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詐屍後,真千金她能掐會算 第9章 _寧瑞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比如:呵呵,一個養女搶了親生女兒的未婚夫,哪來的臉大肆慶祝。
人家臉皮去水泥廠進修過,臉皮厚着呢。
頓時,真愛粉們疑惑了。
什麼養女,關悅寶什麼事?
我查了一圈,好像,悅寶不是姜家的大小姐誒。
圖片.JPG。
頓時,更多的網友加入評論。
而姜悅悅發完後,就被喊去做美容挑禮服了,壓根沒空再看手機。
同一時間,姜寧一夜好眠,直接睡到中午十二點才被餓醒。
她揉了揉眼睛,直奔廚房。
「今天我們吃什麼好吃的呀。」
「姜小姐!」
安叔突然衝出來,激動得臉上的皺紋都在抖。
「安叔,早啊。」
姜寧笑着對他打了個招呼,又往廚房走。
安叔亦步亦趨地跟着:「姜小姐,昨晚真的出事了,那個轉運符我給了我兒子,然後變灰燼了!
你能再給我幾張嗎,我可以出錢的,多少錢都行!」
雖然這是在霍靳言的地盤,但姜寧半點沒把自己當外人。
噼里啪啦一頓點菜後,她才到餐桌前坐下。
「變灰燼了那就是替人擋災轉運了,說說什麼情況。」
想到昨晚的事,安叔現在還在後怕。
安叔的兒子安東旭跟在霍靳言手底下做事,昨天半夜臨時接到電話需要出去一趟。
安東旭經常夜裡出去,安叔已經習以為常了。
但今日想到姜寧的話,總覺得有點不安。
再加上臨睡前和老伴聊了這個事,老伴說有能力的大師確實可以夜觀天象,卦算運勢。
雖然姜寧年紀輕,可信度不高,但還是那句話,信了,也不吃虧。
所以安叔就把那轉運符掛在安東旭脖子上,讓他務必戴好,這兩天都不許摘下來。
安東旭看着那庸俗的紅繩,和散發著一股奇怪氣味的三角符紙,一臉嫌棄。
「爸,這東西忒丑了,戴着我那些兄弟不得笑話死我。」
安叔不由分地將轉運符塞進他衣服里:「這樣就看不見了,聽話。」
看着父親嚴肅的樣子,安東旭連連道:「好好好,保證聽話。」
霍七爺手下產業無數,有羨慕吹捧的,自然也有眼紅的仇人和叛徒。
安東旭和余川就是連夜去追叛徒的,沒想到那叛徒眼看沒有生還的希望了,居然渾身綁滿了炸藥,想和他們同歸於盡。
安東旭第一時間撲上去,為兄弟們爭取時間。
結果那炸藥卻沒有炸,安東旭又驚又慌,但多年的訓練讓他迅速恢復理智思考,把人給劈暈反綁後也跑了。
因為他不會拆炸藥啊,狗命要緊!
他往外跑時,心口陣陣灼熱,燙得他心慌,跑得更快了。
結果他剛跑到安全距離,那人就炸了。
安東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邊喘氣邊扯開西裝。
夜風吹過,捲起一片灰。
心口的位置,被燙傷留下一個紅印。
他老爹給的那張三角符,只剩紅繩掛在脖子上。
從來不信邪的安東旭,此時陣陣後怕,這他娘的什麼運氣,他這輩子都沒像今天這麼好運過!
忙完後安東旭馬上給安叔打電話一頓說:「爸,我終於知道為啥我從小到大幹啥啥不行,買彩票也從來不中獎。
感情我之前所有的倒霉,都是為了今天這一瞬間的好運。
但凡再慢一秒,你兒子就炸了!」
安叔也被安東旭嚇得心臟狂跳,雙腿發軟。
「真被她說中了啊,她小小年紀,嘴怎麼這麼靈。」
安叔慶幸自己沒有因為姜寧年紀小,說話難聽就生氣,而是抱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把轉運符收下並轉交給安東旭。
不然的話,他就真的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爸,她是誰啊,什麼情況,感情昨晚你給我符的時候,就知道了會出事??」
安東旭一頭霧水,安叔就給他解釋了一通。
然後第一時間想找姜寧,但她愣是睡到了中午十二點。
姜寧聽完,微微點頭。
「恭喜安叔,他的死劫已經成功避開啦。」
傭人開始上菜,姜寧開始哼哧哼哧乾飯。
安叔站在她旁邊,微微彎腰,語氣好得不行。
「那個,姜小姐,昨天是我說話冒昧,這符,能賣嗎?」
他就這麼一個兒子,若能多買點給他帶着,必要時刻能保命的話,花多少錢都值!
姜寧一邊吃一邊舉起一根手指,安叔馬上會意:「100萬一張嗎,我想買5張,轉你的銀行卡可以嗎?」
姜寧:「Σ(°△°|||)︴」
她的意思,是100塊一張啊。
霍家財大氣粗就算了,安叔一個管家,工資也這麼高,五百萬說給就給?
她今年22歲,雖然沒讀完大學,但能算卦不挑食,乖巧軟萌會哄人,不嫌棄霍七爺年紀大幫他擺脫了光棍行列,不知能否要求開工資。
她要求不高,一個月100萬就行!
姜寧愛財,取之有道。
五張轉運符,她指定不能賣(主要她也沒這麼多,但不能說。)
她只收了安叔100萬,分別給了他一張轉運符和兩張平安福。
又問了下安東旭的生辰八字,仔細地算了卦。
「紅鸞星動,近期會有桃花運,桃花位在東方,東屬木,有空多往東邊走,會有不一樣的奇遇。」
安叔聽到這話,別提多高興了。
「太好了,這是不是意味着再過不久,我就能抱孫子了?」
「額……」姜寧嘴角微微抽搐:「運勢雖如此,但也需要行動力加持。
簡而言之呢,就是你兒子要是沒想法的話,開得再妖艷的桃花,也能被他自己掐斷。」
「懂了懂了,我肯定好好說他。」
安東旭和霍靳言同年,如今霍靳言都有便宜老婆了,他還孤家寡人,必須主動起來。
姜寧吃飽喝足,又跑去看榴榴了。
榴榴只剩一縷殘魂藏在雪狼體內,本來就十分虛弱。
前幾天又因為急於出去,控制着雪狼抽瘋耗盡了最後一絲元氣。
昨晚與姜寧相認後,才終於鬆懈下來,不再鬧騰。
飼養人員和獸醫因此省了不少功夫,對姜寧這個大功臣,更是和顏悅色。
姜寧去陪了它一會,摸着它柔軟雪白的毛,突然笑了。
「榴榴,感覺你現在這樣也挺好,又胖又可愛,更適合賣萌了。」
榴榴本體是天狗,長得像野貓似的卻有個白腦袋,兇狠得不行,吼一聲都能讓等級低的怨鬼魂飛魄散。
也因能力強,跟隨姜寧這麼多年,從未歇過,直到死無全屍那一刻。
「乖啊,好好養着,等我們都恢復了,我必然給你找回所有殘魂,再想辦法讓你恢複本體。」
榴榴虛弱地叫了聲,又閉上眼睛了。
它太虛了,必須得進入沉睡進行自我修復。
姜寧在後山待了一會就出去了,晚上還得參加訂婚宴呢,作為當事人之一,必須得準備準備去看熱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