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詐屍後,真千金她能掐會算 第4章 _寧瑞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姜悅悅:「去M國XX醫院做的,我不敢在國內做,怕被查到。」
「!!!」
姜洺的心疼溢於言表:「悅悅,你沒必要哄着她這個蠢貨。」
韓姿雅摟住姜悅悅,溫柔地安撫:「你別這樣,媽媽心疼,在媽媽心裏,你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姜悅悅知道這些都是真的,她完全慌了神,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口不擇言!
姜寧嘖了聲,她才不會說是因為她對姜悅悅用了真話符。
一旦中了真話符,施咒者的問話,中咒者會下意識說出真話。
姜振海又對姜寧揚起了大巴掌:「你姐姐對你這麼好,你卻故意欺凌她,我怎麼生出你這麼個狗玩意!」
全家人都信任姜悅悅,姜寧受到原主的情緒影響,心臟又是一抽一抽的。
原主的記憶在腦海里洶湧,當初,姜悅悅好心好意地勸原主說她有婚約,在學校最好和男生別太親密,比如親吻摟抱什麼的,別做。
原主一臉懵,她甚至沒有解釋的機會,就被父母罵不知檢點,丟姜家的臉。
此番變換,當真令人大開眼界。
好在姜寧意念強大,關鍵時刻沒被影響,險險躲開了這巴掌。
她一張精緻的小臉繃緊,奶凶奶凶道:「姜悅悅,孩子的父親是誰,當初的病例和預約記錄在哪。」
姜悅悅捂着嘴,用力咬着嘴唇,血腥味在口腔肆虐蔓延,都不肯張嘴。
可她控制不住,最終還是全說了出來。
孩子父親她都不知道,因為姜寧回來後,姜悅悅危機感十分強烈。
於是她想用藥和霍宇霖生米煮成熟飯,但陰差陽錯進錯房間跟錯了人。
她慌亂跑了,由於太過害怕,忘了買避孕藥吃。
等反應過來,已經過去兩天了。
她再補吃避孕藥,顯然沒有達到緊急避孕的效果。
在測出兩條杠時,姜悅悅不敢讓任何人知道,只能藉著旅遊為由,去M國悄悄地做了流產,最近又去補了膜。
姜寧直接奪過她手機,調出了所有的記錄。
「記錄的時間和地點,都和姐姐說的很符合喲。
你們要還不信,覺得她是在哄我開心,那我只能把這一切都告訴霍宇霖。
我倒要看看霍家二少,還會不會要你這個**!」
姜悅悅還想狡辯,但對上姜寧那壓迫感十足的視線後,她喉嚨瞬間失了聲。
嘴巴微張着,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她索性兩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家裡再次兵荒馬亂,姜珏從公司加班回來,問都沒問,就先怒斥姜寧惹事。
姜寧理都沒理他,噠噠噠下樓直奔廚房。
之前車禍原主死狀慘烈,姜寧透支了陰力才把身體恢復到正常狀態。
剛剛吃飽喝足睡了一覺,好不容易恢復了點,又因為用了真話符再次透支。
她現在非常餓,她得去乾飯!
姜寧半點不挑,廚師現做她現吃,旁邊的碟子越堆越高,終於,在廚師和保姆震驚的眼神中,她打了個飽隔。
「吃飽啦,謝謝款待。」
她噠噠地走了,廚師默默豎起大拇指:「小小姐這胃口,能參加大胃王比賽了。」
……
霍宇霖氣沖沖趕來,可把姜家眾人嚇了個半死。
唯有姜寧樂呵地對他招手:「嗨,霍二少,我手裡有點……」
「寧寧,不許胡鬧!」
韓姿雅急沖沖喝止:「宇霖,悅悅病了,可能不方便見你,後天就是訂婚宴了,你請回吧。」
霍宇霖十分擔憂:「悅悅怎麼會生病,姜寧,是不是你把她氣病的?!
我告訴你,我只愛悅悅,你識相點最好主動解除婚約,我還能高看你一眼。」
姜寧盤腿坐在沙發上,抱着米白色的兔子玩偶,下巴壓在上面,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歪了歪腦袋。
「既然那麼愛,為啥你不敢為她主動提出解除婚約呀。
哦,我懂了,你是怕自己提出會被霍爺爺罵,你這行為就是傳說中的當了表子還要立牌坊,既要美人,又要名聲,啊,好虛偽一男滴。」
霍宇霖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姜寧出車禍死而復生,怎麼還變得伶牙俐齒了。
韓姿雅生怕姜寧再口不擇言,不得不把她拽進屋裡。
「寧寧,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悅悅,是不是要媽跪下求你,你才能高抬貴手啊?」
姜寧想了想:「也不是不行。」
「你!」韓姿雅氣死:「我是你媽,你懂不懂尊老愛幼!」
「可媽媽永遠貌美如花,不老呀。」
韓姿雅:「……」
姜寧把親媽氣得發昏,又快快樂樂地出去了。
霍宇霖不在客廳,姜寧也不在乎。
她回到房間,又捋了捋原主的記憶。
原主作為姜家唯一的千金,一出生爺爺就將公司20%的股份送給原主當滿月禮。
原主失蹤到被找回,整整22年,沒拿過一分錢的分紅。
在這個幹啥都要花錢的世界,姜寧覺得,她得把錢要回來。
有錢在手,萬事不愁。
但顯然,以這家人現在的德行,直接問拿,肯定不會給。
所以姜寧在等一個機會,在這之前,她得出去置辦點東西。
她出去溜達一圈回來,然後將房門反鎖,點燃一枝香插上。
再拿出硃砂和黃紙擺放好,手捏狼毫毛筆,聚靈氣於三花,下筆如有神,一氣呵成。
香火燃盡時,姜寧撐着桌沿,額間滲出細密的薄汗。
旁邊擺放着一小沓符紙,分別是常用的平安福,轉運符,還有兩張五雷符,以備不時之需。
姜寧將符紙全都收好,正想休息一下,姜洺又來砸門了。
她翻了個白眼,真是不消停!
姜寧默默地往耳朵里塞了倆降噪耳塞,閉目養神,任由他們圍着她嘰嘰喳喳。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自己都要睡着時,突然被重重推了一下。
姜洺氣得眼睛冒火:「姜寧,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姜寧把降噪耳塞**,掏了掏耳朵。
「我可以主動退婚,我也可以不說出姐姐流過產的事。」
眾人眼睛瞬間一亮。
「寧寧,媽媽就知道你最懂事了。」
面對韓姿雅虛偽的話語,姜寧抬手:「打住,我有個條件,那就是把這20年來屬於我的股份和分紅都還給我,不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