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詐屍後,真千金她能掐會算 第5章 _寧瑞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話語一落,如她所料又被一番責罵。
姜寧充耳不聞:「後天就是訂婚宴了,你們愛給不給,反正,我不在乎!畢竟嫁進霍家,我有的是錢!」
霍家可是燕城首富,若不是霍老爺子重情義,早在姜老爺子去世時,婚約就作廢了。
這一家人那麼疼姜悅悅這個養女,姜寧半點不擔心她們會不答應。
果不其然,第二天傍晚,韓姿雅就作為代表,來和她談條件了。
可姜寧依舊油鹽不進,訂婚宴又迫在眉睫,姜振海心一狠,甩手道:「給她便是!」
給了之後,再找機會拿回來,也不虧。
眼下最重要的,是訂婚宴。
由於訂婚宴並未直白宣布到底和姜家哪個千金訂婚,外界對此,諸多猜測。
姜寧不服管教,嫁過去肯定也不會幫襯姜家,反而還可能故意使壞,讓姜家和霍家的關係惡化。
但悅悅不一樣,悅悅懂事聽話識大體,況且她也解釋清楚了,孩子是霍宇霖的,是意外流產!
但霍宇霖不知道,她也不想告訴他,讓他悲傷難做,所以才瞞了下來。
家人都相信她說的話,畢竟她從來不撒謊,不像姜寧,撒謊成性!
……
分紅到賬後,姜寧盯着手機屏幕,手指一戳一戳的:「個十百千萬……卧艹,好多個億!」
「發了,我是小富婆!」
韓姿雅催促道:「你趕緊給霍老爺子打電話,千萬別亂說,明白嗎?」
「知道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才是撿來的呢。」
姜寧退出銀行APP,點開通訊錄,找到霍老爺子的號碼撥過去。
與此同時,霍家莊園。
霍老爺子躺在床上,一臉生無可戀。
「老黃啊,你說這小丫頭是不是想用這種方式來抗議婚事啊?」
姜寧假死復活的事,霍老爺子也知曉了。
管家黃叔站在一旁,恭敬道:「老爺子,有這個可能,要不打電話去關心關心?」
霍老爺子想了想,點頭:「打吧。」
話語剛落,手機就響了。
嘿,說曹操曹操就到,小丫頭電話打來了。
「喂,寧寧啊。」
驟然聽到這般熱情熟絡的聲音,姜寧有點恍惚。
嗷,她記起來了。
要說原主回來誰最高興,那就非霍老爺子莫屬了。
霍老爺子和姜老爺子曾經是戰友,過命的交情。
霍家祖孫三代,一溜的男丁,陽剛得不行,就缺個軟糯的女娃子。
當初姜寧一出生,霍老爺子就欣喜欲狂,當即和姜老爺子拍板決定讓孫輩聯姻!
孫兒媳要從小抓起,然後時常想把姜寧拐到霍家去。
結果還沒抱過癮,軟乎乎香噴噴的閨女就被拐賣了。
姜老爺子因此抑鬱寡歡含恨而終,霍老爺子也難受得厲害,索性去農村別墅修養去了。
直到姜寧再被找回,霍老爺子才趕回本家,把聯姻提上日程!
姜寧也知道霍老爺子對原主好,但……還不足以讓她賠上自己的後半生。
「爺爺啊,我好想你,我想和你說件事。」
「什麼事,你說,只要你想要的,爺爺都滿足你。」
姜寧毫不客氣道:「我和霍宇霖莫得感情,我不想和他訂婚。」
霍老爺子:「……」
外界傳聞小丫頭遭遇車禍性情大變,原來是真的。
「感情可以培養。」
姜寧:「可我喜歡七爺,他和我就很配,就算培養也是和七爺培養呀。」
霍靳言,霍老爺子的老來子,在外人稱霍七爺,霍宇霖的小叔叔。
據說霍七爺為人冷冽,殺伐果斷,蔭翳詭詐,殘忍嗜血。
在國外上大學時白手起家,回燕城後快速建立翼錫集團,迅速佔領市場份額,和霍氏集團平起平坐。
只要他出面,就沒有談不下的合作,拿不下的資源。
近兩年更是把霍氏集團的風頭壓了下去,目前霍家乃至整個燕城,都以他為尊。
且長得極帥,是全燕城名門貴女的夢中情人。
奈何過於冷酷,每次出行身邊都圍着十幾個保鏢,沒有女人能靠近得了。
也是因此,燕城也有傳言,霍七爺不近女色,卻好男風。
這樣的一個擋箭牌,簡直不要太合適。
姜寧覺得,完美!
她主動提出悔婚,剩下的事,姜振海和韓姿雅自然會處理好。
到時她大概率要臭名昭彰,但也樂得自在。
如此一來,她就能自由地出門抓鬼積攢陰力,讓靈魂和這具身體更加契合,從而恢復往昔的實力,再尋找辦法回到異世界報仇!
可她卻萬萬沒想到霍老爺子居然不生氣,而是問她:「丫頭,你這話當真?」
姜寧認真道:「比珍珠還真。」
「好!那你就和靳言訂婚,爺爺給你做主!」
姜寧:「???」
不對,這和預料中的不一樣!
他不應該怒斥她不知天高地厚,居然看上未婚夫的小叔叔嗎??
霍老爺子心裏卻高興得很,當初姜寧剛出生,他就動過這念頭。
但一想霍靳言比姜寧大8歲,還差了輩分,好像不太好,所以沒提。
可現在姜寧主動提出,他哪有不滿足的道理,他本來就覺得霍宇霖這孫子和姜悅悅走得太近,委屈了姜寧,如今正好,兩全其美!
不愧是老薑頭的親孫女啊,膽子就是大!
性格就是直率,敢愛敢恨!
霍靳言性子沉悶,另一半就需要姜寧這般活潑的才能互補。
霍老爺子當即給霍靳言打電話,讓他這兩天抽空回來見未婚妻。
霍靳言:「???」
夜幕降臨,一群黑衣人湧進姜家。
「姜寧小姐,霍七爺有請。」
韓姿雅看到這架勢,嚇到腿軟:「姜寧,你怎麼又惹到霍七爺了,你還嫌家裡不夠亂嗎?」
姜寧笑眯眯道:「對呀,越亂越熱鬧嘛,明天訂婚宴,肯定會很精彩噠。」
姜寧跟着黑衣人走了,韓姿雅和姜振海的罵罵咧咧漸漸飄遠。
一上車,姜寧就把腦袋湊到中控台中間。
「這位先生,我觀你面相印堂發黑,若不及時化解,恐有血光之災,危及生命。」
余川:「……」
傳聞姜家真千金懦弱上不得檯面,今日怎麼還神神叨叨的。
姜寧精緻的娃娃臉繃著,認真道:「先生,你我有緣,我可以出手替你化解。
這是平安符,可祝你避開這次血光之災,小本經營,100一張,可否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