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倚天:重生魔教教主,當世無雙! 第3章 張無忌張翠山一流高手_寧瑞小說
◈ 第2章 張無忌張翠山四年後

第3章 張無忌張翠山一流高手

四年後,冰火島深處。

枝繁葉茂,從密林之中,突然竄出來一個手拿弓箭的男孩,正是張無忌,如今的他雖然才九歲,但是已經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

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動物皮毛縫製而成,長發束在腦後,看上去有點像野人。

只見他張弓搭箭,一路狂奔,瞄準遠處,鬆開手中的弓弦,一陣破風之聲,箭矢徑直竄入旁邊草叢中。

悲鳴響起,卻是一頭獐子倒在了地上。

「今天晚上有獐子肉吃了!」

張無忌見打中獵物,心中高興無比,將弓背負在身上,走到獐子身前,摸出骨刀,一刀捅下去,獐子這才算是死透。

隨手從旁邊拿過一根藤蔓,將獐子的四肢綁起來,再提在手上,便是向著家跑去。

只見他一路上腳尖輕點,即便是帶着一個二十斤左右的獐子,依舊是面色如常,健步如飛。

「娘!我今天打回來一隻獐子,你看!」

張無忌將獐子放在了地上,跟殷素素說道。

「皮猴子,又出去玩瘋了。」殷素素嬌嗔着,替張無忌把臉上的汗水擦去,「快去洗洗手,待會娘給你烤獐子吃。」

「哎!」

張無忌跑到外面,找到水窪,把手和臉清洗了一下,這才把之前的臟泥清洗掉。

或許是因為逍遙派武功都有美容的效果,張無忌自從修鍊北冥神功有成以來,長得是越發清秀帥氣,甚是白凈,即便是穿着獸皮,也是顯現出來一副謙謙君子風。

將臉洗乾淨後,張無忌又鞠起一捧水放在嘴裏喝,這些水都是雪山上面的積雪融化而成,十分的清甜。

「爹,義父!」

抬頭間,張無忌正好看到張翠山和謝遜從海邊回來,便是和兩人打招呼。

「臭小子,瞧你那樣子就知道,又去打獵了是不是?」

張翠山呵呵笑道,「大哥,你看看,我都說了,不要慣着無忌,現在是越來越野了。」

「哪有啊,爹。」張無忌隨意擦了擦手,跑到張翠山兩人面前,「您之前教我的東西我都記下了!」

「哦?」張翠山一副考校的樣子,坐在了旁邊的石頭上,「大哥,你也來坐。」

謝遜屠龍刀插在地上,摸索着坐了下來。

「無忌,那你就給為父背一下岳王爺的《滿江紅》。」

「是。」

張無忌對於岳飛最為尊敬,也是惋惜,《滿江紅》自是難不倒他。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背到這裡的時候,張翠山和謝遜都是被張無忌這番慷慨激昂的語氣所帶動起來,顯得十分激動。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好!好啊!」謝遜聽到結尾,拍着自己的大腿,「只恨我謝遜生不逢時,不能為岳王爺下一小卒,浴血奮戰,收回我大好河山!」

「確實如此。」張翠山也是嘆口氣道,「當年師父他老人家便是慨嘆,假使他年輕時便有如今之本事,定可以救文丞相!」

「我中原地大物博,人傑地靈,只恨那宋廷軟弱無能,否則又豈會讓這大好河山被那蒙古人所佔領?」

說到此處,兩人便是一陣長吁短嘆。

「爹,義父,孩兒雖年幼,卻也是明白人心所向。」

張無忌言道,「蒙古人入駐我漢人江山,卻分為四等人,漢人地位低下,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衣不遮體。」

「如此治理之下,恐怕命不久矣,只待有識之士振臂高呼,掀起起義的大旗,便能重整我漢人江山!」

「說得好!」張翠山攥緊拳頭,高高舉起,顯然已經說進他的心坎里。

「不枉為父對你的一番教導,你能夠心懷百姓和家國,想來師父他老人家會很高興。」

「來,無忌!和爹比試一下,看看你最近武藝長進的如何?」

張翠山卻是沒忘記,對兒子的考核還沒結束呢,隨即撿起一根枯枝,輕輕一挑,又是一根樹枝落入張無忌手中。

「是,孩兒獻醜了!」

張無忌做了個起手式,便是揮動手中樹枝刺向張翠山。

張翠山號稱「鐵畫銀鉤」,對於兵刃的使用自然是不凡。

即便是手中沒有了之前所用的爛銀虎頭鉤和鑌鐵判官筆,劍法之妙,也是展現的淋漓盡致。

張無忌即便是有北冥神功這等神功在手,身上的內力不弱,但在招式之上,怎能比得過張翠山這種浸淫數年的高手?

張無忌手中耍出一個劍花,斜刺向張翠山。

張翠山閃身躲向左側,身體彎下,一劍刺向張無忌腰腹處。

張無忌見樹枝馬上要刺到自己身前,只得收回劍招,一個後空翻躲開這一劍,順勢樹枝向下,一劍刺向張翠山的背上。

張翠山好像背上長了眼睛一般,沒有回頭,便是將樹枝伸向背後,撥開張無忌那一劍。

眼看劍招再次被破,張無忌索性一腳踹向張翠山面門處,張翠山見過的大風大浪多了,張無忌這一招早就在他的料想之中,隨即橫劍擋在身前,再伸出手來,將張無忌的招式打亂。

接連數招被破,張無忌也是知道,目前在自己老爹這裡,劍法是討不了好了!

直截了當的棄劍,將樹枝丟向張翠山,雙掌打向張翠山。

「好小子!再來!」

張翠山想不到自家兒子居然進步如此之大,用招靈活變通,恐怕在江湖上,也可以稱得上二流水準了。

自己也是丟下了樹枝,以掌對接。

張無忌此時用的是武當綿掌,剛柔並濟,柔可隨方就圓,剛可穿石劈嶺,無堅不摧,乃是武當上乘掌法!

此時的張無忌雙掌好似弱柳扶風一般,招式靈活多變,處處精妙所在,都被張無忌完美的發揮了出來。

終究是對敵經驗不足,張無忌在面對張翠山時,依舊是力有不逮,眼珠骨碌碌一轉,大喝一聲,「爹,小心了!看我七傷拳!」

隨即好像蓄勢待發一般,一掌劈向張翠山。

張翠山聽到七傷拳的名字,自自然然的想到的是自家大哥謝遜,一拳震碎大樹經絡的事,大哥怎麼把這門功夫傳給這小兔崽子了!

連忙運氣抵擋,七傷拳他可遭不住啊。

誰料的張無忌卻是輕飄飄的一掌打過,張翠山陡然明白過來,自己這是被兒子耍了。

就在張翠山愣神的功夫,張無忌武當綿掌,柔勁轉剛,一掌劈下和張翠山雙掌相接,張翠山一時失神,竟是被打了個趔趄,站立不穩!

「哈哈,我贏了!」

張無忌見此,收回掌力,歡呼起來。

「哈哈哈哈,五弟啊,枉你聰明,竟然被自己的兒子耍了,我怎麼可能傳授給無忌七傷拳呢?」

謝遜忍不住笑了起來,「不錯,十分不錯!」

「不拘泥於一招一式,隨時變通。」

張翠山苦笑一聲,整理了一下衣衫,這才走過去,颳了一下張無忌的鼻子,「算你小子厲害好了!連爹都敢偷襲。」

「不過你剛才的掌力,倒是好生的霸道!」

張翠山回想起來剛才張無忌那一掌之中蘊含的內力,強勁霸道,自己修鍊武當九陽功多年,一身的純陽真氣渾厚無比。

他們武當七俠,實力皆是不俗,都可以和其餘六派掌門相當,即便是有些疏忽,卻也不會被一個二流高手的內力破防。

「哎!五弟,你着相了。」

謝遜站起來,拉住張翠山道,「我們江湖中人,大多都會有自身際遇,想來是無忌前段時間在林中打獵,無意中服食了什麼助長功力的藥草。」

「或許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釋的通了。」

張翠山心中有些不放心,兩根手指搭在了張無忌的手腕上,替他把脈。

「脈象平穩,內力精純中正。」

張翠山這才放下心來,沒有後遺症就好。

「無忌,以後在山裏面不要亂吃東西,知道嗎?」

「孩兒知道了。」

張無忌心中一陣僥倖,本來還想要找理由,想不到義父替自己想好了。

這也就是他將北冥神功三十六幅圖像全部修習完成,對於吸收他人功力這一方面,收放自如,否則剛才怕是就露餡了!

畢竟這北冥神功,將別人畢生所學收為己用,怎麼看都像一門邪門武功。

「好了,你們三個要聊到什麼時候,吃飯了!」殷素素做好飯,看到三人在這裡做飯,也是過來招呼着。

「來了!」

張無忌這才和謝遜、張翠山回屋吃飯去。

張無忌如今已經八歲,不再和張翠山兩人一起,而是自己找了一處山洞睡覺。

至於為什麼,自然是為了可以在晚上練功。

提早為回到中原做準備,他需要儘快增長自己的實力才好。

是夜,張無忌盤膝坐在一堆稻草上面,稻草上還有一層獸皮做保護,晚上倒是十分的保暖。

只見張無忌緊閉雙眸,一呼一吸之間,極為緩慢,顯然內力已然形成了氣候。

身上隱隱顯現着氤氳紫氣,太陽穴略顯鼓脹。

「唉!」張無忌睜開眼睛,無奈的嘆了口氣,看着自己的雙手,「明明我的內力已然達到了二流巔峰,只差一步,就可進入一流水準,為何總是差一點呢?」

之前張翠山就和自己說過,武林高手共分為不入流、三流、二流以及一流、絕頂高手!

不入流這個等級,只不過是為了給那些登不上檯面的人一些參與感而已,算不上什麼。

三流境界,則是拳腳功夫頗為精湛,卻是沒有修出內力之人,或者是兩者兼有,卻沒有什麼可圈可點之處,勉強算這個等級。

至於二流水準,就是張無忌如今的狀態,有武功派系,招數熟練,內力修鍊有成,便算是二流高手。

一流高手,基本上就是那些小門派的門主,抑或是大門派的那些高徒,內力渾厚,算得上是一方高手了。

至於絕頂高手,比如明教光明左右使者、四大法王、五散人,武當七俠、六大門派掌門,皆是在其列之中,內力渾厚磅礴,武功已算得上如火純青,已是當世之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了!

至於張三丰…

大家習慣性的把他劃拉出去,張三丰不算,這傢伙是個老妖怪!

張無忌若是想要有自保之力,恐怕要在回到武當之前,踏入一流境界。

至於回到武當之後嘛…

我太師父是張三丰,我爹是他老人家最喜歡的五弟子,我看你們誰敢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