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張無忌謝遜北冥神功

第2章 張無忌張翠山四年後

本書已說明,單女主趙敏,會爭霸,慢熱,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三十多章的左右就會暴打滅絕搶倚天,不要着急!真的不要着急,請大家好好看,數據好了作者才能寫的更好!拜託屏幕前帥氣、美麗的讀者大大們,加一下書架、五星好評,作者才能更有動力的碼字!求求了!

北海冰川之上,碎冰或大或小懸浮其中,陣陣寒氣散發。

一座極大的島嶼置於冰川之上,島上怪石嶙峋,奇形怪狀,在島的最深處,一道火柱噴射而出,正是火山噴發之景。

火山旁,卻是一片翠綠,好像早春一般。

島上的種種,是那麼的突兀不和,想來應該不會有人居住才對。

但隨之而來的聲音,打破了這種寧靜。

「啊!爹娘,義父,火山又噴發了!快跑啊!」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一個穿着粗布衣服、約六七歲的小孩子從山洞中跑出來,頭上戴着動物皮毛織成的暖帽,手裡還捧着一個木碗,看上去,莫名的有些滑稽。

「無忌!」

兩男一女跟着跑了出來,其中一個長相清秀、身形消瘦,正是武當派張三丰真人第五弟子鐵畫銀鉤張翠山!

還有一個滿頭金髮,身材魁梧,只是雙眼無神,終究是缺少了一絲韻彩,乃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金毛獅王,謝遜!

至於那一位女子,則是容貌嬌艷,即便是一身粗布衣服,也擋不住那一身的氣質,是白眉鷹王殷天正之女殷素素。

「臭小子,你跑的倒是快!哈哈哈!」

謝遜看着小小的一個張無忌,將手中的屠龍刀插入地上,一把抱起來張無忌,用自己的胡茬子扎張無忌的小臉蛋。

「義父,你的鬍子好扎啊。」

「你這個小吃貨,逃跑都不忘了拿着飯碗!」

殷素素看着張無忌手中的飯碗,有些哭笑不得。

「娘,別捏我的臉。」

張無忌鬱悶了,義父喜歡拿鬍子扎自己,親娘喜歡揉自己的臉。

「好好好,不捏,不捏。」

殷素素嘴上如此說著,手卻還是放在張無忌臉上揉捏。

「火山已經停了,回去吃飯吧。」

張翠山笑着看張無忌等人,溫和一笑。

回到山洞後,裏面的飯菜已經落上了灰塵,不過這對幾人來說已經習慣,繼續動筷吃起來。

「無忌,快點吃飯,今天該義父教你武功了。」

謝遜摸了摸張無忌的小腦袋說道。

「知道了,義父!」

張無忌乖乖的吃着飯,夾起一個魚頭放進了謝遜的碗里,「義父,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魚頭。」

「嗯,無忌真孝順義父。」

謝遜端起碗,吃起來魚肉,一副享受的樣子,「五妹啊,你做飯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還要說大哥您,不嫌棄小妹做的飯菜才是。」

殷素素這些年來,從十指不沾陽春水,到現在已經可以做出來許多美味的佳肴。

張翠山雖然會做飯,但是還要去山裡打獵,或者教張無忌讀書識字,謝遜則是雙目失明,這做飯的事情只能落到她的身上來了。

至於張無忌,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不過是好心扶老太太過馬路,誰能想到居然被訛,一輛貨車剛好失控撞了過來!

老太太一個起跳,比兔子都快,直接溜走了,自己卻是慘死在貨車下,本以為這輩子就這麼過去了的他,誰能想到睜眼醒過來,就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張無忌!

對他來說倒無所謂,本來就是孤兒院長大的他,根本沒有親人,最喜歡的就是武俠中的快意恩仇,也只有這才能給他慰藉。

如今身在其中,更是成為了張無忌!一想到那縱橫天下的武功,當真是令人心馳神往!

……

「無忌,昨天義父教你的東西還記得嗎?」

謝遜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塊崖石上,手中拿着一截小竹棍,考究張無忌的功課。

「無忌記得!」

張無忌張嘴念了出來,「拳學之道在凝神,意在力先方制勝。神不外馳,氣不外泄;神歸無穴,欽離已交,猛烈精進;至虛之極,收靜之篤。」

「……」

這些拳法的口訣要領,是謝遜昨天傳給他的,或許是穿越者福利,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

謝遜聽着張無忌洋洋洒洒的將自己總結出來的拳法精要牢記下來,心中也是高興至極,連聲說了三個「好」字。

「好好好!想不到無忌你的天賦如此之高,假以時日,必能超越義父,成為武林中頂尖的高手!」

高興之餘,他也是不忘提醒着,「現在記住不代表以後,我教給你的東西,每天都要溫習,知道嗎?」

「孩兒明白了!」

張無忌知道謝遜全是為自己着想,前世沒有親人的他,格外珍惜這份親情。

「既然如此,義父今天就不給你布置任務了,去玩吧!」

謝遜拍了拍張無忌的小腦袋,抱着屠龍刀去了海邊,打算繼續琢磨屠龍刀上面的奧秘。

看着謝遜的背影,張無忌很想告訴他,別想了,想破頭都想不出來的!

不過他知道這是謝遜的執念所在,人啊,就是要有個盼頭,若是真的解開了刀劍的秘密,自己這個義父反而會沒了往日的鬥志。

想到這,張無忌就從崖石上跳下去,向深山處跑去,這裡沒有手機電腦,也只能去山林之中打獵玩了。

冰火島上的山石都是火山噴發之後冷卻而成,因此長的都是奇形怪狀,周圍樹木更是由於無人管轄,長得高大無比,樹枝相互交叉,連頭頂上的太陽都給遮蔽住,一片幽暗。

張無忌走在這種山林之中,一片寂靜,靜的甚至聽得清自己的腳步聲。

他年紀雖小,但父母張翠山和殷素素都是武學世家,自己的體質更是不差,平時多吃肉食,又跟着謝遜練功打好了根基,身體壯的像小牛犢子似的!

不然也沒有底氣在山林之中行走。

張無忌漫無目的的走着,忽然看到前方一隻野兔跑過去。

「今晚加餐有着落了!」

一念至此,張無忌拉起彈弓,就去追前面的兔子。

放入彈丸,剛瞄準野兔的頭部,誰料這野兔竟然一頭撞上了前方的石壁。

「哈哈,這傻兔子,自尋死路!」

張無忌看着這一幕直接樂了。

隨之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現,這兔子竟然直接竄了進去,沒了蹤影。

「怎麼回事?難不成這隻兔子會穿牆?」

這下把張無忌搞不懂了,這個地方他來過很多次了,就是一個普通的崖壁,除了上面有許多的藤曼,沒啥特別的。

出於心中的好奇,張無忌撥開雜草,穿過擋在前方的幾棵大樹,走到了崖壁前,看着上面纏繞着的藤曼,費勁撥弄着。

這些藤曼盤結在一起估計有些年頭了,一根根的都粘在一起,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竟然有些困難。

隨即從腰間拔出了一把骨刀,用力的刺進去,三兩下將這些藤曼破開。

眼前終於清亮,在張無忌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成年男子大小的入口,洞口周圍和下面的路,都長滿了青苔,再加上藤曼和前方樹木的遮掩,難怪一直沒有人發現這裡。

「看來已經多年未曾有人踏足此地,莫非有什麼奧秘不成?」

想到這裡,心中一片火熱,全都是對於未知的好奇,邁步走入其中。

就在張無忌踏入山洞後,似乎觸發了某種機關,兩旁竟然散發出來淡淡的熒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張無忌從未見過這種神奇的現象,卻也不想過多的深究,繼續向裏面走去。

地上都是青苔,一個不小心就要滑倒,因此張無忌走的十分小心。

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到了盡頭,前方是一處石門,石門之上有一個橫匾,上書三字。

張無忌跟着張翠山學過寫字,仰起頭來,藉助熒光緩緩念道,

「逍遙派!」

隨着張無忌念出這三個大字,石門好像被觸動,緩緩的打開。

張無忌見門已打開,便是邁步進入,石門之內卻是別有乾坤!

與外面窄小僅容一人通過不同,張無忌目測這處洞穴高約五十米,寬也有將近三四十米,十分的寬敞。

洞內更是一塵不染,好像才開鑿成功沒多久一般。

石洞內正中心有一處石台,張無忌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並沒有什麼機關危險,這才走上石台。

待到走近後,才發現石台之上刻着幾行小字,

「逍遙派傳人刻經文於此,望後世有緣人習之,續我逍遙派傳承。」

張無忌念到最後,發現有一個成年人大小的巴掌印,好奇之下,便是將手掌放在上面,嘗試着輕輕按下去,周圍的牆壁卻是發生了一陣顫動,好像要坍塌了一般。

嚇得張無忌連忙鬆手仰頭看去,原來空無一物的石壁之上,石屑紛飛,形成了一個個的字。

「這是…」張無忌自左向右看,「北冥神功!」

逍遙派的武功絕學,竟然被刻在了這裡?!

張無忌可是清楚北冥神功的厲害之處,段譽一個什麼武功都不會的書獃子,都能夠通過北冥神功成為江湖之上的絕頂高手,而且這傢伙就練了其中兩式而已!

若是將全部的北冥神功練完,當真是不敢想像,恐怖如斯!

上面每一幅圖下面都有其相對應的武功心法口訣,張無忌不敢怠慢,忙將之記下來。

「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是故修習本派武功,當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則天下武學無不為我所用!」

看到這北冥神功囂張的語氣,張無忌雖然早已知曉,卻還是被其霸道所震懾住。

「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是為北冥神功焉!」

「修習者當化去自身內力,方可修習本門神功。」

至於張無忌自己嘛,也就跟着張翠山和謝遜學過幾招拳腳功夫,小小年紀,哪來的內力?

將所有的口訣和運功法門熟記之後,張無忌這才盤腿坐在地上,開始嘗試着修鍊北冥神功。

閉上雙眼凝思,「手太陰肺經,暨任脈,乃北冥神功之根基,其中以拇指少商穴及兩乳之間膻中穴尤為重要,前者取之,後者貯之。」

「以少商穴取人之內力儲於氣海之內,取人一分,儲之一分,方為我逍遙派正宗武學北冥神功!」

按照北冥神功所書,張無忌終於運行出來一絲北冥真氣,北冥神功第一幅圖練成!

正想要繼續練下去,卻是整個石室發生顫動,好像要坍塌一般,張無忌便是再也顧不得練功,拔腿跑出去。

剛跑出來,整個石室卻是轟然倒塌,石洞深埋。

望向身後倒塌處,張無忌臉上晦澀莫名,「莫非神功得以傳承,有所感應?」

不過張無忌也不再想這些,有了北冥神功,自己未來總算有了一絲底氣!

還有五年時間!

自己還有五年安穩練功的時候,回到中原後,還不知道要面對何等的腥風血雨?

六大派齊聚武當,逼迫自己父母自刎身亡,自己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作者新書,大家多多支持,盡量寫的精彩一些,或許有些慢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