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詐屍後,真千金她能掐會算 第10章 _寧瑞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剛出到大廳,姜寧就和從外回來的霍靳言撞面。
「七爺。」
姜寧直接撲上去,整個人掛在霍靳言身上,埋首在他頸窩深深吸了一口氣。
滿足!
霍靳言被撞得踉蹌兩步才站穩,大手托着她圓翹的屁股拍了拍:「成何體統,下去。」
姜寧抱緊他的脖子:「就不,七爺,今天我們一起去參加我姐姐的訂婚宴唄,請你看大戲。」
余川和安東旭一左一右地跟在霍靳言身側,余川還好,昨晚見識過姜寧的虎,今天沒有太吃驚。
但安東旭就驚得眼睛瞪大了。
什麼情況,七爺鐵樹開花了?
而且,這丫頭看着就小,還是老牛吃嫩草?
他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余川,余川無聲地點了點頭,他頓時……好好奇,好八卦,好想知道七爺這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到底怎麼追女仔的。
而且,這女人,看起來咋有點眼熟啊。
「小神棍,下去。」
他捏着她命運的後頸皮,愣是把人給扯下來了。
「哎喲,你怎麼那麼粗魯!」
姜寧齜牙咧嘴嗷嗷叫,一臉憤然地瞪着他。
「我才不是小神棍,等等,你身上啥味道?」
姜寧抱着他的手,像小狗狗一樣仔細地嗅了嗅。
煞氣對她有着無形的吸引力,卻有一道極其淺淡的胭脂香混在其中。
姜寧眉眼下壓,插着腰語氣冷了下來。
「霍靳言,你去玩女人了?」
不,應該說,是玩女鬼了。
可也不對,他身上煞氣那麼重,普通鬼物根本無法近身。
而且那胭脂香也很淺淡,不像直接接觸留下的,更像是間接接觸殘留的。
十之八九,是他身邊的人沾染了髒東西。
安東旭也終於認出了姜寧,這不就是姜家那據說車禍死無全屍卻又在葬禮上詐屍死而復生的真千金嗎。
余川連忙捂住他的嘴,把他給帶走。
而霍靳言面對姜寧的質問,眉眼都沒挑一下。
「聽安叔說,你給的轉運符救了安東旭一命,昨天又救了余川一命,還讓雪狼都聽令於你,確實挺能耐。
那你不妨算算接下來我想做什麼,算對了,我陪你去訂婚宴,算錯了,我抬你去,總歸能看到熱鬧。」
霍靳言仍舊不信邪,他將翼錫集團的總部從國外挪回華國燕城,隱約壓了霍氏集團一頭。
不說外面的仇家,就是他那幾個好哥哥,都對他恨之入骨,恨不得他死無全屍。
姜寧之前懦弱,愚蠢,被欺負了都不懂得反抗。
死而復生後卻變得聰明伶俐,還神神叨叨地救了他身邊的兩個人,這其中若是沒有蹊蹺,他半點都不信!
姜寧直視着霍靳言那晦暗不清的黑眸,片刻後,她痛苦皺眉。
「算不到哦,我看不透你。」
姜寧也覺得奇怪,霍靳言的命格矇著一團黑霧,不管她怎麼費勁,都無法參透。
還將好不容易積攢的一點陰力盡數耗盡,靈魂和肉身再次出現了飄忽。
要不是離霍靳言近,她能迅速地將煞氣轉換成陰力,她的靈魂肯定要被排擠出去。
霍靳言掐着她的脖子,五指收緊。
「那我只能勉為其難地抬你去看熱鬧了。」
他基本能確定姜寧有問題,他從不給自己留後患。
姜寧只覺得呼吸瞬間被掠奪,那股窒息感瞬間將她拉回到前世死亡的瞬間。
她很討厭這股無力感,當即咬牙取出一張五雷符砸下。
「落!」
外面突然烏雲蔽日,雷雲涌動,狂風大作。
一道藍白雷電閃過,直接劈在別墅頂端的避雷針上。
霍靳言因為這一異相手上力道微松,姜寧一口咬在他虎口處,鋒利的牙齒狠狠地碾壓撕咬。
那眼神就像狼崽一樣,充滿了攻擊性。
血腥味瞬間在口腔中蔓延,她下意識地咕嚕吞了下去。
蛙趣,喝他的血好像比抱他更有用!
那如果把他血放干全喝了,她是不是就能恢復八成實力?
在這一瞬間,姜寧對霍靳言也起了殺心。
那股子殺意雖然轉瞬即逝,但霍靳言何等敏感,又怎會察覺不到。
他將人甩開,面色黑沉如墨。
「余川,把人給我綁起來!」
姜寧用指腹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用力一咬,用鮮血在虛空中畫了一道禁錮符打入霍靳言體內。
這一次,輪到她拿刀對着他的脖子了。
「道歉,不然我抬你過去湊熱鬧!」
霍靳言渾身動彈不得,一張俊顏黑沉如墨,眼神如刀刃冰寒,與生俱來的威壓盡數散開。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這女人,真的會邪術。
他不得不承認對手這次的計謀,確實讓他吃了點苦頭。
「道歉,我脾氣很差,別讓我說第三遍!」
姜寧精緻的娃娃臉不復剛才的嬉笑可愛,反倒像黑雲壓境,充滿了危險與壓迫感。
她手腕下壓,鋒利的刀刃直接劃破了霍靳言脖子上的皮膚,鮮血迸出來時,姜寧下意識地咽了口唾沫。
再忍忍,只要這狗男人不道歉,她就直接弄死他。
喝完他的血,姜寧有信心帶着榴榴離開。
結果下一秒,狗男人低了頭。
「抱歉,剛剛是我口誤。」
姜寧:「……」
是男人,為什麼不能有點骨氣?
剛帶人趕緊來的余川:「!!!」
這還是他們那殺伐果斷的冷麵閻王霍七爺嗎,特么的居然在道歉!
霍七爺臉不紅氣不喘,用指尖將刀刃推開。
「小孩子別玩刀,危險。」
他看向余川:「把人撤了,下午和晚上的行程全往後挪,讓Ella帶團隊過來,晚上我要陪小神棍去參加訂婚宴。」
姜寧糾正:「你可以叫我姜寧,姜姜,寧寧,都行,但不許叫小神棍,我學的是道法玄學,不是封建迷信!」
霍靳言微笑:「好的,小神棍。」
姜寧:「……」
算了,懶得計較。
Ella是翼錫集團旗下原創服裝造型設計領域子公司的總負責人,同時也是國內外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兼造型師,她的設計十分靈性新穎,大膽前衛,獲得了多項大獎。
想請她私人訂製的單子,已經排到了幾年後。
誰也沒想到這樣一個優秀的大咖,居然隨時為霍靳言服務。
姜寧算是沾了霍靳言的光,不然靠她的能力,這輩子估摸都排不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