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弟弟每日里都是昂着頭,跟鬥雞似的,鄰里鄉親無一不知他要成為駙馬了。

爹娘為了死撐面子,幾乎揮霍空了家裡的錢財,又藉著准皇親國戚的名頭去借了不少錢。

「日後公主嫁到了我們家,還愁沒有錢嗎?到時候我們手指縫裡漏出來的,都夠他們吃上好幾年的了。」

大筆大筆的錢花出去,不知不覺,他們已經欠下了幾百兩銀子的外債。

婚禮那天,辦得尤其熱鬧,弟弟趾高氣昂的站在銅鏡前,反覆地欣賞着。

「不愧是我的兒子,當真是人中龍鳳。我們家總算是飛黃騰達了。」娘看着他越看越喜歡:「娘的好兒子,見到了公主之後,記住娘和你說的話,千萬不能太謙卑。你是男人!哪怕她是公主,既然嫁給了你,那便要處處依着你,你得拿出男人的魄力來,讓她知道你的厲害,不能讓她壓你一頭。」

我聽着只覺得好笑,娘也是膨脹過頭,連公主都想拿捏。

只怕來日,等她吃到了公主的苦頭,就會知道今日這番話有多好笑。

「我知道了,娘,別啰唆了。我得去迎親了。」

弟弟迫不及待地去了,爹娘翹首以待,可是等了快兩個時辰也沒等到公主入門,這可給他們急壞了。

去的人急匆匆地回來,說弟弟被公主府扣下了。

8

據說是迎親的時候,公主不願意上轎,要求弟弟跪下當公主的腳踏。

前世,我被這樣刁難,爹娘勸我息事寧人,恨不得給我按着跪下。

這次輪到了弟弟這個臭脾氣的,他自然是不肯的,不知道說了什麼惹怒了公主,公主當即就把人押下了。

爹娘想去理論,直接被堵在了門口。

公主拿着扇子,坐在攆轎上,垂眸看過來,不怒自威。

「哪來的刁民鬧事,是不要命了嗎?」

「公主,我們是你的公公婆婆!」

「一股窮酸氣,在我面前充長輩。你兒子大婚之日冒犯公主,我是不可能再去你們家拜堂成親了。要麼,我去和父皇說取消婚約,要麼,今日就是你兒子入我公主府,而不是我進你們家門。」

弟弟被拉了過來,身上那高價昂貴的喜服已經被弄得皺巴巴的,被兩個壯漢架着,一臉狼狽。

「爹,娘!救我!他們居然打我!我是天子賜婚!憑什麼!憑什麼那麼對我!」

他沒說完,就被堵住了嘴。

爹娘心疼壞了,急得團團轉,但面對公主身邊的侍衛,他們什麼也幹不了,最後只能妥協。

拜堂也敷衍得很,公主不肯跪拜,只拜了天地,對爹娘就行了個萬福禮。

夫妻對拜的時候,她昂着頭站着,弟弟屈辱地被她的侍衛按着頭,跪在了地上,不得已地磕了頭才算結束。

這一世,公主比我想像的還要瘋,看來弟弟有的苦頭吃了。

爹娘氣得眼睛發紅,手都攥得緊緊的,全程黑着臉,也是敢怒不敢言。

而我在人群中站着,暗自好笑,這場笑話,真是精妙絕倫。

我的好弟弟,你自己選的路,如今走得可還開心嗎?

抬頭間,猛然撞見公主的眼睛,她竟然在看着我。

我屏住了呼吸,維持住鎮定。

前世她對我的折辱還歷歷在目,這一世,我避開了賜婚,本應和她沒有任何交集,可她為什麼要向我走來,那雙眼睛活像看到了獵物的猛獸。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9

「公主,我是駙馬的哥哥,我們從未見過,許是公主認錯了人。」