床我照樣抽他。
不一樣的是,這次不只是疼了。
我不允許周辰碰我,他已經不幹凈了,我不會再要他。
看着他沉浸其中,我想,在疼痛中獲得快樂,這會很難忘、很刺激吧。
5我去上了第二節課,講的是各種玩具,課後每個學員都可以領到一份。
我變本加厲地對他。
他被我的瘋狂感染,眼神虔誠,匍匐腳下。
看得出來周辰很喜歡這種刺激和新鮮感,可惜我不會這麼陪他玩下去。
我在他最上頭的時候把東西扔了,恢復了以前的溫柔賢良。
摸着他被打出來的鞭痕,我滿眼心疼:「我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