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張無忌謝遜北冥神功

本書已說明,單女主趙敏,會爭霸,慢熱,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三十多章的左右就會暴打滅絕搶倚天,不要着急!真的不要着急,請大家好好看,數據好了作者才能寫的更好!拜託屏幕前帥氣、美麗的讀者大大們,加一下書架、五星好評,作者才能更有動力的碼字!求求了!

北海冰川之上,碎冰或大或小懸浮其中,陣陣寒氣散發。

一座極大的島嶼置於冰川之上,島上怪石嶙峋,奇形怪狀,在島的最深處,一道火柱噴射而出,正是火山噴發之景。

火山旁,卻是一片翠綠,好像早春一般。

島上的種種,是那麼的突兀不和,想來應該不會有人居住才對。

但隨之而來的聲音,打破了這種寧靜。

「啊!爹娘,義父,火山又噴發了!快跑啊!」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一個穿着粗布衣服、約六七歲的小孩子從山洞中跑出來,頭上戴着動物皮毛織成的暖帽,手裡還捧着一個木碗,看上去,莫名的有些滑稽。

「無忌!」

兩男一女跟着跑了出來,其中一個長相清秀、身形消瘦,正是武當派張三丰真人第五弟子鐵畫銀鉤張翠山!

還有一個滿頭金髮,身材魁梧,只是雙眼無神,終究是缺少了一絲韻彩,乃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金毛獅王,謝遜!

至於那一位女子,則是容貌嬌艷,即便是一身粗布衣服,也擋不住那一身的氣質,是白眉鷹王殷天正之女殷素素。

「臭小子,你跑的倒是快!哈哈哈!」

謝遜看着小小的一個張無忌,將手中的屠龍刀插入地上,一把抱起來張無忌,用自己的胡茬子扎張無忌的小臉蛋。

「義父,你的鬍子好扎啊。」

「你這個小吃貨,逃跑都不忘了拿着飯碗!」

殷素素看着張無忌手中的飯碗,有些哭笑不得。

「娘,別捏我的臉。」

張無忌鬱悶了,義父喜歡拿鬍子扎自己,親娘喜歡揉自己的臉。

「好好好,不捏,不捏。」

殷素素嘴上如此說著,手卻還是放在張無忌臉上揉捏。

「火山已經停了,回去吃飯吧。」

張翠山笑着看張無忌等人,溫和一笑。

回到山洞後,裏面的飯菜已經落上了灰塵,不過這對幾人來說已經習慣,繼續動筷吃起來。

「無忌,快點吃飯,今天該義父教你武功了。」

謝遜摸了摸張無忌的小腦袋說道。

「知道了,義父!」

張無忌乖乖的吃着飯,夾起一個魚頭放進了謝遜的碗里,「義父,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魚頭。」

「嗯,無忌真孝順義父。」

謝遜端起碗,吃起來魚肉,一副享受的樣子,「五妹啊,你做飯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還要說大哥您,不嫌棄小妹做的飯菜才是。」

殷素素這些年來,從十指不沾陽春水,到現在已經可以做出來許多美味的佳肴。

張翠山雖然會做飯,但是還要去山裡打獵,或者教張無忌讀書識字,謝遜則是雙目失明,這做飯的事情只能落到她的身上來了。

至於張無忌,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不過是好心扶老太太過馬路,誰能想到居然被訛,一輛貨車剛好失控撞了過來!

老太太一個起跳,比兔子都快,直接溜走了,自己卻是慘死在貨車下,本以為這輩子就這麼過去了的他,誰能想到睜眼醒過來,就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張無忌!

對他來說倒無所謂,本來就是孤兒院長大的他,根本沒有親人,最喜歡的就是武俠中的快意恩仇,也只有這才能給他慰藉。

如今身在其中,更是成為了張無忌!一想到那縱橫天下的武功,當真是令人心馳神往!

……

「無忌,昨天義父教你的東西還記得嗎?」

謝遜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塊崖石上,手中拿着一截小竹棍,考究張無忌的功課。

「無忌記得!」

張無忌張嘴念了出來,「拳學之道在凝神,意在力先方制勝。神不外馳,氣不外泄;神歸無穴,欽離已交,猛烈精進;至虛之極,收靜之篤。」

「……」

這些拳法的口訣要領,是謝遜昨天傳給他的,或許是穿越者福利,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

謝遜聽着張無忌洋洋洒洒的將自己總結出來的拳法精要牢記下來,心中也是高興至極,連聲說了三個「好」字。

「好好好!想不到無忌你的天賦如此之高,假以時日,必能超越義父,成為武林中頂尖的高手!」

高興之餘,他也是不忘提醒着,「現在記住不代表以後,我教給你的東西,每天都要溫習,知道嗎?」

「孩兒明白了!」

張無忌知道謝遜全是為自己着想,前世沒有親人的他,格外珍惜這份親情。

「既然如此,義父今天就不給你布置任務了,去玩吧!」

謝遜拍了拍張無忌的小腦袋,抱着屠龍刀去了海邊,打算繼續琢磨屠龍刀上面的奧秘。

看着謝遜的背影,張無忌很想告訴他,別想了,想破頭都想不出來的!

不過他知道這是謝遜的執念所在,人啊,就是要有個盼頭,若是真的解開了刀劍的秘密,自己這個義父反而會沒了往日的鬥志。

想到這,張無忌就從崖石上跳下去,向深山處跑去,這裡沒有手機電腦,也只能去山林之中打獵玩了。

冰火島上的山石都是火山噴發之後冷卻而成,因此長的都是奇形怪狀,周圍樹木更是由於無人管轄,長得高大無比,樹枝相互交叉,連頭頂上的太陽都給遮蔽住,一片幽暗。

張無忌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