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詐屍後,真千金她能掐會算 第2章 _寧瑞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燕城,姜家正在舉辦葬禮,現場一片凄厲哭聲。
姜家2年前好不容易找回的親閨女姜寧,前些時日竟酒駕飆車墜崖,車子當場起火,被找到時已經被燒焦。
死無全屍!
卻殊不知姜寧在死的那一瞬間,原本被同伴出賣,被鬼王打得魂飛魄散的異世界玄門戰神姜寧的魂魄,盡數在原主體內重聚。
她佔了原主的身體,得以還魂,死裡逃生。
又盡數接收了原主的記憶和執念,殺了回來。
姜寧仍舊穿着出事當天的那套純白長裙,長裙上沾滿了血污,突然就出現在大廳**。
「哎呀,第一次參加自己的葬禮,可真是新鮮。」
她這看看,那看看,還和被驚呆的眾人打招呼。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尖叫聲此起彼伏。
「鬼啊!」
「詐屍啦!」
葬禮現場,亂成一團。
姜寧隨手拿了個桃,坐在棺材上晃着纖細卻沾滿血跡的雙腿,邊吃邊看戲。
「我不是鬼呀,我活着呢,你們怎麼都這麼膽小,難道都是虧心事做多了嗎。」
「啊,爸爸和姐姐回來了,姐姐好像有點害怕呢,你怕什麼啊,怕我半夜找你索命啊。」
姜寧剛從棺材上跳下去,小臉雖然髒兮兮,但眉眼笑得彎彎,十分人畜無害。
姜悅悅卻嚇得瞳孔猛地收縮,差點尖叫出聲。
怎麼可能,車子明明滾下懸崖起火燒焦了,姜寧該死無全屍才對,她怎麼會活着回來,她從哪裡進來的,為什麼沒人發現??
她回來了,那後天的訂婚宴豈不是……
饒是內心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但是明面上,姜悅悅的眼淚說來就來。
「寧寧,你沒事,太好了,你沒事……
你沒事為什麼不打個電話回來報平安,你為什麼瞞着大家,你難道不知道我們都擔心你嗎,媽媽因此都病倒了,爸爸的白頭髮也多了好多,你都不心疼的嗎?
還是說,你覺得耍我們好玩,所以故意不出現?
不,你那麼善良,才不會做這種事……」
姜悅悅又連連搖頭,還抓住姜振海的手臂:「爸爸,妹妹活着回來就好,你別怪她任性胡來。」
姜振海眉頭高高皺起,眼睛微眯,透露着打量。
在確認她真的活着,並毫髮無損後,怒從中來。
「混賬東西,假死戲耍家人,害我們全為你傷心很好玩是吧,看我不打死你!」
姜振海揚起手,巴掌劃破空氣,帶着十成的力道向姜寧臉上砸過來。
「寧寧,你快躲開!」
姜悅悅看似好心地幫她,實則是把她拽住,讓她無法閃躲。
姜寧眨巴着大眼睛,若她是原來的姜寧的話,這一巴掌,絕對挨個結實。
但現在的姜寧,才不受這個氣。
她手指快速變換掐決,眾人只覺得眼前一晃。
啪的一聲,一個人影摔了出去。
片刻,前來弔唁的眾人全都到抽一口氣。
因為被扇飛的,是姜悅悅。
「悅悅!」
兩道焦急的聲音響起,緊接着姜寧就看到她的親大哥姜珏和親二哥姜洺衝過去扶起姜悅悅。
姜振海那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道,姜悅悅左臉頰腫成發麵饅頭,一張嘴,還吐出一顆牙。
她痛得腦子一片空白,但洞庭湖老碧螺春的本能讓她嚶嚶地哭,並為姜寧求情。
「我沒事,寧寧…肯定不是故意的,別怪…她。」
賓客竊竊私語。
「雖然姜悅悅是養女,但不得不說真的比親生的懂事識大體。」
「確實,受傷了還護着妹妹,但那親生的卻容不下她。」
「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那車燒焦剩個骨架,這姜寧只是渾身血污卻毫髮無損?」
「正常人肯定死無全屍啊,她這明擺着是故意假死戲弄人。」
不然,怎麼解釋她毫髮無損的事實?
除非她有超能力,但很明顯,沒人信她有超能力。
葬禮現場一片混亂,姜家眾人忙着遣散前來弔唁的賓客和送姜悅悅去醫院,壓根沒空管她。
姜寧也樂得自在,她飽餐一頓後,就上樓洗澡休息了。
得保證睡眠,畢竟等會,有場硬仗要打。
果不其然,傍晚,姜洺踹門進來。
「姜寧,我們為你東奔西走擦屁股,你有沒有良心啊,居然睡得心安理得。」
「因為你的歸來,家裡雞飛狗跳不說,悅悅的婚姻你還要搶!
你以為你那山野村婦,毫無見識的樣子,配得上霍家二少嗎?
你要是識相點,就趕緊去霍家提出退婚,把婚約還給悅悅,別一天到晚給姜家丟人現眼。」
姜洺見姜寧還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姜寧打了個哈欠,懵懂問:「二哥,和霍家二少有婚約的本來就是我呀,我失蹤了落在姐姐頭上,我沒意見。
但現在我被找回來了,物歸原主很正常吧,你哪來那麼大的逼臉讓我還給一個假貨?」
「你!悅悅是我們姜家名正言順的千金小姐,我只有她這麼個妹妹,可沒你這樣粗鄙的妹妹!」
姜洺被氣到了,明明之前姜寧怯弱得很,別說頂嘴了,就是抬頭看着他們說話都不敢。
畏畏縮縮,小家子氣,十分上不得檯面!
可現在的姜寧,眸色清澈,語氣軟糯糯,卻又帶着一股別人無法忽視的冷冽。
姜悅悅剛好進來,頓時神色悲傷。
「二哥你別說了,是我的錯,寧寧,你別怪二哥,他只是太愛我了才會這麼說的。
你說得對,是我這個假貨不配,我…我現在就和宇霖哥哥說清楚,把他還給你。」
她眼眶噙着淚珠,顫抖着手撥通電話開了免提。
「宇霖哥哥,對不起,你是寧寧的未婚夫,我這個假貨不該喜歡你,你以後別來找我了,我們……有緣無分。」
姜悅悅識大體,襯得姜寧愈發小家子氣。
「悅悅,是不是那個鄉巴佬又欺負你了,你等着,我馬上過去。
我只愛你,我是不會和那鄉巴佬訂婚的,她不配!」
霍宇霖怒不可和,當即飛奔出門。
姜振海扶着韓姿雅進來,剛好聽到這話。
韓姿雅瞬間生氣了:「姜寧,你和悅悅都是姜家的千金,沒有高低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