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當時,爹娘都急壞了,捧着家裡所有的錢去尚書家賠罪,還找了我逼我求公主出面來救人。

公主本就不把我放在眼裡,知道我弟弟的事情之後,更是嗤之以鼻,才不會願意幫我。

爹娘並不理解我,狠狠地給了我一巴掌,斥責我對弟弟的事情不夠盡心,不把弟弟的安危放在心上,在公主府又哭又鬧。

公主那天帶着那位面首回來,正撞見這一幕,覺得面上無光,大為惱怒,將爹娘趕出門去,罰我在門外跪了一夜。

後來,爹娘散盡家財,到處托告,才總算是將弟弟給救出來,但他們卻把鐵石心腸,不管家人死活的帽子硬是扣在了我的頭上。

我不明白,同樣都是他們的兒子,為什麼他們可以拿出所有的錢去救弟弟,到了我身上,就變得這樣一毛不拔。

原來,子女的性命,在父母的眼中也有輕賤。

我在山上待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爹娘沒有出現,衙門的人找到了我,將我抬到了山下去。

我則一直假裝昏迷着,服下了重金買來的葯,會營造出一種我在高燒的假象,直到回家才迷茫地醒來,對於山上發生的事情,我一概稱不知道。

6

「官爺,真的只找到了他嗎?錢呢?黃金呢?我兒子身上帶着萬兩黃金呢,怎麼就會找不到了呢?」

娘急得不行,當然不是因為擔心我的身體,她甚至沒來多看我一眼,就拉着官爺焦急地詢問黃金的下落。

「我們去的時候,人都跑光了,就你兒子被丟在那,人被找回來已經很不容易了,就當破財消災吧。」

官爺走了之後,娘急得直拍大腿:「真真是個沒福氣的,那麼一大筆錢啊,還沒聽個響就沒了。你說你都幹了些啥啊,敗家子!」

彼時,我還虛弱地躺在床上,娘的手指戳着我的腦門。

「都和你說了,錢給我們保管,你嘚瑟什麼,被山賊瞧上了。現在好了吧,什麼都沒了!你是不是存心要毀了你弟弟的大婚啊,錢沒了,你弟弟的婚事怎麼辦?你說啊。」

我失望地看着她:「娘,那本就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錢,就算弄丟了,那也是我的事,跟弟弟有什麼關係?他又不是我兒子,我沒什麼對不住他的。」

「你怎麼那麼自私呢?什麼你的錢,咱們一大家子,那是你親弟弟,你不幫襯,算得那麼清楚,往日里我教你的,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爹也急了,板著臉來教訓我。

「爹,娘。我和哥哥一母同胞,他只怕是見我要成為駙馬了,心裏有落差,說出這樣的氣話來,也是情有可原。」

弟弟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還假惺惺地來為我說話,好像恨不得時時刻刻都提醒別人,他馬上要成為駙馬了。

我冷笑了起來:「是嗎?一家人?那我落在土匪手裡生死未卜的時候,你們心裏擔心的是我安危,還是那萬兩黃金呢?」

7

爹娘被問住了,霎時間表情空白,面面相覷。

「你這傻孩子,怎麼這麼多心呢?你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爹娘怎麼會不擔心你呢。哎喲,我的兒啊,你怎麼能這麼想你的爹娘呢。」

娘一面抹眼淚,一邊哭了起來。

我沒有再繼續追問,而他們也因為心虛,沒有再追問山賊的情況。

沒了這批黃金,爹娘幾乎掏空了自己的家底給弟弟置辦婚事,光是弟弟的婚服都是請了最好的師傅,用了最昂貴的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