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天已經黑了,廚房裡卻火光耀眼。

袁月竹帶着大妹、二妹、三妹等人不斷燒熱水,水不夠,就去外面鏟雪,把雪融化成水。

四妹和五妹幫着掃豬毛,豬血等污穢之物。

廚房有點小,這麼多人擠在一起本就顯得擁擠,還加上幾頭野豬,就更加沒什麼地方了,所以,必須把刮下來的豬毛和流出來的豬血清掃乾淨,要不然,就真的沒地方下腳了。

唐根水,唐建成和唐建兵三人則忙着給野豬刮毛、放血,開膛破肚。

他們先殺了三頭小豬仔。

一人一頭,清理起來也方便,所有的豬內臟都堆在一起,等明天再慢慢弄。

清理完之後,唐建成知道孩子們都餓了,忙對唐根水和唐建兵說道:「爸,建兵,你們接着弄,我先去做飯菜。」

「你弄你的,做飯菜這種事交給我。」

袁月竹阻止了唐建成的動作,揭開米缸的蓋子,發現裏面空蕩蕩的一粒米都沒有,又四處找了一下,菜也沒有了。

她忍不住又開罵了,「養一堆賠錢貨,屁用沒有,吃倒是比豬都吃得多!我上午才拿過來的菜,這麼快就全吃完了!再豐厚的家底,也經不住你們這麼吃啊!」

孩子們和劉芳芳都被罵得低下了頭。

唐建成道:「媽,那些米和菜都是我做完的,跟她們沒關係。」

袁月竹更氣了,「你做的又怎麼了,她們沒吃嗎?一天天的,你就護着她們吧,以後有你哭的時候!」

「行了,做個飯也啰里吧嗦的,你不想做就別做!」

唐根水聽不下去了,嗆了一聲。

袁月竹一下子爆了,「唐根水,你摸着良心說話,是我不想做嗎?你看看老四家這一屋,全都是賠錢貨,養大了都要便宜別人家,你不心疼你兒子,我還心疼呢!」

接着,袁月竹竟然哭了,「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兒子被人指指點點,老子還罵我……」

唐建成聽得頭都是大的。

原本喜氣洋洋的大好事,被老媽這麼一鬧,心情一落千丈,鬱悶極了。

但他還不能直接發脾氣,要不然,局面還會更糟。

再加上,他前世活到了七十歲,性子早就變平和多了,當即起身,摟了摟老媽,笑道:「媽,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現在餓了,能不能先給我做點飯?心裏不痛快,等吃了飯,您再罵我好不好?」

唐建成這突然的溫柔,把袁月竹心裏搞得別彆扭扭的,一下子哭不下去了,伸手拍了他一下,然後做飯去了。

「芳芳,你媽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別放在心上。」

等袁月竹走後,唐根水對劉芳芳安慰道。

「對,我媽屬驢的,多順着她一點就是了。」

唐建成笑嘻嘻地說了一句。

「有你這麼說你媽的嗎?」唐根水瞪眼。

「哈哈哈……」

唐建成哈哈一笑,不再多說話。

劉芳芳一直都在觀察唐建成,她跟這個男人同床共枕了十多年,早就知道他是什麼德行品性,但今晚,她卻有點看不透這個男人了。

他再也沒有以往的自卑和暴躁,也沒有以往的局促和沉默,而是變得很沉穩,很幽默,更有對一切都能完全掌控的自信!

父子三人的動作都很麻利。

半個小時後,三人把那頭八十幾斤的野豬收拾了出來。

袁月竹也把飯菜做好了。

飯是紅薯飯,滿滿一大鍋。

菜是白菜燉豬肉,也是滿滿一大鍋,濃郁的肉香充斥了整個房間,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先吃飯,吃完了再弄!」

唐建成招呼一聲,就開始給孩子們舀飯夾菜。

全都是滿滿一大碗!

「哇,肉肉!」

「爸,我要那塊大的!」

「爸,我也要那塊大的!」

幾個小蘿蔔頭叫囔着,袁月竹懟道:「有的吃就不錯了,還想要大的,屁要不要?」

幾個小蘿蔔頭撇了下嘴,低下頭去,但很快又抬起頭來,看着唐建成給她們夾肉,叫着:「我要這一塊,爸爸,給我夾這一塊。」

唐建成笑呵呵地給她們夾菜,對大妹等人說道,「你們自己夾,多吃點,今晚肉管夠!」

大妹等人眼睛一亮,卻沒有立即去夾,而是咬着筷子看向袁月竹。

袁月竹眼睛一瞪,「看着我幹什麼!你們老子都讓你們多吃點,我還能說什麼!反正都是賠錢貨,多賠一點也無所謂了。」

「爸,建兵,這麼好的菜,要不要喝口酒?」

唐建成隨口問道。

「行,喝一口也熱乎點。」唐根水點頭。

唐建兵連忙回家拿酒去了,至於唐建成家,那是別奢望有酒的。

即便有酒,前些天也被唐建成喝完了。

就在唐建兵去拿酒的時候,唐建成回頭一看,劉芳芳還坐在火盆旁邊,沒有過來吃飯,又看了看菜,骨頭居多,似乎不適合產婦吃。

他連忙又去切了一斤瘦肉,快速剁碎,然後拿了一個小鐵鍋,加了點水,架在火上煮開,再放入瘦肉,放點鹽,等煮熟之後,就端到了劉芳芳面前。

「吃吧,多吃點。」

唐建成笑道。

劉芳芳看着唐建成溫和的笑容,不由得想起了剛結婚時那段美好,又想起了這些年的心酸,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唐建成神情一僵,很快便明白劉芳芳為什麼會哭,忙蹲下,輕聲道:「別哭了,月婆子經常哭的話,容易變瞎子!再說了,好日子才剛剛開始,你要是經常這麼哭,怎麼得了?」

「嗯。」

劉芳芳點頭,擦去眼淚,開始吃了起來。

袁月竹原本又想嗆幾句,卻被唐根水攔住了。

唐建兵把酒拿來之後,父子三人也沒有多喝,也就一人半杯,吃好喝完之後,三人又開始忙活起來。

最大的那頭大母豬才是最難收拾的。

也就在他們收拾野豬的時候,周圍鄰居卻聞到了從建成家飄出來的肉香味,一個個都饞得口水直流。

「這是誰家?不過年不過節的,居然半夜了還在吃肉?」

「瑪德,這肉也太香了!好想吃一口啊!」

「我看建成家還有火光,不會是他家在吃肉吧?」

「得了吧,他家都窮成那樣了,而且,家裡一窩的賠錢貨,哪裡還有心思吃肉?吃屁還差不多!」

「有道理,他家能吃肉的話,鐵公雞都會下蛋了!」

周圍鄰居都不相信是唐建成家在吃肉,一個個還想出去查看一番,但一聽到外面那呼嘯的北風,一個個又不想動了。

算了,忍一忍也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